被判无期徒刑的父亲:7年写百封信激励女儿考上重点大学

2021-08-12 阅读数 23653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编辑: 谭里和  彭敏

△彭平在监狱里写给女儿的信、作的词曲


7月20日,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团队在湖南省永州监狱的指导下,历时三个多月、行程近万里采访制作的微纪录片《穿越高墙的“见面”》发布以来,受到广泛关注。这场服刑人员和亲属只有几分钟的“云见面”,在疫情的阻隔下,是那么来之不易。

纪录片发布后,很多服刑人员亲属留言表达了对监狱服刑亲人的思念,以及对再次开展“云见面”的期待。其中一位19岁女大学生可艺(化名)写给在监狱里服刑爸爸的信,具有很普遍的代表性。经可艺同意,我们对她进行了采访,并对信进行了编辑后发表。

 

纪录片《穿越高墙的“见面”》


亲爱的爸爸: 

展信安好!

好像记不清距我们上次见面过去了多久,或许时光无情,蹉跎了回忆;又或许是我不愿去细数我们分离的时长,便假装遗忘了吧。我还是个孩童时,您便缺席了我的生活。而现在,我已经上大学了,不禁唏嘘时光是多么匆匆啊。

从小留守的我一直期待能早点上初中,在我的世界里,上初中了就意味着长大了,就能和在外面打拼的您团聚,意味着可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家,每天可以吃到您和妈妈准备的饭菜……

12岁那年,我考上了县城最好的初中,成了小小的村庄里很多孩子的榜样,我欣喜地准备迎接幸福生活。

可不曾想,那时的匆匆一面,竟是我和您拥抱牵手的最后一面。

那时,妈妈和所有人都瞒着我。我只知道妈妈突然变得很忙,总是不在家。最后明白的那一刻,我有点反应不过来,甚至认为这是个玩笑,可是啊,在知道消息的那天上午,我还在和同学们炫耀,我的爸爸,他有多么多么的好……

也是从那时开始,我变得不再快乐了。同学在谈论什么零食好吃时,我只担心它贵不贵;同学在讨论什么地方好玩时,我只默默地走开。那时我便知道,我和他们已经不一样了。12岁的我也开始学着大人的样子,担起这个家的一些小小责任。

爸,您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您的努力足以让我们一家生活无忧,没有了您便是失去了家的顶梁柱,生活来源好像一夜之间断了。几乎没有吃过苦的妈妈选择了一个人外出打工,没日没夜的劳累却只能维持家里最基本的生活,咬牙供我和妹妹读书。

我那时年幼,不知道妈妈一个人流了多少泪水,也不知道没有依靠和帮助的她,是怎么度过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现在想来也全是心疼。

为了不被人看不起,我也开始和自己较劲,成绩必须要最好!大学一定要考好!将来才有能力保护我们这个家。

有时我也天真地想,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我们的生活该是什么样呢?我们至少不要租住在别人的房子里;每个周末,我和妹妹可以吃着您和妈妈准备的早餐,在饭桌上,我和妹妹轮流把一周学校的见闻分享给您听;我也不用每天想着自己一定要变得如何优秀,因为即便我们很普通,一样会在您和妈妈的护佑下开开心心地长大。可这么简单的日子,落到现实中,于我和妹妹来说,都是一种奢望了……

不过,即便我们再不情愿,残酷的现实,依然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

仍然记得高三时搬去出租屋,我和妈妈忙活了一下午,疲惫不堪,在那个小到只能摆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的小小出租屋里,当我和妈妈在房间里蹲着吃完了只有一碟蔬菜的晚餐时,我们相视一笑,然后又拥抱哭泣的情景,我永生难忘。 

接下来的一年,在这间出租屋里,我从半夜被老鼠蜘蛛蟑螂惊得不敢入睡,到后来一边做作业一边跟它们和平相处;夏日汗水浸湿衣服,寒夜挑灯夜读……但即便再艰难,我一直觉得,这些经历都是一种成长,它让我内心煎熬的同时,也更加迅速地催我坚强。现在,我终于顺利地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成了家乡小村子里人人夸赞的孩子。爸爸,现在的我,应该也可以成为您的小小骄傲了吧?

爸,曾经您失足走错了路,给社会带来了伤害,给爱您的人也带来了伤害。记得爷爷在一次探望您之后说:“等你出了监狱,我就进地狱啦。”爷爷的话,让我们哭成了一团。

犯下错的你,在大多数人眼中,十恶不赦,背上“罪犯”的称呼,意味着和“坏人”永远连在一起。确实,您做错过的事情,您需要为之付出代价,为之忏悔和改过。但在女儿心里,在监狱里每天积极努力改造的您,依旧有着闪光点。

在高墙里改造的您,会在给我的信里表达忏悔,反省曾经的无知,对自己那段昏暗时光感到无比的悔恨,对社会和他人造成的伤害感到抱歉……会在书信里教我和社会打交道,教我深明大义知书达理;会给我作诗,为我谱曲,为我题字,为我作画,为我手制一张张“父亲牌”的明信片,会在桃子核上写上对我们的“思念”……

7年来上百封书信,从孩童到成年,就是您尽力给我和妹妹的陪伴,也是你和我努力生活的动力。

不久前,一位记者跟我说:“在接触你们这些人之前,很多人对这个群体抱有偏见,短暂的接触后,真的有所改观。”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或许说者无心,但我的眼泪却在那一刻决堤。是啊,没有人会因为一次失足就意味着罪恶一生相随啊。

爸,您在来信里描述监狱里的生活,聊起您在那里认识的跟您一样做错事的人,他们大部分都在努力地悔过自新。我想,只要您以善示人,以爱待人,我们的社会一定能给跟您一样努力改造的人机会,将来有一天,我们的生活,一定会重新开始。

爸,夜渐深了,窗外的月儿洒来一缕清辉,落在我笔尖,此刻,您能否望见这轮陪着我的“白玉盘”呢?

愿我的父亲,事事安好,安康无恙。

 

                                           爱您的女儿

                                                                                             2021年8月8日

 

△可艺和妹妹的奖状铺满了床


【记者手记】

19岁的可艺是湖南某知名大学的大一学生,7年前的9月1日,可艺小升初开学的第一天,她的父亲彭平(化名)因贩毒被抓,后被判无期徒刑。 

爸爸出远门做生意去了!是妈妈搪塞渐渐懂事的可艺问及爸爸去哪的理由。偶然一次机会,可艺从妈妈的手机里翻到了爸爸被抓时的照片,明白了一切。

没有父亲陪伴的7年时间里,可艺经历了从自卑到放弃,然后重拾信心的艰难过程。难以想像的是,可艺说,7年来支撑她走过来的力量,是高墙里的父亲写给她的上百封信件。

7年的时间里,可艺只见过在监狱里服刑的父亲两次面。

“每次半个小时的会见时间,哭的比说的多。”可艺说,原本她跟爸爸约定,考上大学的时候去看他,但因为疫情,约定落空。

让可艺感动的是,就在她上大学之前,在监狱里改造的爸爸,给她寄来了2000元钱。“这是他花了几个月时间积攒下来的,这钱来的不容易。我非常希望这次疫情能尽快过去,监狱能重启服刑人员和亲人现场会见的渠道。爸爸看到我现在独立、坚强、勇敢的样子,一定会很开心的。”可艺说这话时,眼里闪着泪光。

 


编辑:罗雅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