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14岁孩子20余次“求入学”频被拒(图)

2014-02-20 阅读数 359387

面对欢快的校园,易凯心中无限向往。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特约记者 韩章 李巍松

2月18日,岳阳市中小学开学的第二天,大雪飞舞。

岳阳楼区老垅坡附近一所学校里,孩子们于雪中追逐欢笑,兴奋地迎接着新学期的到来。站在操场旁看着这一幕,14岁少年易凯流露出无比羡慕的神色,口中喃喃自语:“我想来这里读书!”

然而现实的无情,却超出了这个14岁少年的心理承受能力,就在前一天,也就是开学的第一天,已有4所学校婉拒了他的入学申请。

10年未曾实现的“小心愿”

“为了能给我儿子上一个普通的学校,我低声下气到处求人,却一直没有实现这个心愿。”2月18日上午,岳阳楼区老垅坡社区居委会万家组易磊袁本香夫妇家里,提起这个一般的父母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心愿,袁本香数度落泪,这个“小心愿”,夫妻俩努力了近10年,现在依然没能看到希望。

更加难过的是,当着记者的面,执著的14岁少年易凯不时抛出一句:“我哪天可以报名读书?”夫妇俩只得强颜欢笑,频频用各种方式转移孩子的注意力,试图把话题引开。

易凯出生于2000年8月。袁本香发现自己的孩子和别人家的不一样,还是在易凯咿呀学语的时候。

“别人家的孩子在一岁左右就能说话了,但是我们家的孩子到了两三岁还不能完整地说话。”不过易磊夫妇发现,儿子的听力和语言没有问题。“当时很多人说是孩子发育有点迟,稍微大一点,读书就没有问题了。”

易凯4岁时,袁本香把易凯送到了附近的幼儿园。但是,“只读了两三个月,孩子便被要求转园”。问及原因,老师在支支吾吾后,终于说出来,易凯的智力有问题。为此,夫妇俩还跟老师发生了争执,“谁愿意别人说自己的孩子是个弱智呢?”

几天后,夫妇俩带着易凯来到了长沙,经过医院专家诊断,易凯确实患上了“唐氏综合征”,也就是俗称的先天性痴呆。看到这个诊断,夫妇俩几乎崩溃。不过专家接下来的提醒,让夫妇俩看到了唯一的希望。“专家说,我儿子相对于普通意义的智障,有些特殊,他的智力虽低于同龄的正常孩子,却高出一般的智障少年。如果教育得当,就会像普通的孩子一样健康成长。”

可是,让夫妇俩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易凯的“特殊”,让孩子接下来的求学显得更为异常艰难。“普通学校认为他‘智力低下’、‘行为异常’,不愿意接收;而特殊学校则认为他‘分数太高’,也不是很情愿接受,况且,我们这样的家庭,上不起特殊学校。”现实让易凯夫妇很是纠结。

 

14岁孩子转学20余次

自从易凯到了上学的年龄后,一家人都在求助、转学中反复折腾。

“读幼儿园的时候,就四处辗转,有的甚至进去不到三天就要求转园。”袁本香说,最后,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她只好在自己家里对儿子进行学前教育。

易凯7岁的时候,父母开始为他读小学犯愁。“专家说了,这样的孩子,老是关在家里是不利于成长的,要多和社会接触。”袁本香无奈地说,现实却还是因为易凯的智力问题,继续重复着被普通学校拒之门外的尴尬,“为了读个书,这些年转了20多次学”。

2008年,万般无奈的易磊夫妇只好将易凯送往长沙一所特殊教育学校。没想到,问题又来了,在这所特殊学校,易凯的智力又超过其他的同学。老师跟他们建议,像易凯这样的特殊情况,放在普通学校更有利于他的成长。

一年后,易磊夫妇打听到岳阳楼区有所接收弱智、自闭症等孩子的学校,而且可以按照普通学校一对一的教学,夫妇俩马上把儿子带回到了岳阳。

在这所学校,易凯接受了“一对一”的学习。各方面的成长都非常明显,但是四年后,易凯还是辍学了。“虽然学校里施行因材施教,但是每个月需要缴纳1000多元的费用。”面对高昂的学费,易磊说,他这个家庭难以长久负担。

不过,让儿子呆在家里,却始终不是易磊夫妇的初衷。一年前,易磊跟妻子商量后,又将孩子送到了岳阳特殊学校。

但是仅仅只上了半个学期的课,学校的老师就给夫妇俩提出了建议。这里的老师同样认为易凯的智力要高出学校里其他智障孩子,应该去普通学校试读。老师的一番话,让易磊夫妇又燃起了让儿子进入普校学习的希望。

哪里能够接受这样的孩子?

2014年2月17日,岳阳中小学开学的第一天,满怀期待的易磊夫妇领着孩子先后前往岳阳楼区离家近的4所普通学校,希望儿子能够随班就近入学,但无一例外都吃了“闭门羹”。

眼见儿子入学没有任何希望,易磊袁本香夫妇带着儿子来到了岳阳市残疾人联合会寻求帮助。信访维权科徐志平了解情况后,当场对易凯的智力进行了测验。

为了证明自己是个正常的孩子,具备学习的能力,身高1.68米却有些腼腆的易凯当众掏出字迹清洁工整的作业本,拿纸笔写下自己的名字以及出生年月,并说出学校同学和老师的姓名。“他还能用电脑写日记呢!”在易磊夫妇的提醒下,易凯坐到电脑桌前,快速点开QQ,以空间日志的形式,简单地记录下了当天的见闻。

测完后,徐志平认为“这孩子可以试着去普通学校学习”。但是,岳阳市残联相关部门联系学校后,学校都以“无学籍、安全问题、影响班级评优等为由婉拒”。

“孩子不能读书,如何得了?”得到这个消息,易磊夫妇一脸愁容。不过当记者向岳阳楼区残联负责人反映易凯的情况后,岳阳楼区残联委派宣教股长刘宇宏与记者一起,为易凯寻找学校。

2月18日上午9时许,记者与刘宇宏及易磊一家三口来到了岳阳楼区教育局。“昨天,得知此事后,我们基教股就登记了易凯的情况,会尽快想办法解决这类孩子的读书问题。”该局相关负责人进一步了解情况后认为,易凯应该就近读书。

随后,记者建议易磊夫妇带着儿子再去其所居住社区附近的某小学碰碰运气。夫妇俩一听,马上皱起了眉头:“我昨天就带孩子去报名,学校领导当场就答复我们说易凯不适合在他们学校读书。”当天,一家三口忐忑不安地再次来到该学校,该校办公室负责人谨慎地表示,待向校领导汇报商议后再回复。

 

离开学校时路过操场,易凯看到学校操场上的同龄人在嬉戏玩耍时,露出无比羡慕的表情:“我想来这里读书!”易凯充满渴望地望着父母。

不过,让易家人失望的是,下午3时,学校的短信回复:由于该校条件有限,接受一个13岁的智障儿童入读小学,不利于小孩的成长。这让易磊夫妇再次陷入了绝望当中:“到底哪里能够接受我们的孩子呢?如果有普校接受我们的孩子,我们愿意陪读,甚至每天站在教室窗外等待孩子下课,绝对不会影响学校的教学秩序。”

“说到底还是学校的观点没有转变!”刘宇宏说,根据岳阳市实施《湖南省残疾人扶助办法》细则第九条,各级各类教育机构应当接受符合条件的残疾学生入学。根据方便监护的原则,残疾人可以就近就便入学,不受学区限制。

“不过,我们残联还是会继续想办法,让这些孩子正常上学!”刘宏宇说。

编后

中国建立最早的关于关心弱智儿童的机构——广东省扬爱特殊儿童家长俱乐部介绍,目前我国“唐氏综合征”的出生率在1/750。其中类似文中易凯的轻度弱智儿童约占智能不足人口的65%,他们几乎都面临着“左右为难”的入学局面。

湖南省残疾人康复研究中心智障康复科负责人李利君介绍,湖南省虽然没有出台类似易凯上学问题的相关规定,但是易凯可以由父母带领去权威的医疗机构做个测定,如果智商评估分值超过75分,那么在他户口登记注册时所管范围内的学校不能拒绝接收,反之,孩子家长可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孩子的合法权益。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易凯的智商诊断评估分值在75以下,也可申请在正常教育的学校报名读书,但要特别提醒的是,即便最终成功入学读书,学校只能提供和正常孩童一样的学习环境,但所考核的成绩和在校表现不被学校考核。

扬爱特殊儿童家长俱乐部一份15年的跟踪报告显示:“把这些轻度弱智的孩子放在常态环境中远比放在特殊学校里要好。随班就读的特殊儿童在记忆力、逻辑思维及抽象思维方面都有显著的进步。从完成学业情况看,他们基本上能达到普通小学教学大纲的要求。”建议教育部门对所有特殊儿童中的轻度患者实行融合教育,让这些特殊孩子回归主流社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