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踪报道12年!被预言活不过18岁的湖南双胞胎:弟弟考上博士哥哥成工程师

2020-08-13 阅读数 32344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谭里和 记者 陈炜 实习生 李曼倩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自信、乐观的龚前文(左)龚后武兄弟。

当一个人在医学上被定义了生命期限,他是在颓废绝望中等待死亡的降临,还是扼住命运的咽喉活出生命的色彩?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连续12年追踪采访益阳市安化县一对患罕见病的双胞胎兄弟龚前文、龚后武,也由此见证了生命的不屈与精彩:他们闯过生命禁区,弟弟考上大学、保送研究生后又考上博士,哥哥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优秀的软件工程师。同时,记者也跟着亲历了一场感恩之旅:他们把曾经帮助自己成长的力量,传递给了更多的人……

▲点击视频:生而为人,这一对特殊的兄弟活出了生命的色彩。

-1-

兄弟情

每天上班,龚前文都要路过长沙市高新区管委会广场。早上8时,广场上会奏响国歌、升起五星红旗。他便把轮椅停下来,双手垂放在膝盖上,默唱国歌,注视着五星红旗缓缓升起。

31岁的龚前文是长沙市麓谷高科技工业园区一家计算机公司的软件工程师,也是一名罕见病——脊髓性肌萎缩症(SMA)患者。上班途中这一抹鲜红的亮色,会让习惯安静的他热血澎湃。

▲8月1日一早,兄弟俩来到住处附近广场,升起的国旗装饰着他们的镜头。

而此时,龚前文的双胞胎弟弟龚后武则开着电动轮椅行走在另一条上班的路上——他是麓谷高科技工业园区一家大型数据公司的软件开发工程师,也是一名SMA患者。

靠轮椅代步,行动艰难,但兄弟俩都很从容,一如他们此前面对苦难的生活。

3岁时,两兄弟都被查出患上了SMA这个被医学界公认为“头号杀手”的遗传病,多名专家预言他们活不过18岁;9岁,母亲去世,父亲一边打零工一边照顾他们;读小学时,为了省钱,兄弟俩共用一套课本,成绩却从没落后过……

▲12年前,在益阳市安化县艰难求学的兄弟俩。

2008年,哥哥龚前文被河北唐山师范学院录取,龚后武则考取了湖南中医药大学。

“那一年开学,实在没钱交学费,我们打电话给媒体,是今日女报社的记者来给我们做了一个整版的报道。报道刊发后,一个至今不愿公开姓名的好心人,默默帮助了我们4年。”8月9日,在麓谷高科技工业园区租住的房子里,龚前文对记者说,“这份恩情,我们会记一辈子。”

▲2008年9月16日,《今日女报》的报道引来了爱心人士的资助。

-2-

难忘恩

“求学路上,我们的成绩都离不开他人的鼓励和帮助。”龚后武说,除了爱心人士的资助,老师和同学对他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

“考上大学后,因为我的身体情况,很多专业不愿意接受我。这时,是章小纯老师向我伸出了手。”龚后武至今都记得章小纯老师鼓励他的话,“她对我说,‘我几年前有一个残疾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现在非常出色,你将来一定也能跟他一样。’”

▲2015年6月,龚后武研究生毕业,离校时章小纯老师和他合影

龚后武去食堂不方便,爬楼梯更是吃力。班长召集同学们开班会,最后全班动员,38个男生轮流背着他去上课、去图书馆,15个女生为他送饭,一日三餐、风雨无阻。

2012年,龚后武以连续4年年级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到湖南中医药大学中医诊断学专业读研,新的爱心团队再次接力。

“整整7年,我没有迟到过,没有饿过。”谈及这些,泪水在龚后武的眼眶里打转。

这名特殊的学生,同样给章小纯老师留下了深刻印象——坚强,懂得感恩。

2011年4月,龚后武获得“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称号,拿到了5000元奖金。“他找到我,说自己一直被老师同学照顾,这次要把全部奖金捐给学校。”8月6日,已是湖南中医药大学人文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的章小纯对记者说。

考虑到龚后武的实际困难,又难却他的这份善意,章小纯最后说服龚后武,拿出1000元捐给了湖南中医药大学尚善爱心社。

相似的关爱和温暖,也发生在河北唐山师范学院求学的哥哥龚前文身上。

▲龚前文在河北唐山求学时,受到同学们无微不至的照顾。

除了有同学们专门成立的“爱心小组”,后来班上第一个入党的同学杨立强,主动和龚前文一起住进由车库改成的宿舍,一住就是四年。

“帮我打水、打饭……他就像个贴身‘保姆’。”对此,龚前文很感恩。

“我只是帮过龚前文的人中的一个。”8月8日,远在北京,已是一家开发公司高级软件工程师的杨立强告诉记者。

“前文的成绩非常优秀,同学们学习上有问题,他总会帮忙。我大学毕业去北京实习,是他从奖学金里拿出1500元钱,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杨立强说,大学4年,龚前文的出现让他多“修”了一门课,“这门课告诉了我什么是坚强、奋进、向善和感恩,会让我受用一辈子”。

一路走来所受到的帮助,兄弟俩点点滴滴记在心上。参加工作后,他们把这份关爱投射到了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身上:邵阳市新宁县黄金瑶族乡二联村一名女生因病因贫辍学,兄弟俩委托一位熟悉的扶贫干部带去1000元,并写了一封鼓励她的信;从媒体上看到永州市江华瑶族自治县白芒营镇柏家村一特困户受灾,兄弟俩联系村干部转达了爱心;长沙市岳麓区莲花镇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需要辅导,龚后武摇着轮椅上门教学,最后这名学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2012年6月,龚后武(左)龚前文获评“优秀毕业生”毕业。

-3-

终成才

2012年6月,龚前文、龚后武兄弟均以所在省份高校“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

这一年端午节,龚前文登上了南下的火车——他的目的地是广东残疾人信息产业园里的一家软件开发公司。

“最开始,公司除提供食宿外,只发200多元的工资。”龚前文说,他很珍惜这个工作机会,也用扎实的专业技能证明了自己。

2017年年底,龚前文在网上投放的简历被长沙市高新区麓谷高科技工业园区的一家软件开发公司看中。当他离开广州这家公司时,月工资已涨到9000元。

彼时,弟弟龚后武研究生毕业已两年,是长沙市高新区麓谷高科技工业园区一家大型数据公司的软件开发工程师。

相比9年前兄弟俩一北一南上大学时的青涩以及对未来的不安,这次他们的团聚,命运已掌握在自己手中。

▲2017年,兄弟俩在长沙会合,工作上互相支撑,生活中互相照顾。

很快,他们便崭露头角。

2019年10月,在浙江省嘉兴市举办的第六届全国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上,龚前文以湖南省计算机编程项目第一名的身份参赛,最终获得全国第八名的好成绩;龚后武从研究生二年级开始,25岁的他便成为博士生课程数据挖掘的助教,2018年开始参与科技部发布的科技创新2030—“新一代人工智能”重大项目,主持和参与了北京协和医院、解放军总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等多个大型三甲医院的临床科研数据分析与多个病种的AI建模工作。此外,他还发表SCI论文、EI论文7篇。

2018年和2019年,龚后武两次达到博士录取条件,但因身体残疾没被录取。他没有放弃,今年7月,湖南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金敏把分到手的唯一博士生指标给了龚后武。

▲2020年7月31日,龚后武第三次考上博士,终于收到湖南大学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4-

等待爱

经历风雨终见彩虹,通过努力,这对患罕见病双胞胎兄弟的人生已经翻篇。如今,学业和事业都取得一定成绩的兄弟俩,希望遇到可以接纳他们的姑娘。

▲日常生活,兄弟俩完全能自理。

谈及爱情,哥哥龚前文有些羞涩。

“在广州的时候,我曾跟一个女孩表白过。”龚前文说,但对方回复他“我不想伤害你”,让他至今没再提感情。

相对于哥哥的小心翼翼,性格开朗的弟弟龚后武在喜欢的女孩面前大胆一些。

“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就直接问过一个女同学,我们可不可以成一个家?”龚后武呵呵笑着,“她没有说接受,也没有完全拒绝”。

这段若即若离的“爱情”,伴随了龚后武几年。

“对待感情,我们看得非常清楚,被拒绝是正常,不拒绝才是意外。”龚后武说,“女孩接受我们,意味着要包容我们身体上的残缺,我们更应该包容对方的顾虑。”

“我们对爱情的要求,是希望对方善良、真诚,能互相帮助和照顾。”哥哥龚前文补充道。

龚后武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在公司附近买了房子,“哥哥付的首付,我负责装修,等哥哥结婚,我就搬出去”。

比龚前文晚出生两分钟的龚后武说,他读完博士还要争取成为博士后,“我相信将来会有两个女孩走进我和哥哥的生活,推着我们的轮椅,相伴一生”。

▲期待爱情:推着轮椅,相伴我们一生。

生而为人,就要努力活出生命的色彩

文/谭里和

15年的记者生涯,采写的很多报道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2008年9月16日《今日女报》刊发的《被“判死刑”的双胞胎兄弟考上大学》一文便是。

12年前的8月末,我接到母校——湖南中医药大学招生办一位老师的电话,说学校录取了一名残疾学生,但是家里困难,交不起学费,希望我能就此写一篇报道。

我从小患小儿麻痹症,导致身体重度残疾,一路靠许多人的帮助完成大学学业,我深刻地明白这名残疾学生内心的渴望。请示报社领导后,我赶到学校。在学校专门安排的一间改造过的一楼宿舍里,我见到了当时还能勉强站立的龚后武。

巧合的是,愿意接受龚后武的,也是在大学里给过我无私帮助的章小纯老师。

采访中,我得知龚后武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叫龚前文,跟他一样,患有脊髓性肌萎缩症(SMA),已经被唐山师范学院录取,也正在焦急地等待学费。

报道刊发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一位男士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他没有提出要对兄弟俩进行资金帮助,只是希望我能带他去看看龚后武。

我立刻答应了他。

他没想到我是一名残疾人记者,见面时非常惊讶,看了证件,才让我上了他的宝马车。

在龚后武的宿舍,我们没有停留多久。在跟章小纯老师核实了龚后武、龚前文的情况后,这位男士表示愿意出10万元资助兄弟俩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并当场掏出了1.4万元,递到了龚后武手中。

送我回报社途中,我本能地问这位爱心人士的名字。他说,做了这点事,宣传就变味了。

这篇报道,成了我和龚前文、龚后武兄弟的纽带。12年来,我们一直保持联系,逢年过节,我都会接到兄弟俩发来的祝福。拿到国家奖学金了、评上“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了、找到工作了、保送研究生了、在长沙买房子了……他们不断有好消息传到我这里。许多次,我都想写一篇关于兄弟俩的后续报道,但兄弟俩都说等等,再等等……

2019年4月,我接到龚后武的电话,说他已经进入了湖南大学博士生录取综合考核名单,如果有导师接纳,就能读博士了。直到这时我才知道,龚后武2018年的成绩就完全达到了博士生的录取条件,但因为身体原因没有被录取。眼看又要落选,龚后武有些焦虑。

后来,虽然湖南省残联出了《推荐函》,龚后武还是没被录取。我原本想写一篇报道呼吁,龚后武没有同意,只是很平静地说了一句:“师兄,我明年再考!”

今年7月31日,龚后武给我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他面带笑容,右手把湖南大学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高高举起……

凝视这张照片,我的脑海里不断闪现12年前第一次见到他们的一幕。曾经自卑无助的少年,已然成了生活的强者,我的眼睛有些发涩,突然感到了一股力量。

接下来的整整10天,我对他们进行了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对残疾人生存和生活状况的深入探讨。健全人看来再平常不过的求学、工作和爱情,对残疾人而言,是用付出一生的代价都不一定能获得的。但一个奋发图强、自强不息的残疾人,不会被自身的这些局限所禁锢,他们在遭受痛苦的同时,其实也在不断地超越局限,从而获得幸福。

生而为人,就要努力去获得一份为人的尊严和体面,活出生命的色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