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打水光针反被“毁容”,美容院长竟非法行医:网上求助反成被告,后续治疗费或超百万

2020-09-17 阅读数 34928

文、图:首席记者 谭里和 记者 陈炜 实习生 钟思哲 钟思奕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从左至右:周香玲未注射水光针之前、5月9日注射后最严重时的面貌、及9月8日时的照片。

号称“岳阳市规模最大的综合性美容服务机构”的“铭萱美容”,因37岁女顾客周香玲在其品牌美容机构“昱萱医疗美容”做完水光针注射后导致“毁容”,正遭遇一场信誉危机。

8月19日,以带有“铭萱”字样命名的岳阳市三家美容机构以“侵害名誉权”为由把周香玲告上法庭,让原本沉重的“毁容事件”变得更为复杂。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经过近一个月的追访发现,岳阳“昱萱医疗美容”涉嫌多项违规:行政院长非法行医且违规使用美容产品给顾客注射,导致严重后果;发布违法广告;购买、使用未依法注册的医疗器械产品……种种乱象,给爱美人士带来了“颜值风险”。

▲涉事的岳阳昱萱医疗美容门诊部。

美容变“毁容”

8月19日,是37岁的周香玲在位于岳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昱萱医疗美容门诊部(以下简称“昱萱医疗美容”)做完面部水光针手工注射后“毁容”的第102天——她没有等来满意答复,却收到了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的传票。

把周香玲告上法庭的,是湖南铭萱美容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萱美容公司”)、岳阳楼区东茅岭铭萱美容店、岳阳楼区城陵矶铭萱美容店。上述三家美容机构的法定代表人或经营者,分别是欧阳立、欧阳伟、欧阳珊。

9月10日,周香玲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欧阳立、欧阳伟、欧阳珊是亲姐妹,导致她“毁容”的昱萱医疗美容是铭萱美容公司的品牌之一,法定代表人也是欧阳立。

原本周香玲是想通过医疗美容变美的,但又是如何被“毁容”的呢?以下是她的自述:

三年前,因为有共同的朋友,所以我和欧阳伟比较熟悉。那时,欧阳伟在她姐姐创办的铭萱美容公司工作,经常推荐我做美容。2018年7月,碍于面子,我在铭萱美容公司办了一张3980元的美容卡。

铭萱美容公司和昱萱医疗美容在同一栋楼的上下层,前者在二楼、后者在一楼,共一个门出入,去“铭萱”必须经过一楼的“昱萱”。我在二楼做美容时,他们偶尔会送我一些微整项目,比如打玻尿酸、瘦脸,都安排在一楼的昱萱医疗美容做。事实上,铭萱美容公司和昱萱医疗美容就是一个整体,法定代表人都是欧阳立。

我平时非常注意皮肤保养,可奇怪的是,每次在昱萱医疗美容做咨询,诊断结果都是面部肌肤状况不佳。后来,昱萱医疗美容为我定制了一套整容项目,但费用要10多万元,我觉得太贵了。

2018年9月20日,欧阳伟说可以找她姐姐欧阳立打折,优惠到6万元,我就同意了。这个整容项目里,就包括后来造成我毁容的水光针注射。

其实整个项目一开始就出了很多问题。我9月27日做的鼻综合手术就没做好,一年后不得已又做了修复手术。每次打完水光针,我的脸上几乎都出现了红疹子。

今年4月14日,昱萱医疗美容院长胡斌提出,用手工注射水光针(之前一直是机器注射)效果会更好,并亲手给我操作了一次,当天并没有不良反应。

5月9日,我再次前往昱萱医疗美容打水光针,胡斌又提出,在注射药品中添加一些药物,能够起到祛斑的效果。对方是这家美容机构的院长,我相信了他的话。但这次注射不但没有达到美容效果,反而让我毁容了。更让我震惊的是,院长胡斌没有行医资质,他给我打水光针、祛斑都属于非法行医。

 ▲"昱萱医疗美容"院长胡斌违规给周香玲注射的美容产品。

越求医越绝望

8月28日,周香玲提供给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她和胡斌的微信聊天记录。

记者查看记录发现,周香玲发现自己脸上注射水光针的位置出现了密集的有规则的红丘疹后,于5月11日晚11时拍照向胡斌反应。对方认为“就是有点炎症”,建议她吃消炎药。

10天后,吃了消炎药的周香玲脸上的红丘疹不但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严重。于是,周香玲通过微信向昱萱医疗美容法定代表人欧阳立反映:“姐姐,打完水光针我的脸变成了这个样子,本想变漂亮,结果毁容了!”

随后,欧阳立安排胡斌带周香玲就医,并在医生指导下购买了药物。

5月23日下午2时45分,周香玲又把自己的面部照片发给胡斌:“我脸上的皮肤还是这样子。”直到24日上午8时,胡斌才回复周香玲“上次医生开的药吃个一周就会好转的”。

“那段时间不敢见人,整夜失眠,人都崩溃了。”周香玲说,为了尽快恢复原样,她开始了焦虑的求医之路。

事发后,周香玲前往长沙、上海等多家大医院求医。

6月22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皮肤科门诊诊断结果为“异物肉芽肿”。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皮肤科一名权威专家了解周香玲的病情后表示:“很难处理。”

浙江一名有着40年整形经验的专家给出了治疗建议:“每一个打过针的红点都要切开,然后把异物清理出来,留下的疤痕至少要做两次手术,整个费用将近100万元。给你带来的精神变化,那是巨大的。”

8月5日,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党委书记、皮肤科教授王宝玺对周香玲诊断的结果为:可以明确的是水光针注射液中添加某些“活性成分”引起的反应;无特殊治疗药物。

“越求医越感到绝望,想死的心都有。”记者眼前的周香玲捂着被伤害的脸痛苦不已。

难么,作为昱萱医疗美容院长的胡斌,给周香玲注射水光针的时候添加了什么药物?胡斌到底有没有行医资质?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专家给周香玲的诊断报告。

院长非法行医

7月10日,周香玲来到上海某权威专家门诊求医,该专家要周香玲提供当天打水光针时所添加药物的名称。

胡斌通过微信给周香玲发来了药品包装盒照片,并表示他添加的药物分别是“菲曼德青春精华液加强型”(以下简称“菲曼德”)和“左旋VC”。

“医生说‘菲曼德’属于化妆品,不可以注射,而‘左旋VC’的包装盒上没有任何中文标识,属于不合格产品。”周香玲向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转述了医生对其所注射药品的看法。

8月26日,岳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直属四大队一名李姓队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们要求昱萱医疗美容提供这两款产品的进货票据和检测报告,该机构给我们解释是这两款产品是胡斌自己带来的,跟昱萱医疗美容没关系。”

李姓队长强调:“由于胡斌事发时是昱萱医疗美容的员工,即便是他私自带来的,昱萱医疗美容也要负责。”

记者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检索发现,“菲曼德” 既不在进口药品里,也不在进口医疗器械里,名字类似的产品都在进口化妆品里。胡斌提供给周香玲的包装盒也显示,“菲曼德”属于法国的一款化妆品,只能用以涂抹在面部、颈部及前胸。而被胡斌称为“左旋VC”的产品,因无任何中文标识,无法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检索到。

8月26日,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综合监督执法办一名陈姓主任也回应记者称,胡斌没有《医师资格证》和《医师执业证》,其擅自给周香玲进行水光针注射,属于非法行医。

该局出示的一份文件显示:昱萱医疗美容门诊部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开展诊疗活动已于7月29日立案,后来结案。处理结果为“行政处罚5000元、停业整改违法行为”。

至此,对于周香玲“毁容”一事,谁该担责,似乎已经很清晰。但出人意料的是,周香玲却在8月19日收到了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的传票。

▲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卫计局认定,胡斌属于非法行医。

 “被毁容者”成被告

在自己信任的好姐妹的医疗美容店里,被无证人员非法注入产品导致毁容,周香玲难以接受。7月29日,万念俱灰的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求助信息:“我5月9日在岳阳《铭萱美容:昱萱医疗》打水光针导致严重毁容了,差不多三个月时间,看了好多专家一直没有好的治疗方案,拜请强大的朋友圈转发,请求朋友圈资源找到有缘专家帮帮我。”

▲周香玲在朋友圈发布的这条求助信息让她成了被告。

在这条求助信息后,周香玲还添加了自己被“毁容”的8张图片以及权威医院的诊断报告。

类似的信息,周香玲还发布到了抖音等平台。而就是因这些维权信息,她成了被告。

原告在民事起诉书中称,周香玲是和昱萱医疗美容发生的纠纷,铭萱美容公司和昱萱医疗美容是完全不同的法人主体,从事的是不同业务内容。周香玲在对外发布信息时,损害了“铭萱美容”的品牌,导致其社会声誉受损、社会评价降低,经营业务受到严重影响,营业额下跌,且损害后果仍在持续。

原告要求周香玲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由此带来的经济损失。

那么,铭萱美容公司和昱萱医疗美容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和昱萱医疗美容仅隔一条马路的铭萱职业培训学校楼梯过道上,一块关于“铭萱”的宣传牌非常醒目。宣传牌上,身披蓝色大衣的“铭萱创始人欧阳立”的照片占了很大位置。“铭萱简介”里提到,经过十三年的发展,铭萱美容已成为“全市(指岳阳)规模最大的一家综合性美容服务机构”,拥有铭萱生活美容和昱萱医疗美容两大品牌。

对于铭萱美容公司告自己损毁名誉,周香玲不认可:“铭萱美容公司和昱萱医疗美容法人代表是同一人,公司地址完全在一起。而且,他们一直公开宣称昱萱医疗美容是铭萱美容公司的品牌之一,现在昱萱医疗美容违法了,我怎么就不能提铭萱美容公司呢?况且,我现在已经删除了这条信息。”

▲“铭萱美容”对外宣称:“昱萱医疗美容是”其品牌之一。

昱萱医疗美容:会对顾客负责,也会依法维权

8月19日下午,铭萱创始人、昱萱医疗美容法定代表人欧阳立通过手机短信回应了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周香玲故意混淆两家公司对其的侵权行为,并肆意发帖,已构成名誉侵权,侵权公司已经起诉;造成周香玲脸部出现状况的虽然是我公司工作人员的个人行为,但发生在公司,我们已经明确表态:先垫付所有治疗费,待治疗终结,公司也会帮员工一起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但周香玲因经济紧张,提出200万到500万元高额索赔,并无调解诚意;周香玲言而无信,说好协商处理又四处发帖,公司将依法维权。”

8月25日下午,记者按约在岳阳铭萱职业培训学校见到了欧阳立和其妹妹欧阳伟。欧阳立表示,事情发生后,她们除了给钱让周香玲去长沙和上海治疗,也找了全国很多知名医生咨询,但一直没有好的治疗方案。“她可以随便选择一家正规的三甲医院治疗,所有费用都由我们承担。”欧阳立说,“最开始去湘雅二医院做检测,医生建议采取手术的方式将肉芽肿挖出,但她对此比较恐惧,导致一直没有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现在,该我们承担的责任都承担了,罚款也罚了。”

▲胡斌跟周香玲的微信对话称:给她注射的材料是“欧总”采购,自己都在打。

欧阳立承认,胡斌确实是昱萱医疗美容的行政院长,且没有医师资质,“这次胡斌对周香玲进行面部手工注射水光针以及添加药品,都是他的私人行为,注射的美容产品也都是他私自采购,我们完全不知情。现在我们公司也成了受害者,我们也要起诉他。我们已经把他开除了”。

对于为何起诉周香玲,欧阳立的妹妹欧阳伟称,铭萱美容公司和昱萱医疗美容属于商业合作关系,两家公司的法人主体不一样。“我们多次要求她停止侵犯铭萱美容公司的名誉权,但她不听,加上她和昱萱医疗美容的协商谈不拢,所以只能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欧阳伟说。

不过,记者通过网上检索发现,铭萱美容公司和昱萱医疗美容的法定代表人均系欧阳立。

9月2日,岳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经开区分局提供给记者的一份《关于欧阳立购买、使用未依法注册的医疗器械等违法行为的调查处理情况》显示:2019年5月,昱萱医疗美容因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违法广告宣传用语被处罚;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昱萱医疗美容又因被查出购买、使用未依法注册的医疗器械而被警告,并被罚款人民币21000元。

“院长非法行医,违规使用美容产品导致我毁容,公司还发布违法广告,购买、使用未依法注册的医疗器械,这就是一家典型的穿着合法外衣的‘黑医美’,我一定要维权到底。”周香玲坚定地说。

关于此事件进展,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将持续关注。

▲面对打水光针前后判若两人的自己,周香玲说要坚决维权。

链接>>

中消协:我国每年因整形美容毁掉2万张脸

医疗美容,是指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部位形态进行修复与再塑。医疗美容机构,则指以开展医疗美容诊疗业务为主的医疗机构,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开展执业活动。

2018年,国家卫健委统计年鉴显示,我国的整形外科专科医院医师(含助理)数量仅3680名。而2019年,中国医美行业实际从业医师数量为38343名,行业非法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正规军’还不到‘杂牌军’的十分之一,这就是中国医美行业的现状。”一名资深医美专家表示。

正是这样的乱象,使得“颜值经济”背后暗藏风险。据中消协统计,我国平均每年因整形美容导致毁容的案例将近2万起,90%~95%是“黑医美”或无医师执业证人员非法行医导致。规范医疗美容领域,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给有关部门的监管工作提出了更多要求和挑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