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女大学生突发重疾,化疗一次花上万元!想要放弃时,老父亲说了这些话……

2020-06-12 阅读数 24181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长沙湘雅医院呼吸科的重症监护室,19岁的衡阳姑娘王敏日夜不消停地咳嗽,乳白色的营养液一滴滴输入她的身体,病床边上的治疗仪发出滴滴的声音。身体极度虚弱的她偶尔会拿起手机看一下,看病房外一墙之隔的父亲有没有交待的信息。得到医生允许后,在护士的陪同下,记者进入病房问起她的病情,她只简单描述是双肺病变,积水较多,缺营养,过一阵就好了,全然不知道她所患的疾病威胁到了生命。

在重症室靠高蛋白维持的王敏。

王敏家住湖南衡阳县金溪镇海荣村,目前是湖南网络工程职业学院的一名大一学生,因为疫情学校推迟开学,近几个月一直呆在家里。4月初,她与父母一起到上山扫墓,着凉受风寒之后身体一直不佳,4月20日突然发烧咳嗽,在医院打了3天的针也不见好,慎重起见,王敏被送到了衡阳市的传染病医院第三人民医院。

在医院住了6天,王敏的咳嗽一直没办法停止,身体极度虚弱,并且查不出具体的病因,CT显示胸部积水,肺部感染,医生高度怀疑是肺结核等传染病,之后王敏转院到了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院又住了11天,还是没有结果,不得已,5月13日,只好转往技术更全面的长沙湘雅医院。

重症室治疗的王敏。

因为身体非常虚弱,王敏高热到40度,呼吸困难,呼吸频率40多次,需要高流量吸氧,在急诊科简单检查后就被紧急安排到了急诊的重症监护室进行治疗,5天后还是没有诊断出结果,医生初步诊断肺结核,嗜血细胞综合症,6月18日,又转到呼吸科重症室。

在呼吸内科连续呆了14天,最终确诊为嗜血细胞综合症、血小板减少症、脓毒症、病毒性肺炎、心脏积水等多种疾病,而恶性的淋巴肿瘤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诊。6月2日,王敏被转到了血液肿瘤科进行针对性的治疗,先期进行化疗,之后再进行骨髓移植。

病里的王敏和她的诊断证明。

嗜血细胞综合症是一种多器官、多系统受累,并进行性加重伴免疫功能紊乱的巨噬细胞增生性疾病,医生介绍说,王敏的免疫系统有缺陷,要对她的基因进行检测,然后进行骨髓移植,要对她以及直系近亲属进行检测配型,如果配型不成功,只能向中华骨髓库寻找合适的骨髓移植。

目前的王敏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准备进行第二个疗程的化疗,但是不做骨髓移植的话百分之百的会复发,现在她每做一次化疗就要几万的费用,基因检测就要2万,医生建议王德生尽快筹款,王敏的化疗结束后几个妹妹就得到长沙做配型。

王德生向记者出示贫困信息卡。

王敏是家中五姐妹中的老二,大姐姐已经成家,还有三个妹妹分别在读高中、小学, 四个孩子的学习生活费用一年就得五万。63岁的父亲王德生平时帮别人做点装修的零工,一年的收入不够她们几个的费用,几乎是年年借钱,王敏生病后,从乡村诊所到衡阳再到长沙,已经花费了15万,而王敏的母亲在2018年动了一次肝胆手术,花费了7万块,家里没有任何的存款,目前的这些治疗费全部来自亲戚的借款。

为了节约费用,父亲王德生舍不得住外边,只好晚上睡在医院的楼梯间或过道上,从衡阳到长沙几大医院的求医路,女儿王敏几乎没有出过重症室,从最初的不明病因到最后确诊,让这个60多岁的老人不知道所措,他进不了重症室探望女儿,每次和王敏打电话都是告诉她不要担心,这个病不重,会想办法治好,要她安心治疗。

医院过道上,王德生晚上睡觉的地方。

晚饭时,王德生准备去医院食堂买几个包子,身上仅有的两百块是王敏做检测标本退回的押金,腰包里除了一些必备的证件就是几张数得过来零碎的散钱,现在王敏正在进行化疗,接下来的后续治疗困难重重。“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救孩子,如果实在借不到钱了,只能把王敏带回家,所有的亲戚都借遍了。”父亲王德生无奈地说道。

病房外的王德生正在打电话向亲戚借钱。

6月10日,王德生给记者打了电话,说王敏现在病情稍稳定了,他要爱人到长沙替换他照顾王敏,自己回老家去借钱,去工地找些零工做,几个孩子需要照顾,也要生活费。

从最初的诊所转到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再到南华大学附属医院,转到现在的湘雅医院就换了三个科室,都是重症病房,四次转院不停的换科室,王敏其实已经明白自己患上了比较麻烦的重症,但而她不知道的是,父亲每天睡医院过道,巨额的费用已让父亲走投无路,在她面前强装坚强。化疗结束后几个妹妹就得来长沙配型,王敏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自己不争气拖累一家人,加重父亲的重担,奢求一切都顺利。

扫一扫,为女孩王敏助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