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节》丨唐樱:留住童年美好,让少年时光慢下来

2020-07-16 阅读数 37788

编者按:《南瓜节》是一部长篇儿童文学小说,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被纳入“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小说讲述了湖南南方山区传统节日“南瓜节”中一群孩子的成长故事。“南瓜节”从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到八月十五中秋节,长达一个月,孩子们自行选出“南瓜节”队长,组成南瓜队和油茶队。在这段时间里,一系列的有趣的活动都没有大人参与,全都由孩子们做主,而在“南瓜节”中孩子之间产生任何矛盾和面临的问题困难,也都由他们自己解决。本文中,作家、长沙市作协主席、《南瓜谷》作者唐樱讲述了创作该书背后的故事。

文丨唐 樱

心里一直浮着“南瓜节”的情节

很多年以来,我的心里一直浮着关于“南瓜节”的情节,这也是一个情结,没有深思熟虑去想,“南瓜节”也没有一个具象的依托,但它却是挥之不去,也不可忽略,不可忘怀的。

作为一个作家,特别是作为一个热爱孩子,关注教育多年的作家,如何为青少年朋友们创作出有趣味、有意义、有影响力的作品,我是深具责任心的。

我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身上带有浓浓的大山的民风,也带来了许多民间故事,这其中有许多是属于我的故事,有着我的特质和痕迹,我创作,它就存在,我不创作,它就不存在,我对这些故事也是身负责任的。

现在的青少年,哪怕是农村的孩子,也都是伴随着科技成长的,生活丰富多彩,但在数十上百年以前,没有这些东西以前,人们的生活也还是有许多美妙的东西,我希望当代青少年们能从我的故事里读到这些美妙的东西。

我国的文学史源远流长,教育史同样悠长,但我们的教育是功用型的,教人以德,教人以才,教人以功名光宗耀祖。儿童故事是教人忠君孝亲爱友立信;平时过的节不是中秋、春节团圆就是清明、端午、七月半、九月九之类。也有些民族或地区可能有些属于儿童的节日,没有更多的文字记载,也几乎得不到流传。古代文学对于儿童来说就是教以学,学而成才,要说纯娱乐性或趣味性的儿童文学却是没有什么作品的。当然,对于这一块,我只有粗浅的认识,没有深入研究过,没什么学术上的发言权,但是,我的心里是有属于孩子们的一方天地的,我所期望的和描述的,儿童们有自己的节日,这些节日是有趣的,有创造性的,却又具有儿童专属性,它贴近大自然,遵守大自然的规则,能培养孩子们的能力和友情,培养协作能力,学会照顾他人,从中也学到尊重规则,并且懂得保护大自然,热爱大自然。

追忆南瓜节的美好和村里的传说

小时候,我曾作为客人去邻寨参加过类似南瓜节的活动,但没有当过队长,但后来这类活动消亡了,我觉得挺惋惜的,但老一辈的人逐渐去世,活着的老人也不再执着于此,青年一代的人不懂得,少年一代的人不在乎,那些有趣的活动便不可追溯也不可重回了。我以此为基调创作出《南瓜节》这部作品,既是追忆那些消逝的美好,记忆那些属于民族民间的活动,也融入了更多元素,用文学的语言重新诠释,也许有一天,人们在高科技的世界里玩得乏味了,会想念或者想重回那些寻常的、简单的、贴近大自然的快乐呢,我给现在的小朋友们只是一本读物,给未来留下的,可能就是一条线索,一个蓝本。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是舜帝南巡过的越城岭,那里有上千年的历史故事,有着无尽的传说和无尽的美景,但这一生,我也去过很多地方,听过很多故事,它们一样构成了现在的我。那一切都存在我的脑海里,也许都不会回想起来,但在我进行文学创作的时候,它们会不由自主的冲击我,从记忆里浮显出来,展示它们的存在,表达它们出镜的愿望,它们不一定是从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年代、同一个民族里来,但它们浮显到我脑海里来的时候,它们就已经成熟了,我会顺着它们的意愿一点点铺展成文,然后小作调整和修改。我创作出来的样子,就是我能给它们的样子,或者说就是它们自己愿意的样子。

让匆忙的少年时光慢下来

在小说《南瓜节》中,湘木、阿树和小玉自己组织油茶队,抓阄来选队长,都由孩子们自己决策、参与,女孩也有女孩的油茶队。但是,现在的孩子很忙,忙学习忙作业,忙趣味班,忙各种各样有意义的事情,有的学校会建议同学们回家给父母洗脚,有的学校会建议同学们回家为父母做家务或者炒一个菜,但更多的却是从幼儿园起,园里布置了什么项目,幼童们就拿回家让父母陪着制作,到小学时候家长们会去学校帮孩子们搞卫生,到中学时候还是家长们为孩子做饭切水果递牛奶,同学们在培训班,家长们在外面云集等待。孩子们一生漫长,但在少年时光却如此匆忙,最日常的成长都需要形式化安排,这是挺让人遗憾的。

我觉得孩子们有孩子的世界,孩子们有孩子们的智慧,他们完全具备自己组织活动,自己处理问题,具备自由自我成长的能力。在各种各样的活动中,他们会找到自己的能力所在,懂得如何迁就协调,如何分配角色和成就,如何照顾他人,并由此获得与众不同的成长故事。

很多人都觉得现在环境不同了,这个世界不安全因素太多,没有几人家长敢将自己的宝贝孩子放出去。当然,如果孩子们放出去就得面临危险,那并不是成长的本意,但我们的社会如此包办孩子们的一切,也是费心费力费钱,为什么就不能打造一个给孩子们安全活动的空间呢。比如说每座城市建一所“假期营地”,各地初三以下的中小学生可以自行组织活动,自行邀请伙伴形成团队,分工合作制作方案,向家长和学校报备,自行选择出行城市,订票、出发、抵达,返回。然后在该城市的营地入营打卡,在操场或礼堂住帐篷,白天出去玩儿,天黑回营地打卡,记录一天行程和收获,活动结束小团队完成总结。孩子们遇到困难找警察找营地学校都可以妥善解决,既不需要家长作陪,又能同伴出行放飞自我,还能在营地与其他省市的青少年做朋友。

学器乐的小伙伴们可以组团在公园里表演,学书法绘画的可以自行组织“擂台赛”,除了野泳等探险类需要成人协同负责安全(或者不予同意)以外,其他中小学生有新意的活动,特别是可以“代代传承”的活动,都可以放宽管理或者予以支持。特别是博物馆、植物园、动物园、农科、地质、渔业、水务……等单位,都应该给予青少年活动一定的支持和接待。

当然,像“南瓜节”这样的大型活动也是可以存在的,只是现在的乡村都没有多少孩子,只有少量留守儿童,他们撑不起这样大的活动。而让成年人去奔波,为孩子们制作活动,那也显得太辛苦,意义也不大,就没有必要了。但我们可以鼓励和支持各种各样的活动存在,如何组织如何申请如何支持,那就是另一件非常具体的事了,但有一点是很重要的,就是一切活动的实施和安全,都需要孩子们自己确定和保障。

【作者简介】 

唐樱

文创一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年儿童报刊工作者协会文学艺术性报刊专委会主任,湖南省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长沙市作家协会主席。16岁发表处女作《滴翠的连理枝》,至今已出版发表近三百万字。代表作长篇儿童文学《男生跳跳》获首届张天翼儿童文学奖,长篇小说《南方的神话》阿拉伯文版在埃及出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