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不小心旅游滞留塞舌尔6个月 他竟成了当地网红……

2020-07-30 阅读数 940


2020年,是背包客杨洲虎辞职环球旅行的第二个年头。

年初,他本是带着妈妈、姐姐和外甥去塞舌尔渡假,这个不被国人所熟知的“天堂小岛”,绝对能满足你对完美度假的所有幻想。可如果,要在这场度假上加一个时间?比如说5个月……

蓝天、白云、和沙滩是塞舌尔的“标配

1月26日,杨洲虎一家开启了塞舌尔之旅,原本计划元宵节回国,不想遇上新冠疫情全球爆发,回程的日期一推再推,等到终于坐上回国的飞机,已经是6月29日。

旅游无奈变“旅居”,滞留小岛的故事通过媒体宣传,意外地让杨洲虎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网红”。

“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或许这就是旅行的魅力所在吧。”7月初,在上海的隔离酒店里,杨洲虎向旅行记者讲述了这段“被困”塞舌尔的旅居生活。

小岛悟出“极简生活”

经过近20个小时的转机飞行,杨洲虎一家横跨了印度洋,终于抵达了非洲东部的塞舌尔。

刚下飞机,等待他们的却是手机里关于新冠疫情的消息,纵使眼前有万般美景,游玩的兴致也少了大半。“特别是我母亲,经过这番折腾,又被疫情影响了心情,马上再飞回国身体肯定吃不消。”于是,杨洲虎决定晚几天回国,说不定疫情很快就能控制住,只是机票改签却突然变成了遥遥无期。

虽然景色无敌,但游玩的兴致却少了大半

随着各国航班停飞和国内民航实施“五个一”政策,回国几乎已成天方夜谭。“本来只是想多待一段时间,但没想到会这么久。我们每天都会关注新闻和机票消息,心情在希望和绝望之间来回波动。”在此期间,中国驻塞舌尔大使馆一直在全力提供帮助,安抚一家人的情绪。直到3月塞舌尔宣布封国,杨洲虎才接受要长时间“留”下来的事实。

旅行变成“旅居”,让眼前的一切愈发地深刻,就好似高人隐居山林修行悟道,在这个仅3千人居住的小岛上过着平淡重复的生活,难免也会“参悟”出不一般的觉知洞见。

塞舌尔卖鱼小哥

“岛上纯粹质朴的生活跟之前在国内城市的感觉差别很大,这里的人很简单,也没有无处不在的消费主义洗脑,我的购物欲被降得很低,我开始接受‘断舍离’,过起了所谓的‘极简生活’。”杨洲虎说。

天真无邪的小盆友

依靠渔业和旅游业,塞舌尔成为非洲为数不多的高收入国家。“在当地,早上九点上班,下午两点就准时下班。他们会把更多时间留给家人,去享受生活。”杨洲虎常在黄昏时遇见当地人在码头看夕阳,这样简单重复的场景他们并不觉得无聊,反而乐在其中。“我常将塞舌尔人和国人对比,他们可能没有外卖、共享单车,但并不代表比我们落后。”

海钓,当地人的日常

面朝大海,浮潜冲浪

既然准备安心住下,必然得适应塞舌尔的节奏,如果以旅游的心态过日子,用不了多久想必就会觉得无聊单调,杨洲虎尝试着像当地人一样,做个地道的“岛民”。

塞舌尔的象龟是世界最大的陆龟

岛上的一天是这样的:每天早上7点左右起床洗漱,吃了早饭后9点去逛菜市场,当地的海鱼特别新鲜也很便宜。回来后同家人去沙滩散步,待到中午12点回家吃饭洗澡,接着他的家人会开始午休,杨洲虎则会花上一两个小时学习法语。法语是当地的官方语言,半年自学让杨洲虎打破了文化的壁垒,和当地人无障碍交流。

杨洲虎最爱逛当地的鱼市

下午的时光还是会留给沙滩,攀岩、游泳、冲浪、浮潜都是杨洲虎的最爱,他结识了20多位同样滞留在小岛上的外国朋友,他们来自七八个国家。“我们建了一个群,大家会聚在一起开party、玩徒步,也会交流抢机票的心得。”

“滞留同好常会聚在一起开party

大家在沙滩守着太阳下山,7点左右就回“大别墅”准备晚餐了。说是“别墅”其实称民宿更为合适,事实上塞舌尔每家每户都是独栋大房子,使用了本土的椰树作为建筑材料,颇具当地风情,里面现代化电器齐全,好心的房东还给他们房租打了三折。

一不小心成了“网红”

“旅居”海岛时,杨洲虎曾接受了国内媒体采访,还因此上过了热搜。这一传播,还惊动了当地媒体和政府。“有关我的新闻在热搜上有超过2亿的点击量,这让人口还不到10万的塞舌尔人民感到不可思议。”马上,当地的电视台、报纸和网络媒体都跑到杨洲虎所在的岛上采访,报道一经推出,他也成了塞舌尔的红人。

当地的海鱼又大又便宜

“本来塞舌尔的华人面孔就很少见,走在街上,经常会被当地人认出来,跟我合影,送我好吃的。还有商家拉着我去免费体验他们的项目,让我帮着在网上做宣传。”

杨洲虎会在直播平台上分享自己的旅游体验

后来塞舌尔旅游局找到了杨洲虎,请他作为旅游宣传大使,在网络上做直播,给国内的粉丝送了机票。在媒体朋友的建议下,杨洲虎开通了抖音号“环游世界的小虎哥”,尝试分享他在塞舌尔的生活见闻,收获了一大票粉丝,也让大家认识了这个风景如画的国家。

当地旅游局了解到杨洲虎思乡心切,一直主动和航空公司沟通,网上的机票信息显示到今年10月都是无票状态,就在杨洲虎差不多要放弃时,情况又出现了转机。

杨洲虎会在直播平台上分享自己的旅游体验

在中国大使馆、塞舌尔旅游局的协调帮助下,6月中下旬,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通知他们,“可能会有候补机票。”但后来又多次更新信息,说在8月之前没有票。情况反反复复,杨洲虎也觉得身心俱疲。“6月26日下午三点我们接到航空公司电话,问我们能不能马上赶到机场,五点半有一趟飞机。我们仅用十几分钟收拾行李退房,飞奔至机场。”与当地朋友简单道别后,他们坐上了塞舌尔至埃塞俄比亚的货机。在埃塞俄比亚隔离三天后,才坐上了回国的航班,“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回想这一过程,杨洲虎久久不能平静。

有来自祖国的关心,回家的路程充满温暖

这趟“旅居”之后,杨洲虎特别想回重庆老家。“这段旅居的日子很是珍贵,但我更想念老家的火锅了!”所以,杨洲虎计划着要在国内来一场美食自驾之旅,来安抚自己的思乡之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