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跟病毒赛跑的疾控人,为长沙搭建起一张“防护网”

凤网 2022-04-14 阅读数 32218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湖南大学解封,雅礼中学解封,10万余名师生复课……岳麓区、芙蓉区、长沙县、天心区、雨花区相继解除封控区、管控区和防范区……截至4月13日下午4时,长沙市已经连续10天没有新增新冠肺炎感染病例。

自3月14日在外省来长人员中发现本轮疫情首例阳性确诊病例以来,长沙本轮疫情不可谓不严峻:累计感染者32人,感染者中既有学校老师,也有机关干部;又迎来清明假期,从上海、深圳返回者众多……

但长沙迅速开展流调溯源、切断传播链、织密防控网、发动社会面,有条不紊,全力以赴,精准施策,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发展、社会运转的影响,用最小代价实现了最大防控效果。

在这其中,长沙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功不可没,“白加黑”、连轴转……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奋斗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第一线,与时间赛跑,为长沙市民搭建了一张防控新冠肺炎病毒的“防护网”。


邱劲松(中)和陈水连(右)在出现疫情的区县驻点,进行流调溯源方面的指导部署等一系列工作。

第一、二例病例 凌晨出发、通宵工作已成常态

“雨花区在外省来长人员的核酸检测样本中发现了一例混管阳性样本!”3月14日凌晨,正在休息的长沙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陈水连接到了组长周银柱的信息,让她和另外一名同事邱劲松立即赶往雨花区疾控中心,开展调查处置工作。

陈水连是长沙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防制科的副科长,她和周银柱、邱劲松组成了一个固定的流调溯源信息小组,负责到出现疫情的区县驻点,进行流调溯源方面的指导部署,信息收集、汇总、分析并提出防控工作建议。

“凌晨接到疫情信息已经是我们工作的常态,因为白天样本的检测结果往往要到晚上才能出来。”陈水连三人很快就在雨花区会合,此时,雨花区及相关区县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已经将一同接受检测的人员和可能的风险人员隔离管控了起来,并进行单管核酸检测。

很快,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人员找到了,经过复核,最终确认其感染了新冠病毒,与此同时,这名患者的轨迹也被疾控流调人员调查清楚。

但陈水连他们还不能休息,他们还要在公安部门的协助下,依据行程轨迹,连夜通过监控视频逐帧查看这名患者曾经到过的地方、接触过的路人。

第二天,长沙市疾控中心又在管控人群发现了第二例病毒阳性人员,是第一个病例的家属。

又一次赶在了病毒的前面,这让通宵工作的信息组和流调人员松了一口气。


第三例病例 打流调电话,他们总结一套经验

没想到,3月17日凌晨,芙蓉区传来了消息,一名主动进行核酸检测的人员结果为阳性,经过复核后确诊为感染了新冠病毒。

周银柱、邱劲松、陈水连三人和流调溯源信息小组其他成员急忙赶往位于芙蓉区的指挥地点,进行联络、调度、分析等工作,同时,疾控流调机动队也纷纷赶赴患者曾经到达过的场所,调查现场情况。

“4小时完成核心信息,24小时完成流调报告。根据流调情况,精准做好封控区、管控区、防范区划定。”陈水连告诉记者,同时,他们还要尽快找出曾经和患者有过交集的人员,进行分级分类管控。

在公安部门的协助下,市疾控中心流调溯源信息组联动机动队,开始了庞大的“寻找密接”工作,“和感染者同时或者感染者离开后驻留过在这个地方的人,都属于需要隔离管控的对象”。

“这名感染者不仅去的地方很多,还都是人流量密集的地方。”回想起芙蓉区疾控中心调查出来的流调报告,陈水连感到十分棘手,她以患者曾经到达过的名汇达大厦为例,患者曾经在多个楼层停留,虽然大厦内摄像头无数,但总免不了有部分死角,“包括工作人员、顾客,甚至还有外卖小哥,暴露在污染环境里的市民达到上千人”。

由于时间紧急,很多时候,疾控中心的流调人员联系市民的时间往往是半夜,这导致很多市民接到电话时产生不满的情绪,甚至出现打不通电话的情况,而更有诈骗团队假扮流调人员行骗,这也给陈水连和同事的工作造成了不少影响。  

“现在很多市民都已经愿意配合疾控中心进行疫情防控工作。”但在实际沟通中,流调机员张恒总会遇到不同的情况,“我们一个流调电话往往要花费10多分钟,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沟通上面”。

 在陈水连和张恒等流调人员的努力下,到3月18日,几乎所有的高风险人群都管控到位。


芙蓉区某病例从监控中终于找到感染者的密接

还未等周银柱、陈水连和邱劲松喘一口气,3月21日,芙蓉区在全员核酸检测中,发现了一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

“怎么回事,她的传染源来自于哪里?”等拿到这位病例的流调报告,信息组都是一头雾水,流调显示,这名病例家庭住址和工作单位都位于芙蓉区,平日里也是“家庭-单位”两点一线,和目前已知的感染源并没有明显交集。

周银柱带领着信息组成员,重新梳理病例的轨迹,反复核查病例上下班走过的路和停留的地点。凭借多年的传染病防制经验,信息组判断这名病例极有可能在上下班的途中和已经确诊过的病例有接触。

为此,他们和公安一同从监控中找到了这名病例的身影,沿着她上下班的路仔细查看。

“找到了!找到了!”终于,在3月16日下午4时左右的监控录像里同时出现了该病例和之前已经确诊过的一位病例的身影,两个人迎面走来,擦肩而过,这个过程,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0.5米,“他们都没有戴口罩!”

查清楚了病毒的传播链条,这让信息组三人终于“舒了一口气”。

3月21日12时,机动队员肖芳接到了队长的通知,要到病例曾到过的家属院食堂,对这里的工作人员进行调查,并一一排查曾经在病例同时段出现和之后到过食堂的人。

肖芳和丈夫都是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一旦发生疫情,两个人都无暇顾及家里。

“当接到排查任务时,我们要立刻赶到现场,穿好防护服,面对面进行流调,摸排其近期接触过的人群,确定次密接触者及重点人群。”好不容易将食堂重点人群的信息统计清楚,此时已经是晚上9点,肖芳又跟着队长前往芙蓉区疾控,将统计来的信息汇总好让信息组进行研判分析,等到忙完一切,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

怕因为工作顾不上孩子,肖芳只能选择将两个孩子送回了宁乡老家。

和肖芳一样,周银柱、陈水连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疫情来势汹汹,她们要么把孩子送回老家,要么就将孩子托付给父母,守在了疫情防控一线。


天心区某病例创下连续6天不换衣服的纪录

3月26日,来自湖南大学、雅礼中学的两位教职工确诊了,疫情涉及到学校,这一下,让流调工作人员的心都悬起来了。

“市疾控中心、市卫健委和市里其他相关部门,在省疾控中心和卫健委的指导下,反复研判,不断调整,希望能给孩子们提供更好的方案”。

谢知是长沙市疾控中心性病与艾滋病防制科副科长,此次疫情中,原本在机动队工作的她被调到了负责疫情信息汇总分析的岗位,其中一项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收集汇总流调现场各类风险人群的名单,并与现场流调组一起针对不同的人群进行风险研判,提出后续精准管控措施的建议。

“仅两所学校统计出来的人数就达到几千人。”但学校很快就将统计得来的学生和家长数据汇总过来,这使得谢知的工作轻松不少。令谢知更担心的是,两位确诊病例及之后的一位病例,曾经到过地下乒乓球场馆,尤其是后来的这一病例,轨迹复杂,涉及超市、菜市场、公园等多个人流量密集的地方。

为了全面精准的判定密接、次密接和可能暴露于涉疫情场所的风险人员,及时采取管控措施,不漏一人,谢知联动现场的机动队员,通过现场调查询问、查看监控,后台调取场所码记录、支付记录等各种途径收集信息,“在这中间,公安部门帮了很大的忙”。

等到现场处置的队员们将信息反馈回来后,谢知和同事们还要处理、查重……等到一切忙完,往往又已经是清晨了。

为了和时间赛跑,从17日疫情逐渐严重以来,陈水连所在的专家小组一直奔波在外,随时在车里备着换洗衣服的陈水连创下了连续6天不换衣服的纪录,周银柱也有过连着48小时没有休息的经历。

长沙本轮疫情很快就被控制住,用最小代价实现了最大防控效果,4月8日,三人专家小组回到了长沙市疾控中心大本营,总结工作后,回家和自己的家人团聚了,肖芳也将送到老家的孩子接回身边,谢知回归到本职工作,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这个城市,逐渐在恢复正常的生活节奏。


编辑:俏俏

审核:吴雯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