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护“最柔软的人群”,托育行业九成是女性

凤网 2022-03-16 阅读数 72263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史超

3岁以下婴幼儿被称为“最柔软的人群”,近年来,备受关注的托育行业正是服务这一群体。面对婴幼儿照护这份事业,女性具备天然优势,是推动托育行业发展的主力军。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从湖南省家协育婴早教专业委员会了解到在托育幼教行业女性从业者占比超90%。

以湘军教育集团旗下托育品牌小青苗为例,37家园所、超200名一线从业者中女性员工比例高达到100%。“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来临之际,今日女报/凤网将带大家一起见证托育行业里呵护“最柔软人群”的“她力量”。

“青苗妈妈”首创托育行业灵性教育体系

小青苗托育创始人熊姣

3年幼教经历、4年育婴实战、7年公益服务......从设计课程到编写教材再到制定各项标准、管理手册等,在小青苗托育品牌自主研发的婴幼儿照护课程及培训体系中,凝聚了熊姣十几年来为婴幼儿照护事业的所有心血,她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青苗妈妈”。

2005年,熊姣从长沙师范学院学前教育专业毕业后便一头扎进幼儿教育事业,一边做一线教育,一边还负责研发幼儿课程。在工作中她发现,不少孩子在进入幼儿园之后,各种各样的问题开始显现出来,而这些问题大多和家长的带养方式有关。

“很多家长总认为孩子小,习惯性地忽视孩子的感受和想法,不知道如何去尊重他们,更不会正确引导。”

带着这份思考,2008年,熊姣来到湖南湘军职业学校报班学习育婴。

这次学习让她开始将事业重心倾斜到0至3岁的婴幼儿照护上,成为了湖南湘军职业学校(以下简称湘军学校)的培训主力。

在育婴行业一线稳打稳扎近4年时间后,熊姣成为湘军学校“青苗乐长”公益项目的带头人。“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自己的专业来呵护这颗‘小青苗’长大。”

7年时间里,“青苗乐长”公益项目就像熊姣的孩子一样,在她的引领下一点点长大,受到社区居民的热捧。


随着社区居民对托育服务需求越来越强烈,全日制的托育品牌“小青苗”应运而生,熊姣也成为该品牌联合创始人。凭着对婴幼儿照护事业的满腔热忱和扎实的专业基础,她将多年积累研发出一套适用于中国宝宝的课程体系——灵性教育体系。


“托育是‘润物细无声’的教育,孩子的进步都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熊姣介绍,小青苗灵性教育体系以尊重儿童与生俱来的天性为宗旨,同时抓住幼儿成长敏感期,从语言、认知、社会行为、大运动、精细运动五大能力来培养孩子,包括养儿身、健儿体、开儿智、乐儿心四大课程。“

这套体系我们在做公益项目时进行了充分实践,不仅家长欢迎,孩子也非常喜欢。”熊姣说。熊姣介绍,在托育中心,生活点滴皆是教育,教育又要服务于生活成长,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小青苗灵性教育体系的课程均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比如有切剥鸡蛋、制作柠檬水、烘焙、垃圾分类等,同时还结合了大量中国传统文化,如剪纸、压花等技艺。

除了特色课程,一个好的托育品牌,优质的托育人才必不可少。“托育行业老师的重要性不亚于大学老师,他们既要做好早期教育工作,也要做好日常照护的保育工作。”在她开发的托育人才培训体系中,教育和保育各占50%。

此外,熊姣还为培训托育人才配备了课程产品包提供给学员和老师,这些产品包含百项技能卡、教学视频、操作流程、教案等内容,每个内容都清晰明了,通俗易懂。

专注幼教领域26年

探索打造早托幼一体化幼儿园

“锐英教育”幼儿园品牌创始人麦莉芳

“除了和孩子打交道这事,这辈子我可能不会做其他事了。”对麦莉芳来说,幼教事业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她的精神寄托。

从一线幼师、到管理者、园长,再到创业者,今年48岁的麦莉芳一直专注在幼教领域已有26年时间,共创办了“锐英教育”品牌幼儿园6所。

对于打造早托幼一体化幼儿园,麦莉芳坦言,既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又算是“重温历史”。在这26年里,麦莉芳经历了托儿所的火爆时期,也见证了托儿所的消失,直到再次加入到托育中心的崛起浪潮中。“我所工作的第一家幼儿园,附近有大量的工厂企业,职工托娃的需求非常大,当时我们开设的托班常常是爆满的状态。”据麦莉芳介绍,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幼儿园设立三岁门槛。

“幼儿园又可以开小小班了。”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麦莉芳非常开心。一方面可以帮助家长解决无人带娃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能实现她一直以来的想法——打造托幼一体化园中园。


“为了打造这样的园所,我们从18年就开始做筹建工作了。”麦莉芳介绍。

她告诉记者,虽然托育行业再次开始兴起,但是家长们的热情不再像十几年前那么高涨,反而很多持观望态度。

麦莉芳认为,对于这个“新兴行业”,家长的安全感还不足。因此,在筹备过程中,从托育园室内装修、课程设置到人才培养等,每一个细节,她都亲力亲为。

“给了孩子足够的安全感,家长送过来自然会安心一大半。”在园所筹建时,她从严把控,细化到每一张桌子、每一把凳子,她都专门研究再定制。“从1岁到3岁,我们根据年龄段设计了3种规格。”为了能满足更低龄婴幼儿的需求,她专门去台湾取经,又定制了温奶、换尿片、淋浴三个工作台。“工作台既要让孩子舒适,又要让工作人员用起来方便。”


麦莉芳告诉记者,2019年,她在第一个幼儿园试点开设小小班后,收过一个最小的宝宝,仅10个月大。“家长刚开始送来的时候非常不放心,光看监控就看了差不多1个月。”为了能给孩子最好的照护,麦莉芳采取一对一的模式精细照护。孩子在小小班学会了走路和说话,家长还特意给幼儿园送来了锦旗。

因为前期的大量投入,麦莉芳的托班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亏本状态,但是麦莉芳觉得值。“对我来说,托育不是赚快钱的行业,她希望用爱育儿,做有温度的托育品牌。”麦莉芳告诉记者,接下来,她还会尝试在更多园所开设托班,探索打造早托幼一体的园所。

“90后”宝妈和娃一起上托育

托育老师谭甜甜

左手育儿,右手事业。2020年6月,“90后”全职妈妈谭甜甜从益阳来长沙,找到了一份带娃上班两不误的工作——在托育中心当助教老师。

在这里,她是托育老师,女儿是被托育的宝宝,一起上托育的母女俩都有了成长。


“刚到长沙时女儿认生又爱哭,中心当时有两个班,我和孩子分别在不同的班级,看到妈妈在照顾其他小朋友,她很伤心。但在老师的鼓励下,她改变很大,看到穿着园服的妈妈会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喊‘甜甜老师’,下了班我换掉园服后,她才叫‘妈妈’。”谭甜甜告诉记者,女儿现在上幼儿园了,是老师最省心的宝宝,不仅活泼开朗,在生活自理方面更是不需要操心,“这也许就是科学早教的魔力吧”。

女儿的进步让谭甜甜更加坚信这份工作的意义。为了能尽快适应工作,谭甜甜带着女儿一起磨课,仅半年时间,她就从一名实习助教升级到了主教岗位。

“主教老师责任更大,不仅要照顾到孩子的方方面面,还要善于和家长沟通。”每个月,她还会用图文的形式记录下孩子的成长和变化。

除了女儿和自己的进步,在托育老师这个工作岗位上,谭甜甜也收获了很多感动。有一次,谭甜甜在哄一个孩子睡觉时,另一个孩子在睡梦中喊“妈妈”,谭甜甜应了一声。孩子醒来后问她:“我可以叫你‘妈妈’吗?”谭甜甜顿时觉得心都化了,现在很多孩子都爱喊她“甜妈妈”。


编辑:菜菜

审核:吴雯倩


logo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