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残疾女生四年后,同班超三成男生娶了女同学

凤网 2022-05-12 阅读数 46691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首席记者 谭里和 实习记者 雷昊 王芳

帮助他人究竟会发生多美妙的事?

长沙理工大学一个文学班因共同帮助残疾女同学齐文英,最终有三分之一的同学相识相恋相爱并走进婚姻殿堂;几年后,因为帮助,美好的姻缘又发生在齐文英自己身上;更有意思的是,齐文英研究生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允许她在工作期间去做公益、帮助别人的工作,10年坚守下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虽然是第一次主持,齐文英毫不怯场。)

轮椅上首次登台的主持人火了

每年5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是全国助残日,在二级肢体残疾人齐文英的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个特殊日子来临之前被“关怀”的对象,这一次,齐文英将更加受到关注,她成为了一场特殊演唱会的主持人。

“说这场演唱会特殊,是因为这次表演的9个节目中,有7个是由有心智障碍、唐氏综合征或者自闭症孩子完成的。”5月7日下午3点,在逼仄的办公区里,高度近视的齐文英镜片和电脑屏幕贴得很近,她一边修改台词一边对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说。

还有5个小时,演唱会就要在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小剧场开始了,在接下来的5个小时里,齐文英要把所有串讲的台词定下来,然后搭公交车去现场排练。最考验她的,是停车场去剧场那长长的环形坡道,每次她都是“望坡”发愁,不过,想起爬上坡就能看到那一群天真纯洁的孩子,齐文英便会抡起双拐、甩开残疾的双腿往上蹭。

齐文英是第一次主持节目,彩排时就紧张了起来,但身边的人鼓励她:这台晚会的效果如何,就看你这个主持人怎么在舞台上掌控节奏了。晚上10点,演出结束,许多观众奔向舞台要求跟齐文英合影,并向她竖起大拇指。很多观众加她微信,要对她在节目里提到的残障孩子进行帮助。齐文英知道,这些善意,将会变成一束束光,照亮这些孩子前行的路,正如很多年前的她自己一样。

齐文英的一双腿是3岁时高烧“烧”坏的,懂事后,她才知道,自己患的是小儿麻痹症,终身要和拐杖或轮椅相伴。

“小时候我就知道,我走路追不上别人,但努力读书,一定可以赶上甚至超越他们。”齐文英说。

13岁那年,父母带着齐文英从湘潭农村老家到长沙看腿疾,病没看好,但长沙霓虹灯下的繁华,震撼了这位残疾少女。

7年后,20岁的齐文英考上长沙理工大学文法学院现代汉语言文学专业。在这里,齐文英被一束束光温暖着。

“学院领导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帮我联系爱心单位,资助了我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齐文英说。

更让齐文英充满感激的是,她所在班上的35个同学,主动分成7个公益小组,每天派出一个小组,推着她去上课,照顾她的生活。这一坚守,就是整整四年。

“非常有意思的是,善良真的是个巨大的磁场,我们班上21个女生,14个男生,最后牵手走进婚姻殿堂的,就有5对,占了三分之一。”齐文英说,“有个同学跟我说,因为照顾我,让他们彼此认定对方是善良的、有责任感的人,是三观一致的人。”

巧合的是,相同的缘分,接下来也发生在齐文英身上。


爱上叫“王玉晴”的男生

2009年,齐文英考上长沙理工大学古代文学专业研究生。

研究生相对于本科生,生活和学习上更分散,但在团支部书记的倡议组织下,照顾齐文英的公益小组仍然没有缺席。

“人员不像以前一样固定,就像一个机动小组,谁有时间谁参与,但会保证每天有公益小组帮助我。”齐文英说。

在这个充满关怀的机动公益小组中,齐文英发现了一个“常驻”名字——王玉晴,但接连几天,齐文英发现来帮助她的都是男生。

有一天,团支部书记带着一个男孩来推她去上课,齐文英忍不住问:“你不是每天都安排了一个叫王玉晴的女生来帮我吗?怎么我没见过这个女生呢?”

团支部书记一听笑了:“这几天推你的,不就是王玉晴吗?”

齐文英扭头,看到身后推着自己的1.8米高的清瘦男孩,脸倏地一下变得通红。因为名字造成的误会,齐文英和王玉晴的交流多了起来。

王玉晴跟其他帮助齐文英的同学不一样,他不但接送她上下课,还会用轮椅推着她散步,甚至推着她去看她喜欢的电影。

慢慢地,齐文英发现,王玉晴成了她的“专职守护者”。

2009年11月11日,光棍节,这个真诚得有些憨直的山东男孩向齐文英发出了邀请,一起告别单身!

齐文英在当时的日记里记录了面对突然而来的爱情的感受:“我出生拿到的就是一手烂牌,从来就不怕输,也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输。但面对爱情,我却害怕输!于是,我在接受他的同时,也和他约法三章,先秘密相处三个月,合适就接受,不合适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没想到的是,仅仅半个月,他就向周围的老师和同学公开了我们的关系。”

齐文英和王玉晴的爱情,几乎少有人看好,齐文英自己都很不自信,但这个山东大男孩的坦诚和勇敢感染了她。同在一个校园,不善用言辞表达感情的王玉晴会给齐文英写信鼓励:“或许很多人会不理解我们的爱,但和你在一起,我是认真的、快乐的。希望你像面对你多舛的人生一样,勇敢地面对我们的爱情。”

这一年寒假,得知齐文英要去北京治腿,王玉晴放弃了回山东老家,陪着齐文英去了北京。

“他在医院精心照顾我20多天,然后又护送我一路回到湘潭老家。”齐文英说,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让她完全相信了爱情,彻底接受了这个山东男孩。


张海迪对她说过的那句话

(看到电梯里的照片对齐文英来说就是一种鼓励。)

 “很多人说,每个残疾人身上都压着三座大山——求学、恋爱和工作,推翻了这三座大山,他就站起来了。”齐文英说。

2011年下半年,研究生毕业临近,有着高学历的齐文英在就业这座大山面前犯愁了。在投递简历多次被拒后,齐文英接到了湖南省残联一位工作人员的电话:“湖南安邦制药公司需要一个会写文案的残疾大学生,你可以去试试。”

通过了解,齐文英知道,这家在湖南有一定知名度的制药公司,残障员工占了1/3。更吸引她的,是这家公司刚成立不久的“学习张海迪小组”,这个小组的很多成员,是公司的残疾员工,他们有一个“特权”,就是可以利用工作的时间去做公益。

“很多人也许不太明白,作为一个身体有残疾的人,为什么还要去做公益,其实这就是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齐文英说,“我们就是要让身体有残疾的人,通过力所能及的力量,去帮助他人,证明自己也能发光发热。”

齐文英的自信,就是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渐渐强大的。

2013年,还在哺乳期的齐文英接到一个女孩的求助电话,男朋友在和她闹分手时,她检查出怀上了双胞胎,但男方分手的态度却很坚决。齐文英拄着拐杖找到男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打消了对方要分手的念头。

2013年5月,齐文英担任“学习张海迪小组”组长,她的工作,跟公益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保守一点统计,近十年来,我跟我的团队做了数百场公益宣讲,帮助了3000多名残障人士。”齐文英说。

就在今年4月中旬,上海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学习张海迪小组”148名成员加班加点,把最新生产的一批抗疫药品,捐给了上海。

“这十年来,能够把工作当公益去做,是我感到最幸福的一件事。我想,这也是我对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最好的回报。”齐文英感慨。

位于长沙市开福区芙蓉中路一段的一栋六层办公楼的电梯里,挂着张海迪跟齐文英握手的照片,齐文英指着照片说:“照片上的那一幕虽然已过去9年,但每次去上班,走到电梯里看到照片都会想起海迪阿姨对我说的一句话,‘就像你的名字一样,做一个有文化的英雄’。”

“我肯定成不了英雄,但我会用我的努力和付出,将来给孩子树立一个好榜样。”说完这句话,已经是两个孩子妈妈的齐文英拄着双拐走出了电梯。


编辑:俏俏

审核:吴雯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