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人有一千个不伤心的理由

2022-01-14 阅读数 20036

文/米柯

长沙已连续14年获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近年来都在以现代网红都市的形象冲击着大家的视野,成为全国网友的打卡圣地。

作为一个湘北人,我已在长沙学习、工作、生活30年了,不仅早已融入长沙人的生活,而且会说一口比较地道的长沙话,由我来策一策长沙人,既可以逗得你笑眯哒的,也可以嚇得你一滚。
 今天我不说长沙人“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精英文化,也不说天南海北奔涌而来的新口子长沙人,只说一说代代相传于市井中的长沙本地人,他们才是最能体现这个古老又现代的城市气质的基本盘。
 在这个山、水、洲、城融为一体的魅力都市,长沙人以其独特、复杂的个性而蜚声海内。长沙人热情似火,甘冽如酒,怀旷世温柔,至死方休,其中最主流的特质便是:长沙人总能发掘到自身的价值,品尝到生活的滋味,寻找到快乐的源泉。 长沙人有一千个不伤心的理由。

长沙人是吃魔

犯我长沙人味蕾者,虽远必煮之。 用吃货这个流行语来形容长沙人已经out了,我们早已到了万物不为我所有、万物皆为我所呷的境界,只能适应于吃魔这个顶级称号了。 湘菜美食剁椒鱼头、辣椒炒肉、小龙虾、臭豆腐的名声在外,在这里不过是平常的开胃小菜,长沙人的饮食已经进入了开放包容、兼收并蓄的新时代,而且在疯狂地打造人类饮食共同体。

长沙人既享受川菜火锅的麻辣刺激,又回味粤菜烧腊的醇厚悠长;既大刀阔斧地进行东北乱炖,又细嚼慢品淮扬菜的精致鲜香;既简单粗放在兰州拉面、沙县小吃和羊肉串里,又纵情着海鲜大餐、米其林餐厅的豪气干云;既在洋餐饮肯德基、麦当劳里找到短暂的快感,又在本土超级饮食品牌文和友、茶颜悦色和网红店中苦等着曼妙的时光。 

一年到头,一天到晚,长沙人不是在大快朵颐,就是在去大快朵颐的路上。当北方人像一群狼走在深夜无垠的旷野中时,长沙的满哥妹陀依然沉醉在流光溢彩、车水马龙的街头,一边宵夜还一边打电话招人:今天冒克(没去)冬瓜山、冒克坡子街、冒克四方坪,今天在南门口呷口味虾,你来啵? 多年来全国流行这么一句话,四川人不怕辣,贵州人辣不怕,湖南人怕不辣,其实只能算是老黄历了。长沙人作为湖南人吃辣的代表,早已进入的新时代,辣椒制品多多如生辣椒、干辣椒、剁辣椒、醤辣椒、白辣椒、泡辣椒、油辣椒......菜品加工方法多多如炒辣椒、煎辣椒、烤辣椒、擂辣椒、蒸辣椒、烧辣椒、炸辣椒、腌辣椒..... 集人类辣椒饮食艺术之大成者,唯长沙人也。

前些日子一位长沙满哥吃出了一条爆炸性新闻,他几次到一家海鲜自助餐厅消费,每次至少要吃3斤多猪蹄、7、8斤虾,而且要把一大盘羊肉串一扫而光,终于把餐厅老板吃得痛不欲生,结果惨遭拉黑。 出来混总是要吃的,长沙人认为吃多了伤胃,吃少了伤心。长沙人有了好吃的就找不到伤心的理由,呼朋唤友,推杯换盏,豪吃海喝,载舞载歌:你好快乐,我好快乐,快乐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快乐就是嘴巴里塞满东西。 

长沙人玩得傲

 长沙人的身上隐现着历史文化血脉的贲张,彰显着世俗生活的快乐喧嚣,充溢着与生俱来的娱乐精神,出名的爱玩而且玩得傲。 马栏山是娱乐明星们的朝圣之地,在追星族们满世界追着各路明星跑的时候,长沙的大少爷、大小姐们正等着十八线至一线的明星们争先恐后拜码头,“超级女声”都来炼了,“我是歌手”都来唱了,“乘风破浪的姐姐”都来浪了,“披荆斩棘的哥哥”都来耍了——一句话,你们再牛也得到长沙陪我们玩。

玩乐的真谛是既要看玩什么,更要看和谁一起玩,长沙人就深得其味。长沙是一个多情而激荡的城市,“湘女多情”背后的语境是无情岂有长沙汉,喜欢一起玩一起驮腿的少男少女们宵夜、泡吧、唱歌.....岳麓山上、橘子洲边、湘江河畔,长沙的姑娘美如湘江水,长沙的少年壮如大竹竿,妹陀们坐在奔驰宝马上是笑,坐在自行车上也是笑,一块臭豆腐也能吃出海参鲍鱼的感觉和幸福。

作为国粹的麻将也在长沙玩出了特色,得到了创新发展,只见街头巷尾铺天盖地的社区麻将室里,长沙麻友正玩着一种升级版的转转麻将,4人上阵,1至2人替补接位,室内的麻坛人才可以随时流动,保持5至6人即上即下、轮番对敌的格局。老手们不会在桌上死耗,手风顺时宜将剩勇追穷寇,手风差时则马上报道敌人宵遁,老子洗个脚或者唱个歌再来,可谓张弛有度,进退有据,长沙人的好玩与灵泛在打麻将上也可见一斑。

这里把好朋友叫做“玩得好的”,因为没有在一起志同道合、昏天黑地玩过怎么能叫好朋友呢? 北有三里屯,南有解放西,晚风吹拂一路繁华,香车美人穿梭流连,泡吧的红男绿女夜夜笙歌,嗨到天际。 人在岸上走,鱼在水中游,长沙庞大的钓友群一直战斗在周边的江河湖库,无论春夏与秋冬。

 冬季到台北去看雨,四季在长沙来洗脚。懂得享受的长沙人不会亏待自己,包括自己的脚,街头巷尾密密麻麻的店子天天人来客往,这正是:无边的客单萧萧下,不尽的光脚滚滚来。 长沙城里歌厅如麻,歌手如云,当年轻人在KTV纵情rap的时候,一位老嗲嗲也可能在社区歌厅演绎《四渡赤水》,一晚连唱2次等于是八渡赤水出奇兵了。 世上无难事,只怕爱玩人,不知伤心为何物的长沙人偶尔会来上一句通俗的宣言:人生苦短,玩死耶卵。或者拽上一句文绉绉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沙花。 长沙人的岁月从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天天何止潇洒走一回。 

长沙人蛮拽味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长沙精英阶层的底气与神气,早已映射在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大门的这副对联上,长沙普通人的自信与拽味闪烁在街头巷尾的人间烟火中。

“天上的事晓得一半,地上的事全晓得”,长沙里手的调子高而且蛮屌。世界很大,冒得钱去看看,世界很大,我坐在屋里就看得清白,哪怕你年纪比我大,钞票比我多,地位比我高,我还是要说:“我告诉你咯”,“你晓得啵”,“你听我的咯”。 洒脱的长沙人平时喜欢拉拉扯扯,吃吃喝喝,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碰上天大的事也会有点漫不经心,即使炒股遇上了三个跌停版,照样打牌、嗨歌、喝酒,明天借钱也要补个重仓,如果疫情缓解没有强制措施又打了疫苗,照样打牌、嗨歌、喝酒,还认得么子德尔塔、奥密克戎,这叫要死卵朝天,不死变神仙。

北方太冷,南方太热,长沙居中国之中,人杰地灵,宜居宜室,灼灼其华。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多少年来长沙人既放眼于世界又钟情于本土,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地域优越感,对于外省和本省外地来的人士,不经意间经常以“乡里鳖”称之,虽然并无地域歧视之意,但骨子里的那种自信乃至自负溢于言表。

长沙人处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傲气十足,海式聊天,有时笑笑人家,有时让人家笑笑,有时策策人家,有时让人家策策,都是无伤大雅,乐在其中。你在外面喝醉摔了一跤,脸上留下一点印记,有个家伙就来策了:你要是不请客,老子就跟你堂客讲,你脸上是“画胡子”(小三)昨天咬的。当然你也可以反戈一击,看他长得瘦一点,就开策道:猴子鳖你再宝里宝气,老子把你赶回动物园克。 有一个充分体现长沙人特质的话题不好回避,即有些人在出口成章的同时也拽味地出口成“鳖”,这里的“鳖”大概是指“......的人”。有以地域来分的,长沙人自称长沙鳖,当然也喜欢喊别人做湘潭鳖、岳阳鳖、常德鳖等等;有以人名来分的,张三鳖李四鳖王五鳖赵六鳖声声入耳;有以职业来分的,直呼别人为警察鳖、剃头鳖,保安鳖,乡里鳖等等;有以其他个人特征来分的,长得胖的就叫胖子鳖,长得矮的叫矮子鳖,长得瘦的叫猴子鳖,脚跛的叫跛子鳖,戴眼镜的便叫眼镜鳖。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文明社会的粗口同样是一种生活的调味剂,与人的文化层次没有太多的关系,长沙人并不觉得把别人喊成什么什么鳖有多粗俗可笑,而是生活化语言的形象、生动与拽味,可以调节情绪,避免伤心。

试想一下,一个社区麻将室里几十位麻友激战正酣,只听老板突然大喊一声:眼镜鳖,你的钱掉地上啦!于是好几位戴眼镜的人齐刷刷钻到桌子下找钱,那又是一种多么有趣的场景。

长沙人永远相信即使失去一切,还有未来存在,哪怕人生荆棘遍地,也要一路生花。 

长沙人好硬扎

长沙,曾经的荆蛮之地,千百年来养成了敢想敢干的侠义之风,长沙人胸中的那团火敢把日月都点燃。 都说长沙人有一种“骡子精神”,在困境危局中不绊矮,敢顿兜,好硬扎,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讲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颇具草原上“平头哥”蜜獾的血性风采。 汉室蒙难、生灵涂炭的东汉末年,篡权的董卓实力强大,睥睨天下。在其他诸侯还在瞻前顾后时,长沙太守孙坚不畏强暴,率先勤王,领长沙子弟起兵讨伐,留下了一段“长沙子弟最先来”的英雄史话。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不仅经常在攻城略地时予取予求,还让不少抗日部队畏敌如虎,却在扎硬寨、打死战的长沙军民面前栽了跟头,打得血湖血海的四次长沙会战再一次证明了这座铁血城市的荣光。

最犟最硬扎的还是长沙浏阳伢子谭嗣同。他们几个哥们搞维新变法,见势不妙时康有为等撒丫子就跑了,他却主动留下来慷慨赴死,临刑前一点都不伤心还留下一首绝命诗: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殊不知另外那座昆仑——老康更不伤心,因为他早已在欧洲吃上西餐,讨上小老婆了。 无论大是大非面前还是世俗生活当中,长沙人的血性内核往往也是一脉相承的。 街头干架在长沙不算太少但并不容易碰到,因为这种战斗通常没有多少前戏时间,而且总是暴风骤雨,速战速决。冲突一起,双方先是嘴巴上斗狠:你要何解咯?你又要何解咯?接下来便以恶劣的语言去问候对方的母亲,于是战火瞬间燃起,双方你来我往,拳打脚踢,因为功夫片看得多,什么三脚猫的传武、西洋拳、跆拳道都可能用上,占了上风的扬长而去,吃了亏的嘴巴依然高调:有狠你莫走! 
架可以打不赢,对手可以斗不过,就是不能让自己伤心。 前几天我亲眼看到一个街头的纠纷,一位开着奔驰的老板想把车停在路边,仅有的车位让一辆电单车临时占住了,于是毫不客气地猛按喇叭,没想到电单车上的满哥硬扎得很,对着奔驰车主破口大骂:你这个杂种不带爱像啰,老子一刀砍死你!说完就假装在单车尾的小箱子里翻找家伙什,一下子把对方吓得面无人色,开车便溜,连奔驰车豪华的屁股看上去都是灰溜溜的。 是不是有点世界颠倒的感觉?这就是长沙,单车哥做得虽然有点过分,但我命由我不由天,单车哥可以秒杀奔驰哥,应该让那些喜欢屈服于权力和财富的人感到汗颜和伤心。

伤心是弱者的名片,自信、洒脱、血性的长沙人永远要做自己故事里的英雄,总能找到一千个不伤心的理由。 

无论是在可笑还是可爱可敬的时候,长沙人都是精神上人格上的人间星火。

湖南人人气最可用,长沙人人气最可为。 

愿长沙人开心。


来源:米柯一声笑

编辑:菜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