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失联村,记者竟三进三出!

凤网 2024-07-09 阅读数 13750

6月18日至7月1日,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遭遇自有气象记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强度最大、雨量最多的一次汛情。因山体多处滑坡,三市镇淡江村成为最后一个“失联村”。

湖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王尧给中国记协微信编辑部“我在现场”栏目来稿,讲述他们三次挺进“失联村”的故事。

我在现场|这个失联村,记者竟三进三出!

本文作者:王尧

6月18日至7月1日,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遭遇自有气象记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强度最大、雨量最多的一次汛情。

7月1日晚,平江县启动防汛Ⅰ级应急响应。我和摄像唐凯、司机黎先平三人收到消息后马上奔赴平江,跟随武警官兵连夜前往受灾严重的三市镇报道抢险救援情况。

7月2日,得知三市镇淡江村因山体多处滑坡,成为最后一个无法取得联系的村庄。顾不得休整,我们跟随救援力量徒步挺进这个“失联村”。

2.png

7月1日晚,记者王尧、唐凯连夜拍摄武警进村救援。

(一)

越靠近淡江村,周围的情况越复杂。农田被淹、路面“悬空”、碎石树枝遍布。在距村庄还有三公里时,一处山体滑坡彻底截断了道路,手机信号全无。此时我们才意识到,我们也“失联”了。

一边是湍急的洪水,一边是随时可能再次塌方的大山,进还是不进?

没有犹豫,我们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翻过滑坡,向淡江村继续进发。

3.png

王尧翻越山体滑坡路段。

眼前的场景超乎大家想象:短短三四百米,大的滑坡就有四五处,泥土裹挟着石块和树木横亘在路上。垮塌处,已经吸满水的土层还在不断向外淌水。

我们不由得担心起村里的情况,默默加快了脚步。

(二)

经过长时间跋涉,翻越一处又一处的滑坡、断路,我们终于进入村庄外围。放眼望去,不少房屋倒塌,大片农田被毁,河道两旁的竹子、树木成片倾倒,水痕一直延伸到周边房屋的一楼顶部。

见有人来,村民们非常激动。我们赶紧上前询问情况,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什么都没有了,房子都塌了”“猪都被冲走了”“连吃饭的碗都没有了”……村民们的话,让我们既震惊又心疼。

当问到是否有人员伤亡时,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没有。”

我们松了口气。

掌握了基本情况,此时,距离《午间新闻》播出时间已经越来越近,我们想着要把这些情况赶紧传回台里。但村里完全没有信号,该怎么办?我跟唐凯商量,赶紧走出去!

4.png

唐凯驾驶摩托车紧急传输素材。

我们急忙踏上了返程的路。唐凯找到一户村民借了辆摩托车,我们就这样一路寻找信号,但5G设备却始终达不到信号传输要求。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直到节目开播,仍然无法传回。我们心一横:不传了,再回村找人物、挖故事去!

(三)

我们再次徒步进村。

一路上我在想:村民的基本生活如何保障?如何与外界取得联系?是否还有被困村民失联?

我们接连找到了因家里地势高没有被淹,自发给受灾村民做饭的徐常清;自家房屋被冲垮,却一直在确认其他家是否安全的老党员吴建军。

5.png

王尧、唐凯徒步进入淡江村,路面损毁严重。

在村部,我们正巧遇到了刚从上游片组返回的村支书朱颖达,他正忙着联系医护人员上去救治受困群众,我们跟了上去。

汛情以来,他和村干部相互配合,通知群众转移,全村没有一人伤亡。因为道路冲毁,上游片组的人无法下来,但有些老人亟需用药,我们跟着他一路走、一路送药。

当走到最后一户群众家时,原本的田埂路已被完全冲断,只留下裸露的山石。朱颖达带着大家翻下断壁、越过河床,进入最后一户村民家中。看到有人来,五保户周保民激动地哭了起来。医护人员赶紧一边安抚、一边检查,抓紧时间为他治疗,过了一会儿,老人的情况逐渐稳定。这时,一直紧绷的朱颖达才露出一丝久违的笑容。

6.png

王尧跟随救援队爬上被冲毁路面。

经过武警官兵和村外工程人员的双向抢修,淡江村通往外界的道路当天下午被打通。返程途中,我们把所见所闻整理成稿,也把村里的情况反映给了有关部门。很快,省红十字会就有了回应,他们筹集的物资正在调度,特别是村民急需的食物、被褥等生活物资将会连夜运抵平江。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感到无比振奋,第二天一早,我们又跟随省红十字会人员,再次进村,记录下了物资运抵的重要时刻。

第三次进村,感觉确实不同:我们已经可以直接开车到村里,通往村支部的路上,垮塌的地方已被清理干净,许多乡亲仍在忙碌地清理淤泥,大伙儿脸上那种迫切的求助感不见了——一切显得相对从容。

最后一个村、最后一户人,一个也不能少。一路走来,我们记录下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一幕幕感人的画面,已经累得说不出话。

村支书朱颖达的一句话深深打动着我。他说:虽然我们淡江村灾情很重,但是我们有信心重建家园!


来源:中国记协微信(ID:zgjxacja)

编辑:罗雅洁

审核:吴雯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