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又温暖!我在邵阳做电话流调

凤网 2022-05-01 阅读数 45293    赞 1

文/安化县疾控中心  王宏宇

 4月18日,湖南邵阳发生疫情。4月20日,安化县疾控中心接到益阳市疫情防控指挥部通知,火速赶赴邵阳支援流调。电话流调是流行病学调查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流调工作队的一员,在邵阳8天,我拨打流调电话无数。几天来,我感触良多,记录几件小事,感谢广大民众理解疾控人,支持流调工作。  


这天,电话接通,我说:“您好!我是邵阳市疾控中心流调组,请问您是杨女士吗?”对方:“是的,请问有什么事?”我:“请问您是否在某日某时到过某理发店?”对方:“是的,我大概在里面呆了约一个小时”。我:“有个新冠肺炎病例在同时间段曾到过该理发店,且没戴口罩,您被判定为密接。我需要了解您某日至某日的行动轨迹,请您告知。”一会,有人申请加微信好友,行动轨迹也随即发来,还附消费记录。一看,她的银行卡活期余额超我一年工资。心想:万一我是个假的流调人员,她就不担心财产受损?又想:这也许就是老百姓对流调工作人员的信任吧!因为有了他们的信任,我们的流调工作才会这么顺利进行。

为查找病例黄某的密接者,我调出其在某段时间内的支付记录,共38单。于是,拨打一收款人的电话:“您好!我是......”对方:“告诉我你的工号!”我:”对不起,我是从外地抽调过来支援流调的,只有一张工作证,我可以将工作证发给你,也可以通过视频请您看我现在的工作现场。”对方:“没有工号就不要和我谈!”我无奈地喝口水,拿起电话准备重拨,再细看交易单,发现交易时间在病例作为密接被隔离一小时后,顿时放心,不用再拨打电话了。后得知此人乃病例之女,其母因隐瞒行动轨迹被立案侦查。心想:也许是其母的事情影响了心情吧,心中释然,理解了她的“较劲”。

某日做风险人员调查,打一70岁老人电话(密接者,正在酒店隔离)。老人自述有糖尿病,药已告罄,烟也快抽完,不知哪里能买到药和烟。电话那头是满满的无助。我嘱其注意身体,并答应尽量帮忙解决问题。翌日上午,老人的事情得到解决,他打电话过来,连说了五声谢谢。我瞬时热泪盈眶,本就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却得到一位古稀老人的如此感谢。有这些朴实老百姓的理解与支持,我们疾控人苦点累点都是值得的。

疫情面前,疾控人不犹豫不徘徊,他们用自己的踏实与专业构筑起一道坚实的防疫屏障。祝疫情散去,人间安宁。





编辑:罗雅洁

审核:吴雯倩


logo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