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丨荷塘清色

凤网 2023-11-16 阅读数 5517

文/吕秀珍

早晨,我一个人来到荷塘边。下了一天一夜的雨,风有点凉,一切都静悄悄的。天依旧阴着,荷叶的颜色尚不明亮。雾淡淡的,东岸的柳树、横跨南北两岸的栈桥、湖心岛上的凉亭和假山,隐在其中,仿佛幻觉。  

荷塘西畔,柳丝下空荡荡的排椅,让我想起四年前的晚秋。那天上午,我带学生到这里游览,忽然被悠扬的笛声吸引。那是一位老人,面向荷塘,腰肢挺拔,吹奏的姿势没有一点老态。他吹的是《九儿》,低沉哀婉的音乐被笛音一点点提亮,深情、高亢、辽阔,令人想到秋天齐鲁大地上大片熟透的红高粱。

我悄悄掏出手机,将镜头对准了他,然后缓缓地转向柳丝掩映下的荷塘,想录下这晚秋的声色之美。那天,天晴得出奇,枯荷在阳光下呈现出动人心魄的灿烂与辉煌。吹笛人倾情演绎,让蓝天、白云、栈桥、凉亭、假山、游人……与荷塘有机地融为一体,成了记忆里最美的颜色。

我站了一会儿才沿着鹅卵石小路往东走。不远处,游人领着孩子从大路上经过,发现新大陆似的来这里盘桓,感叹地跟孩子说花儿过去了。

鹅卵石小路上有一团新鲜的水草,里面有一粒黑乎乎的豆状物。我好奇地弯下腰去,把它捡起来,弄去上面的水草和污泥,发现它是一枚莲子,深咖啡色,闪着木质柔和的光泽。

我如获至宝,赶紧掏湿巾把它擦干净,无意间一扭头,发现左侧茂密的芦苇和荷叶下面,一只半大青蛙正背对着我。我喜出望外,在这个季节能看到正在成长的幼蛙,很是难得。我打开手机,尽可能地伸长手臂,将镜头对准它。仿佛知道我没有恶意,它瞪着两只饱满的大眼睛一动不动,仿佛随时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猎物。

在离栈桥不远的荷叶底下,一只手掌大小、毛茸茸的浅灰色幼鸟,游进了我的视野。我有些吃惊,这里是市中心的公园,每天人来人往,它不害怕吗?

它看到我,并不逃走,而是躲到荷叶的后面,继续啄食水面上的食物,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不一会儿,又出来一只,它们自顾自地觅食,可爱极了。我下意识地寻找它们的妈妈,竟然真的在层层叠叠的荷叶下面,看到了一只成年鸟。黑黑的身子,翅膀上长着白羽毛,红红的尖端有一点雪白的喙……竟然是黑水鸡!这种警觉性极强、可望而不可即的水鸟,竟在近在咫尺的地方觅食!我微笑着,靠在栈桥的栏杆上看它们,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只、两只、三只、四只……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啄啄这片荷叶,叩叩那根莲蓬,就像一个个音符,使整个池塘活了起来。一只绿蜻蜓飞来,一只蓝色的豆娘停在翠绿的嫩叶上,鱼儿游荡让湖面上涟漪此起彼伏,一两只青蛙“扑通!”“扑通!”跳入水中……

风仿佛觉得还不够,吹得荷叶彼此摩擦,莲蓬与荷叶碰撞,莲子在莲蓬里突围……天籁盈耳,让人的心如秋水微澜,轻轻荡漾。

云开日出,阳光把荷叶锻打得像金花一样灿烂,金色的波浪此起彼伏地涌向对岸,又不由分说地涌向我。分不清谁在弹奏谁,荷塘是如此的有声有色,溅起的浪花,让我的心也染上了金黄。


编辑:鸢尾蝶

二审:吴雯倩

三审:陈寒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