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丨喜妞

凤网 2024-02-29 阅读数 43186

文/谢永华

喜妞不但是个人名,还是一个化妆品品牌名。喜妞是我的堂弟嫂,清秀的脸庞,一双睿智的眼睛,长而翘的眼睫毛,很是令人印象深刻。她和老公在广西开了三个门店,专门经营美妆用品和饰品。

去年夏天时,她来长沙玩,我和她约了夜宵。夜宵地点在某酒吧的顶楼。烧烤和美酒的香味,让燥热的夏天更加充满激情。环视四周,年轻男女把青春的激情,以及夏天的燥热,一并融化在酒里,不但豪爽地大口喝酒,有的甚至还大声地唱起歌来,旁边的人跟着节拍热烈地鼓掌。

我们的位置正好在这些年轻人的旁边,感受着他们的激情,忍不住唱起歌来。我喊了一个朋友,堂弟嫂则带了一个闺蜜,我们四人要了一箱啤酒、两瓶洋酒、两大盘烧烤。

堂弟嫂不愧是美妆老板娘,本来就精致的五官,再加上浓淡相宜的妆容,整个人显得特别有气质。她不断招呼我和朋友吃东西,洋酒也是一个劲地往我们酒杯里倒,好像我们是喝酒高手。其实喝了不到三杯,我脸上就开始飞起红霞。

由于身处高楼,长沙的夜景一览无余。我从来不知道长沙的夜景竟有这么美,五彩斑斓的灯光,在高高低低的楼房上闪烁,就像满天的繁星突然来到人间,在和黑夜里的人类对话。我问堂弟嫂,来这里是否有生意上的事,她说没有,只是纯粹出来解个压。堂弟嫂的酒量不错,一杯杯洋酒下去,丝毫没有醉意。酒吧的洋酒贵,喝的这两瓶足以抵得上我半年工资。堂弟嫂要叫第三瓶时,我竭力阻止。堂弟嫂说,既然来了,就要让自己开心。

烧烤就酒,越喝越有。堂弟嫂很开心,话也多了起来。她说她以前在亲戚的化妆品厂做事,工作虽然辛苦,但是也学到很多知识,积累了很多经验。亲戚对她非常信任。他们厂的原材料,大多是派她到法国巴黎进的。后来认识我堂弟,他们自己开店,亲戚对她很关照。创业之初,她什么都要亲力亲为,既要守店又要送货,有时忙到很晚才吃饭,甚至一天只吃一顿也是常有的事,辛苦是可想而知的。后来生意渐渐好转,门面不断扩大,她忙着培训新员工,不是在变美的路上,就是在思考变美的问题,总之,为了这个“美”字努力奋斗。

这夜,我做个忠实的倾听者,听堂弟嫂讲她的创业故事,听繁星和人类对话。在我看来,每个人生来就是一团毛线,有人能把它完美地编织成各种艺术品,让自己的生命更加丰盈、自在。有人却把它弄得一团糟,扯不断、理还乱,整日在抱怨中度过。很显然,堂弟嫂属于前者。


编辑:鸢尾蝶

二审:唐天喜

三审:邓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