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丨雨日黄桑

凤网 2024-03-21 阅读数 44745

文/肖琼

黄桑与其说是诗,不如说是画。空山新雨后,高速两边青山隐隐,时有云雾缭绕于山腰,而有时突然车拐个弯,黄绿相间的稻海和青山就汹涌涌来,驶近了看,这色块的魔方便换成一垄一垄特别规整的线条,然后又倏忽聚拢,形成了浓郁的黄绿相间的海潮奔涌向车后。田野间间或有一棵树,阳光打在叶子上,灿灿的,有着遗世独立的韵致,亦有着蓬勃的生命力。

那是一个雨日,雨时游黄桑,一路两边蒙蒙的雾气中浅淡的绿色与青色,正如低饱和度的画作,有着国画写意之韵。绥宁的长苞铁杉林群落,坐落在源头山的铁杉群落,听说有38株铁杉,树干挺拔相拥、树根交错,枝、干、根互成连理的景观,世上罕见。山陡路滑,同行一起四个女士冒雨爬山,爬了四十分钟,我已经汗湿重衣。感冒未愈,想到雨天带着相机也没法拍摄,亦没法赏景,便不再勉强自己,自行下山休息。后来听闺蜜们说那些古木参天,两人合抱都抱不拢,又不免有些可惜未能一见。

但我也是不遗憾的,铁杉林脚下有个小村落,稀落的几座民居和民宿旅馆,都是木头搭建而成。篱笆围着的菜地里青翠的蔬菜正在拔节生长,几只小鸡缩在屋檐下避雨。雨打在青翠的树叶上,淅淅沥沥的,远山腾起一片蒙蒙的水雾,黛色青山在迷雾中成了淡墨的水彩,渐渐地连这黛色都不分明起来,只看得到近处黎色的房舍和旅馆。房子都建得很有特色,木头的,两三层,窗户上雕刻着窗花,古朴雅致。宽阔的院落里状似随意地放置着几截长满青苔的大木头,木头里边已经被虫子蛀空,便被别出心裁地填上了腐质叶和土,种上了兰花和别的不知名的绿植,成了别有风味的树桩盆景。

院落的上空悬挂着各种彩色的油纸伞,四周有木头的秋千架和天然原木色的木雕茶桌和长凳。有家民宿干脆在一棵千年古银杏树下做了一个可躺卧的秋千架。秋千架边是蜿蜒的溪流。虽时节不对,又逢雨天,我依然可以想象夏夜流萤飞舞的场景,入目当是幽蓝天幕,银河如倾,而耳畔凉风习习,溪流潺潺,当是无比美妙的。又或者是秋天,满树的银杏叶打着旋儿飘悠悠地飞下,坐在秋千架上,读一本书,品一杯香茗,一个人或者三两知己,没有案牍劳形之苦,没有职场倾轧人际纷争之累,只有青山绿水,白云苍狗,暖暖炊烟,怕不也是人间一散仙!

下雨没法坐,便沿着溪流漫步,寻了几颗野桃,兴冲冲地在水里洗净了吃,兴致竟也极好。很多人旅行,只为了看更多的风景,作为摄影爱好者,我便是恨不得拍尽天下好景的。但唯独此刻,没有相机,不用想着怎么构图,怎么取景,把自己放空,听着水声高高低低,雨打在树叶上簌簌的,水流过山石潺潺的,不由思念起远方的人,想这样的美景,竟然不能同享,真是遗憾。而我的心也如这清泉一样,终究要唱一首欢快的歌的,有时遇见,便是最美的缘分,哪怕不能共每个晨昏,共每处绝美的景。然我总是期待着的,有一天能有懂得的人一起同享,尽管,这期待往往是落空的。然此刻天地俱静,仿佛只有我一人,静到极处,便听到了自己的心和着水流在跳跃着,欢歌着,故此次出行遇雨,竟然也不寂寞和失望。


编辑:鸢尾蝶

二审:吴雯倩

三审:陈寒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