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搭档“磨课”:她们教农村父母与孩子大胆谈性

凤网 2024-07-11 阅读数 3640

文: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江昌法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对4911名农村儿童的调查问卷数据进行分析,结果显示,农村家庭性教育开展整体情况不佳,内容也大多局限于“青春期教育”和“防性侵教育”等。一部分父母认为孩子还小,不适合跟其谈防性侵的话题,小部分父母(全都是母亲)对孩子进行过性安全教育,但仅限于对孩子说过“出门要注意安全”“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跟陌生人走”等简单的警告语。同时,男童较女童更缺乏来自家庭的性教育。

另一项对农村中职生的调查显示,其性生理知识严重缺乏,仅有二成左右的受访学生知道婴儿是怎么诞生的,知道如何正确使用避孕套的学生远不足一成。

那么,农村家长们需要怎么样的家庭性教育?要用什么方式对孩子进行性教育?今年3月,“向阳花”行动启动,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张家界市心理学会副理事长龙星儒决心为农村家长量身定制一堂性教育课程。课堂效果如何?一起来看看。  


现状:农村家长羞于谈“性”

“什么是月经?”“你们对月经了解多少?”7月初,在一次送课下乡活动中,龙星儒一提到月经,许多女孩都害羞地低下了头。

“其实,月经是我们女性再正常不过的生理现象。”龙星儒后来了解到,还有的女生会因为来月经被同学取笑,甚至有些农村地区对月经有污名化现象。

“月经只是性教育的一部分,性教育的缺乏,在农村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在龙星儒看来,农村性教育的缺乏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许多家长对于性教育这方面比较保守,更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

“家庭教育是一个孩子接受教育的初始阶段,但大部分农村家长本人的性知识本身就不充足,多数是靠婚后的实践来填补。”龙星儒告诉记者,加上中国传统道德思想观念的影响根深蒂固,家长羞于谈“性”,遇到有关生殖器之类的沟通瞬间就强制性跳过。

除了家长的谈“性”色变,让龙星儒更忧心的,是近年来农村性侵女童现象的高发。

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与“女童保护”发布了《“女童保护”2023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分析报告》显示,2023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有202起,受害人数517人,年龄最小的不到1岁。

而与性侵案件高发相对应的,却是农村性教育的匮乏——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公布的《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显示,小学阶段,城乡之间加起来的性教育课程覆盖率尚不足10%,而乡村占据的比例仅有3.3%。

其实,很多家长也知道性教育的重要性,但他们无从下手。“孩子其实有性教育的需求,但他们不敢去问父母,父母也不敢教。”让龙星儒更忧心的是,即便孩子主动找到父母学习相关知识,家长也会搪塞应付,这样的教育环境没有给孩子一个合适的机会明白自己的身体构造和各种反应。

微信截图_20240711193805.png

磨课:女儿帮助同学避免“隔空猥亵”

在龙星儒磨课过程中,有一个特殊的搭档:女儿。

龙星儒说,女儿6岁时,她就带着孩子参加性教育夏令营,让孩子第一次全面学习了性教育,“喜欢什么,跟性别没有关系。女儿不喜欢穿裙子,我就尊重她,不让她穿裙子。学会尊重,也被我写进了课程中家长要掌握的科学性教育理念。”

后来,龙星儒开始在各大中小学上性教育课,女儿只要有时间,都会去参加龙星儒的课程,“我的性教育课,她几乎都听过,她班上的同学也很喜欢听她普及性方面的知识。”

今年3月,“向阳花”行动启动,龙星儒决心为农村家长量身定制一堂性教育课程。

于是,龙星儒和女儿成为形影不离的“母女搭档”。龙星儒修改课件,女儿跟着一起看,随时提出修改意见;龙星儒试讲,女儿就充当“观众”,反馈自己听课后的感受。

有一次,在课程设计中,有一个提问环节“电视中出现接吻镜头,家长怎么办”,让龙星儒犯了难,“我想知道一般的孩子会作何反应,但是苦于身边没有这样的样本”。

于是,女儿第二天在班上收集了孩子们的反馈,“其实,孩子比父母更敢直面性教育,反而是家长更紧张。”而发生在女儿身边的案例,也让龙星儒对性教育有了更深的思考。

女儿今年在读小学,她身边的同学小花,就差点被“隔空猥亵”。

有了手机后的小花,沉迷于游戏无法自拔。因为在玩游戏中交友不慎,小花被一位网友勒索,整个人都快抑郁了。小花的变化,被细心的女儿发现后,回家后第一时间告诉了龙星儒。

龙星儒把课程中预防孩子性侵犯的知识告诉女儿,女儿第一时间把潜在的风险告诉了小花,并让她删除了网友的联系方式,避免了一场“隔空猥亵”。

“我从女儿身上,了解了孩子们最真实的想法,不断完善我的课件,而且随着女儿不断长大,我对家庭性教育的理解,也随之进入到了对应的阶段。”龙星儒说。   


变化:家长把性教育融入生活

“是不是你和孩子的情感互动太少,孩子才通过网络去寻找慰藉?”“孩子发育到这个阶段,他(她)是不是在性认识上确实有需要?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在《谈“性”不色变——性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课程中,龙星儒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让家长们陷入了沉思。

“我会用生活中常见的与性问题有关的场景,来告诉家长如何把生活中的‘尴尬’场景转化为性教育的好时机,帮助家长把所学的知识落地运用到日常家庭教育中。”龙星儒告诉记者,“家长要讲究艺术,可通过日常陪伴、电影电视、性教育夏令营等形式平静自然地告诉孩子性知识,把性教育融入生活。”

龙星儒仍然记得第一次给家长们上性教育课的情景,家长们好奇又害羞,在放到一些身体部位的图片时也会笑,“但现在,我能感受到家长们的求知欲更强了”。最初的质疑声渐渐隐去,许多家长开始主动找到龙星儒告诉她孩子变懂事了,比如知道在妈妈月经期主动干活等。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课堂,收获真的非常大。我儿子现在上小学了,经常会问我一些性方面的问题,有时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一位家长分享了自己听课后的感受,“今天龙老师教的这些沟通方法,让我明白了很多。”

“其实性教育也是家庭教育里面的一个重要的内容。”龙星儒说,随着课程被送到更多的农村,越来越多的家长把性教育知识用起来,并运用在实际的家庭教育中去。

“这并非只是一堂课程,而是关系到孩子们的成长和未来。”龙星儒说,希望和家长们共同探索,为乡村地区的孩子们带去更健康、更平等、更尊重的性教育。



编辑:美伢

二审:吴雯倩

三审:陈寒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