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吸毒去世,公婆无人照顾!常德妹子竟决定…现任丈夫:从没遇过这样的女人

2020-06-03 阅读数 99122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视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炜

5月25日,连日的艳阳天后,常德市安乡县气温骤降。

这一天,47岁的胡春丽早早起床,将一叠衣物整理装袋后,又一次驱车前往10余公里外的安障乡安民垸社区。

山路多弯道,胡春丽却驾轻就熟,直奔大山深处。这条路她走了8年,远行的终点住着一位她牵挂的老人——王莲香。她是胡春丽已故前夫刘小军(化名)的母亲。

夫妻情分已断,胡春丽为何还要多年如一日地孝敬前夫家人?胡春丽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这一切都是为了兑现曾经的诺言。

如今,尽管胡春丽有了新的家庭,但她依旧恪守承诺:“我们两口子一起,帮助老人安享晚年。”

前夫去世,她决心替他尽孝

胡春丽和前夫刘小军的缘分,得从1997年说起。

那年,胡春丽经人介绍,与刘小军相识相恋。同年,两人领证结婚。婚后第一年,夫妻俩用凑来的10万元买了辆中巴车运营,之后开始了每天奔波在县城与乡镇两点一线的路途中。

在当年交通不便的小县城,跑车生意格外红火,“一天能赚上1000多元”。胡春丽和刘小军的日子越过越好,到了2000年儿子出生,两人的感情更是和睦。

然而,一场剧烈的变故,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

“从2001年起,他变得很反常。”胡春丽向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回忆,那时,刘小军经常吃完饭后就直奔厕所,并将门反锁,一待就是半小时。最让她不解的是,“每次我在门外叫他,他也不回应”。

直到有一天,胡春丽拿出事先备好的钥匙强行开门进去,眼前的一幕让她难以接受——刘小军竟然在吸毒!

夫妻因此大吵了几次,尽管刘小军多次承诺戒毒,可往往没过几天又会复吸。

一次次失望后,胡春丽于2004年与刘小军离婚。2005年,她远赴广州打工。接下来的6年里,她再也没见过刘小军,只是偷偷打听着对方的消息。

“得知他去了强制戒毒所,我真的很高兴。”胡春丽说,打工虽然赚得不多,月工资不到3000元钱,但她每月都会按时给刘小军寄去500元生活费。

可意想不到的是,刘小军还是没能戒掉毒瘾——2012年11月,年仅39岁的他因为吸毒过量去世了。

得此消息,胡春丽直奔车站,辗转一天一夜后,回到了安乡老家。刘小军的遗体被摆放在大堂中央,一旁,曾经的公公婆婆刘学文和王莲香因伤心过度瘫倒在地。

哭泣声飘荡在屋内,胡春丽走上前,将两位老人揽在怀里,“虽然我不再是你们的儿媳妇,但今后我就是你们的女儿……”

决心改嫁,丈夫得先过“老人关”

为了照顾两位老人,胡春丽辞掉了广州的工作,回到了老家。可就在这时,她被医院确诊患上了心脏病和支气管哮喘症。

“你上有老、下有小,一个人过日子太辛苦了,再找个人作伴吧。”亲朋好友多番劝说,胡春丽终于决定再组家庭,不过,她有个前提——只找安乡老家人,男方必须一起照顾前夫的父母。

家境一般且离异,还列出这些“条条框框”,一开始,大家很不理解胡春丽。直到刘国军的出现,才让这个家庭有了变化。

2013年7月,刘国军经人介绍认识了胡春丽。正当两人进一步接触时,胡春丽的一段话让他记在了心里。

“她告诉我,前夫的父母无人养老,如果我能接受跟她一起照顾老人,我们就继续发展,实在接受不了,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刘国军说,这么多年,他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女人。自己也曾经历过婚姻,深知善良是非常难得的。

思考许久后,刘国军答应了。

就这样,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只是要从“恋人”升级到“夫妻”,刘国军还得面临一个严峻考验——得到胡春丽前夫父母的认可与祝福。

2013年11月20日,是王莲香74岁的生日,也是刘国军第一次“上门见父母”的日子。

为了留下好印象,刘国军早早准备了生日蛋糕。

“刚走到门口,老爷子(指刘小军的父亲刘学文)就拉着我的手进了屋。”见刘国军有些拘束,刘学文主动缓解尴尬,和他开起了玩笑——“我们都姓刘,你和我儿子名字里还都有个‘军’字,如果你不嫌弃,以后我就叫你‘大崽’吧!”

“好!”刘国军满口答应。

“既然同意了,这里就是你的家,随意些。”听老人这么说,刘国军乐得连连点头。

刘学文见刘国军性格憨实,不由打趣着问:“那这个称呼,是不是也要变一下?”

刘国军立马改口,叫了声“爸”。

在和谐的氛围下,“面试成功”的刘国军与胡春丽结婚了。

掏空家底,为“前任公公”办丧事

谈及刘国军对前夫父母的照顾,胡春丽笑着说:“比对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好。”

在胡春丽的心里,丈夫刘国军是特别细心的人。“前几年,两位老人的身体还不错,能下田务农。我们夫妻只在每年的节假日开车回去看望,但他总会提前备好老人需要的物资,比如夏天买凉席、蚊帐、花露水,冬天带热水袋、手套和围巾。”

2017年正月初一,刘学文被安乡县人民医院诊断为肝癌晚期。住院期间,刘国军和胡春丽夫妇每天轮流为老人擦身、喂饭,连晚上都是躺在病房的折叠床上“随时待命”。

尽管悉心照顾了一个多月,但时年79岁的刘学文还是去世了。

为了让老人更体面地离开,刘国军和胡春丽夫妇当起了“孝子”“孝女”,还拿出积攒的35000元,用于举办丧礼。

而自从刘学文去世后,王莲香的身体也越来越差——高血压、骨质疏松、腰椎陈旧性病理性骨折、帕金森等病症接踵而来,双腿也渐渐乏力。

原本,胡春丽要把王莲香接到县城照顾,但在大山里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不愿离开。为了方便照应,她只能给王莲香买了部手机,让刘国军手把手地教老人使用。之后,他们每隔一两天就给老人打一次电话。

有一天,安乡县突降暴雨。胡春丽给王莲香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她立即与丈夫驾车前往安民垸社区,可老人家中空荡荡的。

“不会出事了吧!”夫妻俩到处寻人,直到敲开邻居家的门才看到,老人正乐呵呵地与人聊天。虚惊一场的胡春丽决定,以后要加大频率“回家”。

“他们这两口子的事迹真的让人感动。”安障乡安民垸社区流动党支部书记李业刚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刘国军和胡春丽夫妇第一时间将王莲香接到了县城,几日前才将老人送回。

5月25日,恰逢刘国军和胡春丽的“回家日”,记者也跟着过去探望了一番。

一进家门,刘国军就习惯性地将带来的衣物整理好放入柜子。一并带来的鱼肉油盐,被胡春丽搁进了厨房。

早已习惯被这对夫妻俩叫“妈”的王莲香,坐在沙发上咧着嘴,目光追随着两道忙碌的身影。

马上要到午餐时,炉灶里的柴火越烧越旺。没多久,一顿丰盛的午餐摆上了桌,屋里弥漫着鱼肉的香气——此时,屋外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屋内,和乐融融,格外温暖。

“妈,你多吃点。”胡春丽夹了一筷子菜放入王莲香碗里。“人老咯,吃不了那么多!”“那怎么行,吃饱了身体才好,将来还要见孙媳妇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