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携款失踪,法人代表撒手不管:多名家长入股一培训班,37万元“飞了”!

2020-08-19 阅读数 80280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炜

8月2日上午,家住长沙市望城区的李嘉又找出陈德玉的电话开始拨打。跟平时无人接听不同,这次,电话里传来提示音:“您拨打的用户已暂停服务。”

“看来我们这些钱都要打水漂了啊!”

李嘉所说的“我们”,总共有7人,大多是来自长沙市望城区“清大全脑开发”培训机构的孩子家长。“打水漂的钱”共计37万元,是他们共同参与培训机构投资的总金额——陈德玉则是大家苦苦寻找未果的该培训机构负责人。

那么,问题来了。送孩子参加培训的家长,为什么会成为该机构的投资人,随后又成了天天追钱的讨债人?当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深入调查后,才发现原来除了这7名受害者,还有20余名家长也在为追讨学费发愁。而直到这一刻,大家才发现,该培训机构竟然连培训资质都不具备。最重要的是,法人代表却摆出一副“甩手掌柜”的架势……

培训班家长成了股东

事情得从一年前说起。

2019年8月,32岁的李嘉来到位于长沙市望城区高塘岭街道的“清大全脑开发”培训机构,送孩子参加培训。“这里与教孩子读书认字的培训班不同,主要是通过做游戏,帮助3~6岁的孩子开发脑潜力,增强思维观察能力。”

三个月后,李嘉又为“清大全脑开发”心动了——这次是因为执行校长陈德玉跟她提起了一个投资计划。

“他跟我说,培训班如今位置偏僻,打算和家长一起出资入股,另办新校区。家长一旦成为股东,不但小孩能免费听所有课程,而且新校区盈利,家长也能分红。”李嘉清楚地记得,交谈中,陈德玉搬出了一位名叫“曾屹”的男子,“他说曾屹也会参与入股办新校。还说曾屹对他的情况最清楚,我不用担心他会拿钱不办事”。

曾屹是谁?李嘉告诉记者,“清大全脑开发”培训机构由长沙市望城区情智增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9日,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体育运动咨询服务,以及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企业营销策划等。曾屹就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

得知曾屹的家与“清大全脑开发”培训机构就在同一楼栋,真出事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李嘉遂决定出资入股。之后,她和同事张悦各出5万元,转账给了陈德玉。

与李嘉、张悦的果断出手不同,42岁的朱丽要谨慎得多。

“我老公跟曾屹以前是同事。”因为有这层关系,打听到曾屹将入股办新校的消息后,朱丽并未将3万元直接打给陈德玉,而是由丈夫转账给曾屹,但钱被曾屹退了回来。朱丽不由打起了退堂鼓,但陈德玉发来的电子协议书,让她感到安心。

“这是股东协议的最初版本。”记者从朱丽出示的协议书中看到:“在校区账户开立前,该启动资金由曾屹保管(由陈德玉收全款),校区账户开立起,资金存入校区账户,由曾屹保管。”

朱丽说,正因为协议里有“曾屹”的名字,她才确信曾屹入股了,之后她才放心给陈德玉微信转账。

2019年12月26日,李嘉、张悦、朱丽等多名家长与陈德玉见面后,先后在股东协议上签名、按手印,完成了投资流程。

收钱的校长失联了

当拿到协议书时,李嘉发现这份纸质版的“股东协议”与此前收到的电子版协议之间存在明显差异——曾屹的名字“消失”了。

李嘉当即提出修改、重签协议,可临近的春节以及随之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这件事耽搁了下来。李嘉说,居家抗疫那些天,她依然关注着新校区的开办进度,但都被陈德玉以各种理由推脱。今年3月,眼看新校区仍没动静,她向陈德玉提出月底全额退款,对方答应了。

可约定的日子一到,陈德玉又变卦了,“每次打电话过去,都说等几天”。之后,更多入股的家长提出退款。

直到4月14日,一份致歉书的出现,陈德玉频频打马虎眼的原因才得以揭晓。

“对不起,大家的入股资金被我挪用了……”原来,今年疫情期间,陈德玉发现生产口罩可以挣钱,遂四处借钱投资。随着口罩订单越来越多,资金短缺的他开始动用家长的入股投资款以及更多家长预付的培训课时费。然而,结果却是“不但生意亏本,还欠下巨额外债”。

但是,陈德玉在致歉书中承诺:“会加快速度借钱,以最快时间把钱还清。”同时,他保证“以前没跑,现在也不会跑”。

陈德玉信誓旦旦,李嘉并未轻信——她要求查看所有涉及口罩生意的交易记录,却遭到陈德玉拒绝。

“这肯定不对劲!”为尽早拿回投资款,李嘉与同事张悦随即向当地公安机关求助,在民警的调解下,两人于4月16日与陈德玉签下还款协议。

协议约定:“陈德玉分别在4月22日、5月7日向李嘉、张悦转账3.7万元和6.3万元……如果在约定期限内陈德玉未履行协议按时还款,李嘉、张悦可随时向望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陈德玉还款并按中国银行利率支付相关利息。”

然而,在李嘉看来“一锤定音”的协议,很快被陈德玉以“手头紧”搪塞了过去。无奈,她只得向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据望城区法院今年5月13日下发的《民事调解书》显示:“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此外,调解书还写到:“陈德玉承诺于2020年5月18日前向李嘉、张悦退还10万元。”

然而,即便如此兴师动众,换来的结果仍是“一分钱也没有拿到”。李嘉说,早在一个多月前,陈德玉已彻底失联。

“张燕5万元,刘彦4万元……”据家长初步统计,参与开办新校区的合伙人共有7人,总计投入资金37万元,至今无一人拿回投资款。

法人代表的辩解:我只是房东

8月3日上午,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来到位于长沙市望城区的义强同发大楼5楼。此时,“清大全脑开发”培训机构大门紧锁,透明的玻璃门上贴着一份“抱歉通知”。

“由于几位家长与陈德玉老师协商另开校区,家长将股本金交给陈德玉管理,陈德玉在疫情期间将资金挪用做口罩生意而无法偿还,(家长)已诉至法院。任课老师所投资的5万元至今也未收回,现提出申请离职,故校区一时难以续课。”同时,该通知还给出退费决定,“没上完的课时按缴费课时标准退费,谁收取的学费就由谁退费”。

对此,家长潘雯十分气愤。过去两年,她的孩子一直在这里听课,因为陈德玉的“消失”,她才发现,该培训机构从未在当地教育部门备案,也从未办理办学许可证。更重要的是,自去年这里改由陈德玉担任执行校长以来,她和很多家长都将学费交到陈德玉手里,对方“跑路”后,曾屹作为培训机构的法人代表却不愿意担责,这让她十分恼火。

据潘雯介绍,像她这样预付数千元学费却讨钱无门的家长还有不少,“至少超过20个!”

“我只将场地租给陈德玉,每月收他4000元房租,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管。从去年开始,学校就由陈德玉全权负责,而且家长交的学费也被陈德玉收走,所以,理应由陈德玉还钱。”采访中,曾屹坚称,“清大全脑开发”是一家咨询服务机构,不需要办学资质。“如果家长认为我要担责,可以向法院起诉,如果法院要我担责,那该承担多少我都接受。”

截止记者8月19日发稿时,陈德玉的电话仍为“暂停服务”。

(文中除曾屹、陈德玉外,其余均系化名)

【各方声音】

公安局:属民事纠纷,不符合诈骗情形

长沙市公安局望城分局政工科工作人员覃亚林表示,这属于一起民事纠纷,“报案时李嘉和陈德玉均在现场,且两人相互认识。同时,李嘉在投资时也与陈德玉签订了股东协议书,故不符合诈骗情形。如果陈德玉屡屡赖账不还,李嘉可通过向法院起诉,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教育局:营利性培训班,须持办学许可证

8月7日,记者从长沙市教育局了解到,开办营利性教育培训机构不但要向工商行政部门申请营业执照进行法人登记,前往税务部门办理税务登记。此外,还要到培训机构所在的教育局、民政局、市场监管局提交开办者的相关资质、学历学位证明等,经过审核批准,颁发办学许可证后才能开办。反之,一经查实无证开办,相关部门将予以严格清查。

律师:当事人“跑路”,法人须担连带责任

湖南湘溪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源伟指出,本案中,即使曾屹与陈德玉只签订场地租赁合同,但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身为执行校长的陈德玉在为“清大全脑开发”培训机构履行代理事务后,其身份可视为该机构的当事人。长沙市望城区情智增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作为该机构的经营主体,其当事人违法违规“失联”后,其经营主体的法人代表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并协助家长追讨钱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