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愤!6岁自闭症男孩被教练狠狠甩进泳池:他们的与众不同,有何不可?

2021-04-02 阅读数 45179

“这是个坏老师!”“不想学游泳,坏叔叔!”

这是河南一名6岁男孩可可(化名)从游泳馆回到家一直自言自语念叨的话。这名男孩,跟普通小孩不一样,他在两岁那年,被医生诊断出了重度自闭症。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孩子变得如此惊恐?

从现场的一段视频可以看到,可可当时在游泳池边上前摸了一下游泳教练,随后教练就一把将孩子扔进了泳池内。

事发后,可可的母亲赵女士立即带着孩子去了医院检查。经检查,孩子左侧的胳膊肘和嘴唇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但和身上的伤相比,更让赵女士担心的是孩子心理上的伤害!

事发后,可可已经出现了行为倒退:“孩子从刚开始的重度,现在通过训练了以后,进步到轻度的自闭。但是经过这件事以后,孩子现在已经出现了行为倒退。”

事发当天,涉事教练已被警方拘留,但他却解释说,是可可对他进行了攻击,不做出一点样子,其他的小孩后期上课都会不听话。

一个6岁的小孩,能有多大的攻击力呢?需要教练用这样粗暴的方式给予“自卫”?

纵然有部分自闭症儿童会有攻击他人的表现,但这位教练的反应确实也很过激。

归根到底,是因为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对自闭症患者有误解,所以导致很多自闭症人士经常被歧视,或者受到不公正的对待。

他们没有错,只是和我们不同。

4月2号,对很多人来说,是普通的一天。它既没有4月1号愚人节的欢乐,也没有4月5号清明节的泪水……

但对某些人来说,它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

他们这群被世界遗忘的人,在独自过着节日:世界自闭症关注日。

自闭症的多发群体主要为儿童,他们像星星一样纯洁,也像星星一样沉寂孤独.....

2018年12月,广州一名32岁怀有2个月身孕的女子带着自己6岁的儿子明明,在家中烧炭自杀身亡。

三个生命逝去,让人惋惜,而悲剧的起因,更令人心痛。

明明患有自闭症,事发十多天前,与幼儿园班上一女孩发生推搡,后来,幼儿园的老师找来了明明的爸爸,说“现在家长群吵得很厉害,希望他能把孩子先带回家,停一两天的课”。

对于学校的这一决定,明明的爸爸表示理解,不仅带着儿子给被打的女孩当面道了歉,同时作为对儿子的惩罚,爸爸还陪着儿子在墙角站了整整一个小时。

来源:新京报

明明的妈妈也在家长群里向各位家长表达了歉意,但群里的家长依然对明明及其父母发起了猛烈地攻击。

来源:紧急呼叫

后来,明明父母因忍受不了言论指责而退群了。

而当明明爸爸事后翻看妻子手机时,还发现退群后,明明妈妈曾与一位家长私聊,告知明明患有自闭症,但现在已经有所好转。而这名家长将这部分对话内容转发到了班群中,其他家长更是群起攻之,甚至有家长找到幼儿园要求明明退学。

明明爸爸表示,明明曾在特殊学校接受了2年的学习,离校时学校老师曾评价明明:已经基本和正常健康孩子没有太大区别,完全可以去普通学校接受教育了。

来源:红星新闻

明明的爷爷说,这些事情发生后,明明妈妈的情绪很低落,在其自杀前几日,她曾坐在客厅与自己交谈,边说边落泪,称自己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快崩溃了”。

虽然无法得知明明母亲的死,是否与其他家长过激的言论有必然的联系,但惨剧还是刺痛了人们的神经,也戳中了许多自闭症患儿家庭的痛点。

对于那些自闭症家庭来说,他们本来就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这时候哪怕是别人一句不那么好听的话,也许都会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普通学生家庭和自闭症学生家庭之间的认知鸿沟,依然难以填平,自闭症儿童的社会融合之路,依然艰难。


自闭症的原因至今是个迷,并且没有特别有效治疗手段。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200万的0-14岁孩子被它每日每夜折磨着……

然而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有人,以打着关爱自闭症儿童为噱头,以此牟利。

一位美国网红就这么干了。

米卡·斯托弗(Myka Stauffer)是位育儿博主,平时会分享一些亲子故事跟家务技巧,已经有了70多万粉丝。

去年5月,她和丈夫突然发了一条视频说,那个从中国领养的自闭症男孩Huxley,我们已经把他送走了。

他们说因为孩子患有自闭症,自己无法提供医疗上的特殊需求,只能再次把孩子送到福利机构,现在孩子已经去另一个“完美匹配”的家庭了。

这下可把众网友惹怒了,为什么呢? 

因为米卡一开始只是个小网红,2017年,米卡和丈夫从中国领养了一个自闭症小男孩Huxley后,她的知名度才开始飙升。

米卡不仅粉丝数暴涨,接受了许多采访,还开始为育儿博客和杂志撰写文章。并且,她更新的一些育儿的视频还有了很多公司的赞助,她也与很多大牌公司有了广告合作。

多年来,米卡一直在一些社交媒体频道上分享她收养的儿子Huxley的生活细节,有的平台甚至还是收费观看的——

从预热的募捐,

到和Huxley的初次见面,

再到详细的“收养过程”,

口口声声说着会“尊重孩子隐私”,可还是不断地更新Huxley的许多生活细节。

她曾多次在撰文和采访中表示,收养Huxley带来很多挑战,但她坚信最终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曾说:“Huxley是个很好的孩子,他的状况不需要太多太全面的照顾,你只需要一颗宽广的心和每天不断练习的耐心。”

然而,那些曾经让人感动落泪的画面、话语,家人之间的爱,帮助弱小者的无私大爱,现在看来,都是啪啪打脸的笑话。

过去三年来,Huxley一直生活在这家人之中,他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存在,对他们产生了足够的依恋和情感。尤其是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骤然将他抛弃,把他放在一个充满陌生人的新环境里,对他的影响肯定要比半个月的分离更大。

孩子不是你手里的工具,他是个有生命有感情的个体,甚至因为他的病情,他需要比其他孩子更多的支持、包容。利用特殊儿童的悲惨,来达到获利的目的,这未免也太过没有人性。

我们经常说,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一座孤岛,但自闭症孩子的岛与大陆的距离,总要比常人远一些,再远一些。

可是距离虽远,仍旧能够抵达。

在一场高校毕业典礼上,当一位名叫Jack的男孩上台领取毕业证书时,整个礼堂却一片沉默,没有任何的欢呼和掌声。

Jack惊讶地放下了捂住自己耳朵的双手,眼泪立刻落了下来,但这泪水并不是尴尬或委屈,反而满满都是感动

原来,Jack患有严重的自闭症,无法说话,而且对噪音无比敏感。他无法过滤掉不相干的噪音,当无数的声音同时刺入他的大脑时,他会痛苦不堪。

于是,在他的父母以及老师、同学们的策划下,就有了这一次特殊而震撼的“沉默盛典”。

他所到之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他们为他做出鼓掌的动作,双手却并不相碰。

这份特殊的安静,来自每一个人的善意。

另外一名叫Jack的2岁小男孩,也从小患有自闭症,抗拒与人交流。家人经常带他去迪士尼乐园玩,希望通过充满童趣的卡通人物,让他对周边产生一些兴趣。

但是对于众多的卡通人物,他一点都不感兴趣,直到他碰到了白雪公主......

似乎是白雪公主纯洁的笑容让Jack觉得她就是天使,他的目光一刻也不舍得从公主身上移开

把头靠在公主肩上,然后被她暖暖地拥抱,虽然有一点点害羞,但真的好开心啊~

Jack的父母非常感动,他的妈妈说很久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过如此开心的笑容。

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相信Jack一定会重拾笑容。

在美国的一个小镇上,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名叫托马斯的男孩马上就要迎来他期盼已久的10岁生日,可生日前夕,本来邀请的70个同学中,只有3人回应,对此,托马斯很难过。

但在他生日当天,当他推开家门时,他懵了——300多辆摩托骑手出现在了他家门口!

原来,托马斯妈妈的闺蜜斯蒂芬妮听说了这件事后,在社交网络上发出了这个生日邀请,她知道托马斯平时就很喜欢摩托车,所以她希望能有摩托车骑士一起来为托马斯过个生日。

当时她想的是,“本来只是希望身边认识的几位摩托车爱好者来参加就满足了,结果最后有300人报名!”

他们骑着摩托车来到托马斯家门口,陪托马斯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托马斯跟他们击掌、互动,甚至能够跟着音乐起舞,这对于自闭症儿童是多难的事情啊!

很多时候,我们会因为有些事,觉得自己被这个世界遗弃了。

可是啊,总会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保留了心底最初的那份柔软,在你难过的时候,给你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正如这些骑着摩托的骑士,他们也许是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但当出现的那一刻,足以温暖这个孩子的内心。

下班高峰期,天正下着雨,突然一个赤身裸体的小男孩从车流中跑出。

正在执勤的交警。赶忙拦停车辆后把孩子抱到路边。并细心地脱下雨衣给孩子穿上。

后来才知道男孩患有自闭症,趁家人不注意偷跑出来。

原本十分抗拒陌生人的他,意外地在交警哥哥的怀里无比安静。

4岁的男孩小可患有自闭症,为了更好地引导他适应社会,小可22岁的姐姐田晓燕小可从老家接到了长沙生活。
带着需要特殊照顾的弟弟一起生活,这对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田晓燕来说并不容易。为了弟弟,她牺牲了个人生活,工作之余所有时间都用来陪伴弟弟,“很多不了解的人,还以为弟弟是我的孩子。”“对弟弟,我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来源: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田晓燕工作的培训学校,也特别给她和弟弟安排了一个独立的房间,一日三餐也免费向姐弟两供应。可因为弟弟的病情,很多幼儿园都拒绝了小可的入学申请。

来源: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然而当她们的故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中国残联的关注,小可现在也顺利进入了康复学校学习。

这场无助与希望间的博弈,小可不孤独。

TVB曾经的当家男星陈锦鸿,在儿子确诊为自闭症后,事业本来蒸蒸日上的他宣布息影,全心陪伴儿子。

为了让儿子能早日融入这个社会,他多次搬家,还每天带儿子去各种地方去感受,散步、爬山、打球......白天一小时去郊外,晚上一小时去市区。

为了跟沉默寡言的儿子沟通,他会用唱歌代替说话;为了提高儿子的学习兴趣,他会带他去沙滩写字;为了教孩子自理,他自己当模特,洗手、洗脸都拍下照片直观地展示给儿子看......光是教儿子上厕所,他就花了3年时间。

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的,儿子开始信任他,也越来越粘他了。

到了儿子上学的年龄,陈锦鸿没有把他送到和自闭症有关的学校,而是正常的主流学校,还请了助理老师来缓解他的情绪。

让人惊叹不已的是,第一年儿子就考了全年级第一名,几年的时间,儿子有了一次又一次的突破,更活泼爱笑,也敢于和大家讲话了。

在瑞典,为了给患有自闭症的儿子乔纳坦创造一个能让他放松心情的环境,一对夫妻用了12年时间,打造了一栋“玻璃城堡”。

‍为了让乔纳坦有更多独处的空间,他的卧室是用电视房改的大房。父母又怕外界的声音吵到他,所以弄了一扇实木的房门。他可以安心地待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被打扰......‍

乔纳坦在自然屋中长大,变化非常明显。他敏感,自然屋便给他庇护,他孤独,玻璃窗便打开了世界。

当19岁的乔纳坦在生日会上第一次完整地读出生日贺卡时,他的父母热泪盈眶。

乔纳坦的父亲说:“我不知道能否改变世界,但我知道可以改变我自己的世界。”


命运喜欢开玩笑,他给人的惊喜总是很慢,过程曲折,路途艰辛,甚至可能还伴随着眼泪,

但它最终一定会到来。

因为命运不会轻易抛弃任何一个努力生长的灵魂,也不会辜负每一个擦肩而过的生命。那些默默相伴,亦或是不期而遇的温暖,都会悄然改变着那些看起来惨淡混沌的人生。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带着孤独的基因,只是强弱不同,而要治愈孤独,再没有比爱更好的药。

希望更多人表达自己的善意与关怀,让“星星的孩⼦”不再那么孤单。


本文编辑:美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