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江县重奖基层妇联组织、“妇贤”的背后:一场妇联改革“破难”的实践与探索

2020-06-18 阅读数 80503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日前,全国妇联印发《关于深化妇联组织建设改革 实施“破难行动”的意见》,要求各级妇联聚焦瓶颈和硬骨头,进一步强化责任、大胆创新、攻坚破难,以钉钉子精神解决突出问题,将妇联组织建设改革向纵深推进。近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益阳市桃江县,就发现了一个县级妇联改革“破难”的积极实践。


从2019年开始,桃江县敢于啃“硬骨头”,坚持党建带“妇建”, 从妇联改革的薄弱处特别是基层妇联着手,出台《桃江县基层妇联组织、“妇贤”评选奖励办法》(以下简称《办法》),鼓励全县基层妇联组织和3660名妇联执委,积极投身经济建设和社会治理工作。32个“优秀基层妇联组织”和两名“妇贤”在县级最高领奖台上获得嘉奖。“优秀基层妇联组织”分别获得1万元人民币奖励,两名“妇贤”分别获得5000元奖励。《办法》出台后,全县妇联干部的热情与活力,更是让全县上下“刮目相看”。


桃江县委书记汤跃武认为,评选奖励优秀基层妇联组织和 “妇贤”,可以创新激发基层妇联活力,充分发挥妇联组织在基层社会治理、脱贫攻坚中的作用。图为汤跃武(右五)在修山镇花桥港村调研。


队伍建立起来,作用发挥如何?


基层妇联到底难在哪里?困在何处?2019年年初,桃江县委办和县妇联曾联合对全县基层妇联作用发挥情况做过专题调研。“总的来说,妇联改革后,基层妇联的体制机制不断健全,阵地建设不断巩固,活动形式不断丰富。但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和困难,比如对妇联工作的重视程度不够,边缘趋势加剧;比如队伍力量薄弱,作用发挥不足;比如保障措施不全,激励机制欠缺。”桃江县妇联主席胡红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在基层,妇联工作不像精准扶贫、党建、项目建设等有硬性指标任务,客观上导致某些乡镇、村(社区)领导在思想上对妇联工作不重视。很多乡镇妇联主席身兼数职,同时承担很多工作,根本无暇顾及妇联工作,胡红艳在调研中就发现,2018年有个乡镇1名妇联干部休产假,1名妇联干部外调,有近半年的时间这个镇的妇联工作就处于停滞状态。 


农村妇联执委队伍的素质,也良莠不齐,“农村的青年女性大多外出务工,留守在村里的妇女普遍为中老年人。这就导致村级妇联执委的年龄普遍偏大,缺乏新鲜血液。”桃江全县15个乡镇244个村(社区)3660名执委中,年龄在45岁及以上的2723名,占总人数的74.4%。初中及以下学历的有2123人,占58%。“年龄整体偏大,文化程度相对偏低,这都导致农村妇联队伍力量薄弱,作用发挥不足。”胡红艳说。


保障措施不全,激励机制欠缺也是制约基层妇联作用发挥的重要原因之一。胡红艳说,乡镇、村级妇联组织虽然已经建立健全,但大多数的乡镇、村还没有将妇联工作充分融入中心工作,开展活动内容较为单一,推进乡镇、村级妇联工作仍面临资金、人员等多方面阻力。


一场高规格的会议和一个《办法》


2019年3月21日,桃江县委书记汤跃武主持召开全县妇联工作座谈会。


调研结束后,桃江县召开了全县妇联工作座谈会。2019年3月21日,桃江县委书记汤跃武主持这场会议,县委副书记陈万军、副县长王建国等县领导出席,部分乡镇、县委办、政府办、县委组织部、县妇联、县财政局、县农业局、部分乡镇的负责人参加。 座谈会的规格之高,让参会人员有些惊讶——不管是在中国的哪一个县里,作为群团组织的妇联,大多数时候是一个相对弱势的部门。一个妇联工作座谈会,能有书记、副书记、副县长同时出席,还有乡镇、重要县直部门的一把手参加,专题研究部署工作,实属少见。


会议讨论的主题有两个:一是坚持党建带妇建,全面推进服务型基层妇女组织建设;二是如何科学制定考核奖励办法,充分发挥基层妇联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基层妇联执委在广大妇女中的模范带头作用。


“加强妇联执委的考核以及培训力度,切实提高基层妇联执委的履职能力;要充分保障妇女活动场所以及妇联工作经费,建立激励机制,奖罚分明,促使广大妇女为全县重点工作以及经济社会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会上,县委书记汤跃武明确了接下来妇联工作的新的方向,他要求各部门密切配合,尽快拿出一个好的办法,促进基层妇联的作用发挥。


“通过妇联改革,桃江县有了一支3600多人的妇联执委队伍。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我们如何发挥好她们的作用?如何通过改革来激发这支队伍的活力,为党委政府的中心大局工作服务?这是我们要着力思考并解决的问题。我们经常说,要坚持党建带妇建。那么到底要怎么带?党委在这方面要下功夫,出措施。”1年多时间之后,汤跃武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谈起当时他对妇联改革的理解和构想,思路坚定而清晰。


经过县委办、县妇联、县绩效考核办等多个部门的努力,2019年5月5日,《桃江县基层妇联组织、“妇贤”评选奖励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终于出台,并以中共桃江县委办公室和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的名义下发。


把妇联工作量化、细化、考核化


《办法》并不复杂,它的精髓,在于制定了两套小“办法”——全县基层妇联组织考核奖励办法和全县 “妇贤”评选办法。汤跃武告诉记者,桃江县希望用这套基层妇联组织考核奖励办法让基层妇联队伍“留得住、愿意干、干得好”,激发妇联组织的活力;同时评选表彰奖励部分表现优秀、群众认可的“妇贤”,进一步激发基层妇联执委活力,示范带动各村(社区)各项工作。


胡红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基层妇联组织的考核奖励方法有具体明确的细则——家风家教、人居环境、信访维稳、乡风文明、禁黄赌毒等各项工作,都有具体对应的指导做法和分值。比如定期举办亲子教育和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关爱活动能分别获得加3分的奖励,引导做好垃圾分类工作可加5分,有效接待妇女来信来访可加2分,推进移风易俗,转变大操大办的陋习可加2分。


扣分的制度也很直接——如有妇联所在的当地村(社区)出现青少年违法犯罪,那么在“家风家教”这个15分的工作项中,就直接被记零分处理;执委联系群众的工作项分值是8分,而如果没有建立联系制度,也记零分。


“妇贤”的评选同样有章可循,家风家教、家庭卫生、孝老爱亲、当地影响力、人居环境、产业发展等方面,都是评选的标准之一。


胡红艳还告诉记者,根据《办法》,不仅对优秀村(社区)妇联组织、“妇贤”有表彰奖励,对成功创建为省级妇女儿童之家和市级妇女儿童之家的,也分别一次性补助奖励4万元、2万元。同时,《办法》还规定,对获评优秀村(社区)妇联组织和“妇贤”比例靠前的乡镇,在全县绩效考核中给予一定权重的加分。


《办法》激发全县妇联执委热情


《办法》的出台,在桃江县一石激起千层浪。全县妇联执委干事创业热情与活力,以及基层妇联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被迅速激发出来。 在桃江县鸬鹚渡镇,镇、村妇联执委一行身着红马甲,进村入户宣讲扶贫政策,开展脱贫质量“回头看”。


大栗港镇卢家村妇联副主席张彩云成立了“彩姐工作室”,负责村民矛盾纠纷调解。


大栗港镇卢家村妇联副主席张彩云在镇司法所的帮助下成立“彩姐工作室”,负责村民矛盾纠纷调解。村里对蓄水池塘进行整修,个别村民因私人利益阻拦施工,引发纠纷。接到村民电话后,张彩云立即来到现场了解情况。经多次协调、沟通后,矛盾解决,池塘维修工作顺利推进。


疫情防控期间,不少妇联执委都冲锋在前。


疫情防控期间,大栗港镇黄道仑村米儿农场创办人郭美华每天忙“上”忙“下”:线上与客商洽谈推介绿色农产品,线下指导代帮扶的20户贫困户筹备商品、检查品质、打包发货。今年1-3月,身兼县、村两级妇联执委的郭美华通过电商平台销售17万余元农特产品,其中7成左右是帮贫困户代销,提高了他们的经济收入。 


基层妇联组织和妇联执委不仅是纠纷调解员、利益维权员、致富带头人,她们还争当政策宣传员、环境保洁员、文明传导员。


马迹塘镇、村妇联执委结对帮扶关爱事实孤儿。


马迹塘镇九岗山村的儿童文文(化名)才3岁多,去年父亲因为车祸去世,妈妈改嫁后远走他乡,爷爷奶奶年岁已高无力照料他,村妇联执委经常过来看望文文,给他买东西,还帮他向民政部门提交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补贴发放申请。该镇共有28名像文文这样无人抚养的“事实孤儿”,马迹塘镇妇联指导各村妇联执委以“3+1”的模式,3名执委结对帮扶一名事实孤儿,为他们送去温暖和关爱。


石牛江镇增塘村妇联主席李谷云为助力人居环境整治工作,将《农户垃圾分类歌》排练成花鼓快板,在群众间表演传唱。为打响打好村里的人居环境整治攻坚战,她还在村上组织了一批巾帼志愿者,集中力量围绕桃灰线沿线、村组道路等公共区域,清杂物、除杂草,全面整治环境卫生,清除卫生死角,极大改善了增塘村的家园环境。也正是因为在工作中的突出贡献,李谷云被评为2019年的桃江县“妇贤”。


“不重视用好妇联执委队伍,说明不会当书记”


各级妇联执委更是变身为巾帼不让须眉的战斗员、宣传员、监督员、护航员……


而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桃江县各级妇联执委更是变身为巾帼不让须眉的战斗员、宣传员、监督员、护航员……她们以女性特有的坚韧与细致,面对严寒和被病毒传染的风险,无所畏惧与退缩,积极参与全村联防联控,到疫情一线配合开展疫情防控工作,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半边天力量。


“不管是县委召开的大型会议还是下去调研的时候,我经常跟乡镇党委书记们说:改革给了我们这么好用的一支妇联执委队伍,你要是不重视用好这支队伍,说明你不会当书记。”汤跃武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办法》实施一年多来,广大妇联执委积极作为,在人居环境整治、疫情防控、脱贫攻坚、乡风文明等多个领域作用凸显,2020年,全县还把妇联工作与基层社会治理的网格化管理、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的志愿服务深度结合,让村(社区)妇联执委同时又是网格员和志愿服务者,让她们参与更多的基层社会治理和志愿服务活动。


在石牛江镇党委书记温钰辉看来,镇、村两级特别是村一级的工作压力大,工作任务重,村干部人数和精力有限,难免会有鞭长莫及的时候,妇联执委队伍可以说是村支两委的得力助手,“以前基层妇联‘散而小’,发挥的力量有限,《办法》的出台,激励了广大妇女的干事热情,为基层妇联工作提供了方向性的指引,让妇联工作更加‘规模化’和‘组织化’,能更好地为中心工作服务。”


“县里出台了《办法》,激励我们干事,并指导村妇联执委设岗定责,从宣传教育、矛盾协调、脱贫致富、环境卫生、文明文化五个方面做妇女工作,这让我们的工作思路一下子变得清晰了。在工作中,我们越干越起劲,不仅妇联执委齐心,村上的其他妇女也以参与我们的活动为荣。”修山镇八都村妇联主席段小霞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激活基层妇联组织的动能


4月15日,32个“优秀基层妇联组织”和两名“妇贤”受到桃江县委、县政府的表彰奖励。“妇贤”石牛江镇增塘村妇联主席李谷云作为代表发言。


2019年,桃江县共评选出32个“优秀基层妇联组织”和两名“妇贤”。2020年4月15日,在全县表彰大会上,县委、县政府对2019年度全县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进行了表彰奖励,优秀基层妇联组织和妇贤就在这次的表彰之列。


桃江是著名的竹木之乡,优秀妇联组织的奖牌,也颇有地方特色。


“按照《办法》的要求,优秀妇联组织的评定,不高于全县行政村(社区)总量的30%,可评73个;‘妇贤’的评选名额是5-10名。但因为是第一届评选,我们相对谨慎一点,宁缺而勿滥。”胡红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在汤跃武看来,这笔钱花得很值,“哪怕是按照《方法》满打满算评选,需要投入的资金也只有100多万,而这笔奖励资金,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妇联组织经费不足和妇联执委没有报酬导致干事热情低的问题,大大创新激发基层妇联活力,充分发挥妇联组织在基层社会治理、脱贫攻坚中的作用,以更好地服务全县经济社会发展大局。我们今年还会对《办法》进行修改和完善,并逐步加大评选的范围和力度”。


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社会学教授董海军:以党建带妇建,全面推进服务型基层妇女组织建设,是湖南省妇联机构改革发展的目标方向,“桃江县的做法,基于现实的调研,抓住核心问题,出台关键举措,精准施策,以奖代补促建,凝心聚力,充分发挥基层妇联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基层妇联执委在广大妇女中的模范带头作用,克服基层妇联‘散而小’和‘力量有限’的瓶颈,围绕基层社会治理工作,攻坚破难,从乡贤到妇贤,实现了妇联工作的迁移性发展,是创新基层治理智慧的体现,可以作为‘破难行动’的一个范例进行推广”。


湖南省妇联党组书记、主席姜欣:桃江县的做法值得肯定,是湖南深化妇联组织建设改革,实施“破难行动”的重要实践,“桃江县聚焦妇联基层组织建设中的短板弱项,坚持问题导向,通过评选优秀基层妇联和‘妇贤’的好做法,科学、因地制宜的考核方式,‘以奖代补’的创新机制,激活了当地基层妇联组织的蓬勃动能,引燃了基层妇联执委尤其是农村执委的干事热情,使妇联组织和妇联执委队伍在人居环境整治、疫情防控、脱贫攻坚、乡风文明等当地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深化、巩固并发展了妇联改革成果。”


“改革之后,我们全省的妇联队伍扩大到了50多万人。在基层调研时,我经常拜托请求各级书记,多给改革后的妇联执委队伍交任务、压担子,用好这支队伍,把更多党和政府所急、广大妇女所需、妇联组织所能的事情交给妇联组织去办,让妇联组织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中发挥作用、贡献力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