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妈手记丨父子两代都是小学毕业,一个成为著名儿童文学家,一个是营收过亿的CEO

2020-08-31 阅读数 23393

每年高考分数出来后,高分考生和状元们都会成为人们追捧的对象。

这些“别人家的孩子”在接受采访时,大多会提及家庭对自己潜移默化的影响。

比如,在《中国诗词大会》上一举成名的上海才女武亦姝,她的背后就站着一位,每天下午4点半准时远离手机,全心全意陪伴孩子的好爸爸。

提起好爸爸,我会不自觉地想到童话大王郑渊洁。

这个给无数中国孩子造梦的作家,也为自己的孩子,造就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道路。郑渊洁认为,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身教。

光说不练,那是假把式,不如自己做出个样子来给孩子看看。
他的这种教育理念,得益于自己的父亲郑洪升。父亲在郑渊洁心里,是当之无愧的榜样,而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

从郑渊洁出生起,见得最多的场面,就是父亲趴在桌子上看书写字。

《资本论》这本大部头,父亲是抱着1岁时他看完的。至今,家里收藏的那本《资本论》第955页,右侧空白处的铅笔道,就是郑渊洁当年做的“眉批”。

也因此,让他从小就对看书、写字产生了崇拜心理,为日后成为家喻户晓的作家,埋下了伏笔。

父亲从未打骂过郑渊洁,如果“犯事”,父亲对他的惩罚,永远是写检查。

小学时,郑渊洁因为将老师出的作文题《早起的鸟有虫子吃》,擅自改为《早起的虫子被鸟吃》,被学校直接开除。

他自知难逃一劫,老老实实在家写好检查,等父亲回来。

父亲进家门时,脸色很不好看,显然早已获悉儿子被开除的消息。

郑渊洁赶紧呈上自己狠下了一番功夫写的检查,没想到,父亲看着看着,脸上渐渐阴转晴起来。

原来,郑渊洁竟然将检查写成了小说,也让父亲从中看到了儿子的文字功力。

父亲就这样接受了儿子从学校的离开,开始在家里给儿子上课。

郑渊洁还记得自己上的第一堂课是背《共产党宣言》,遇到不认识的字,就自己查字典。

儿子当上作家后,老爷子始终在背后默默支持。

郑渊洁总记得有一年春节,自己在家写《皮皮鲁外传》,让他纳闷的是,自己那根钢笔直到3万字的书写完,居然都没灌过墨水。

后来才发现,原来老爷子每天夜里都悄悄给钢笔灌满墨水,以实际行动支持儿子坚持创作。
多年后,当郑渊洁自己也升级成为父亲,顺理成章地就继承了父亲郑洪升的那一套教育心得——对于孩子,只做不说。

儿子郑亚旗2岁的时候,郑渊洁开始写《童话大王》月刊。

这本杂志,我小时候也订阅过,每个月都被皮皮鲁、鲁西西精彩的历险故事深深吸引。

但我绝对想不到的是,这本杂志竟然是郑渊洁靠一己之力办下来的。

《童话大王》1985年创刊,只刊登郑渊洁一个人的童话作品。

他把这本期刊足足写了30年,累记印数逾亿册,可谓创造了一个奇迹。

而他之所以能坚持下来,完全是为了让儿子看到,他的父亲只靠一支笔,也能让这个家丰衣足食、衣食无忧。

郑亚旗小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家接受父亲的“私塾教育”。

郑渊洁亲手为儿子编写了10套教材,亲自在家系统教学。

这在当时的社会,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也许,正是因为自己从小接受父亲的因材施教,并最终成才,给了郑渊洁特立独行的勇气吧。

除了18岁时能独立,郑渊洁对儿子没什么其他要求。

但在家里,儿子眼里的他,除了给自己上课之外,永远是在看书或者写作。就像郑渊洁当年,对父亲郑洪升的观感一样。

身教的家风,就这样一脉相承。受父亲的影响,郑亚旗从小也非常地爱阅读,并因此拥有了超强的自学能力。

18岁成人后,父亲送郑亚旗八个字“与人为善、守时敬业”,之后,再没给过他一分钱。

起初,他不得不在一家新成立的报社,靠筹建和维护网站,还有维修电脑挣工资养活自己。只用了三年,就做到了技术部主任。

之后,他辞职创办《皮皮鲁》杂志、皮皮鲁讲堂;

筹办由郑渊洁主持的脱口秀《郑氏胡说》,运作父亲参与各种电视节目;

还将郑渊洁的所有作品命名为《皮皮鲁总动员》,交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通过对父亲创造资源的扩大延伸,充分体现了自己的价值。

2010年,郑亚旗创办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出任CEO。

十年间,帮助父亲的收入翻了20多倍,成功地将郑渊洁的知识产权,经营成一个收入过亿的文化品牌。

2019年,郑亚旗亲自担任导演,推出了自己的第一部动画作品《舒克贝塔》。

不到一年时间,在央视重播了三、四次,腾讯播放量达8亿,成为疫情期间最受欢迎的国产动画片。

这个成绩,让一向叮嘱儿子低调的郑渊洁也有些不淡定了,甚至自己也有点了“小成就感”。

儿子用动画片里的很多细节致敬父亲。

比如,舒克房间的天花板上,贴的是郑渊洁年轻时当空军的照片。

正是因为郑渊洁做过空军地勤,对飞机有着浓厚的兴趣,才写出了《舒克和贝塔历险记》这部长篇童话。

郑亚旗立志将父亲的作品打造成永久流传的超级IP,他的任务,就是让父亲的作品不断升级、增值。

对儿子的决定,郑渊洁都鼎力支持,严格遵照父亲郑洪升的教诲:在儿女面前只行使鼓励权、呵护权、建议权

他也乐于接受儿子不断带给自己的新生事物,只因觉得为人父母的榜样作用,并非要求后代模仿和照搬,而是应该鼓励后代在继承中发展。

在育儿这件事上,身教的作用远大于言传。

假如家长不看书,却希望孩子爱上阅读,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闭上嘴、抬起腿,走自己的人生路,演示给孩子看。”郑渊洁的父亲,当年就是这么做给他看的;他也是这么做给儿子看的;他相信,儿子也会这么做给他的孙子看。

今日女报融媒体中心

重磅推出

《慧妈手记》专栏

我们将邀请有“招”有“料”的妈妈们,
分享与孩子、家人相处的点滴感悟,
从这些生动鲜活的细微处,
去探寻一位智慧型妈妈的成长修炼课。

每周将与大家
在这里同频,遇见。

在《今日女报》 “辣妈联萌”版相遇,悦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