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妈手记丨原始人“鸡”娃,比现代人还狠?

凤网 2024-03-14 阅读数 13369

:陈征宇 

新学期开学当天,一档新节目《奇“喵”博物馆》,在朋友圈刷屏并引发热议。引起广泛关注的这期节目,关于一场少年全能之星的评选,发生在距今六七千年前新石器时代的湖南常德汤家岗。

看过射箭仿若后羿转世、跑步堪比刘翔前世、“女版哈利·波特”这几个牛娃,你会发现,原来原始社会的家长鸡娃,比咱现代人还要狠。

不信?且看牛娃们的履历——

“转世后羿”师承汤家岗第一神射手,骑射、盲射、花样射箭玩得贼溜;2岁参加野外生存训练营,精通击石、钻木等七七四十九种取火方式。

“刘翔前世”6个月上跑步早教班,1岁半接受短跑、长跑、马拉松训练;2岁就上名医大师班,懂得接骨复位、心肺复苏等一百种急救方法。

“女版哈利·波特”还在娘肚子里,就语言、音乐等各种胎教样样不落;2岁半入烹饪名校,小小年纪就熟练掌握上百种烹饪方法,堪比“厨神”。

观摩完这些,选拔全程没上场的娃的父母立马不淡定了,一边冲自己家娃吼:玩泥巴能当饭吃吗?你看看人家……一边忙不迭规划起了鸡娃方案。   


我从小就生活在别人家孩子的阴影里。邻居家姐姐比我大两岁,小学到高中都跟我同校,还偏偏是个本可以凭颜值、偏要拼才华的美女学霸。

于是乎,小时候,我妈在我耳边唠叨得最多的就是:你看人家姐姐……

当然了,我的颜值和成绩也确实技不如人,于是生生被唠叨得自惭形秽。翻看当年的合影,能明显看出姐姐总是明艳动人,而我总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好在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自从上了大学、再到参加工作,我跟姐姐的差距就越来越小了。

不过人多半都会好了伤疤忘了疼。我自己当妈后,已然忘了当年是怎么被别人家孩子所困扰的,在女儿山山上小学时,也会忍不住让她看班上的谁谁谁。

好在女儿从小被我和先生当作朋友平等看待,可不像我小时候敢怒不敢言。

当我又一次习惯性提及“你看看人家……”,她二话不说打断了我:我不要跟别人比较,我只跟我自己比!我愣住了,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当即决定支持山山。

说来也怪,当我停止把女儿跟别人比较后,她的成绩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自信,到小学毕业时,也成了周围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有了自己和女儿的这番经历,我对其他人怎么处理“别人家孩子”这个问题格外好奇。巧的是,春节期间恰好读到我很喜欢的女作家王小柔的一篇文章。

王小柔被称为“中国最哏儿作家”,用她幽默风趣的文风,把日子生生过成了段子。在她眼里,别人家的孩子,那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当别人家孩子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的时候,她儿子却把各种稀奇古怪的爬行动物都招家来了。

眼见家里飞着鹦鹉、跑着蜥蜴,还住着蜘蛛、乌龟和角蛙,真成热带雨林了。

让王小柔头疼的是,当别人家孩子都在紧锣密鼓复习,削尖了脑袋要在考试时一枝独秀的时候,她儿子正蹲在地上,忙着往南美角蛙身上淋水,一边淋一边给妈普及知识:角蛙一沾水就会变绿。冷不丁,还会出题考他妈:您知道怎么判断角蛙的公母吗?全然不顾想让他多做张卷子的妈妈的感受。

一番斗智斗勇下来,当妈的急得直揪自己的头发,儿子却气定神闲用手指头轻轻揪起角蛙的后腿儿,揭晓答案:您看,脚上有婚垫的,就是公的。

当妈的搞不懂,儿子写完的作业都能忘在桌子上,到学校被批评、挨罚,喂角蛙却怎么从不含糊?还变着法儿改善伙食,生生把角蛙喂成了一个大胖子。

于是,当别人家孩子都在上课外小班的时候,她儿子却指挥着“绿胖子”在木地板上蹦跶,说是锻炼肌肉群。不在瓷砖地上练,是因为太凉,怕拉肚子。

当妈的只能惆怅地看着眼前儿子的“驯兽表演”,瞅准机会递过去几张自己帮抄的错题:你训练它干吗?它又不参加考试。把这些题赶紧做了!

儿子直接跟妈讲起了条件:那我做完,您能在网上给它买点儿日本钙粉吗?当妈的简直哭笑不得。心想:我这都还没补钙呢,这角蛙就到更年期了吗?

再瞅着自家阳台上,儿子动手制作的各种给蜥蜴、蜘蛛、乌龟、蛤蟆住的房子发愁:这做得再好,也都不算才艺呀!

所以你看,王小柔这儿子,跟《奇“喵”博物馆》里,那个别人家孩子展示才艺时躲一边专注玩泥巴的小男孩,是不是有得一拼?

但也恰恰是这个玩泥巴的小男孩,最终凭借自己的陶塑作品“八角星纹白陶盘”,从一众牛娃中脱颖而出,受到首领的青睐。

世上本就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每个孩子的兴趣爱好、所擅长的领域都不相同。我们确实没有必要拿别人家孩子的长处,来比自己家孩子的短处。

就像节目中喵长老说的那样:作为父母,最重要的是引导孩子找到自己的热爱,并将这个热爱不断发扬光大。因为最终只有热爱,方能抵岁月漫长。


编辑:美伢

二审:唐天喜

三审:邓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