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女陪玩遇上难缠“金主”,拒绝网恋被要求退还14万元!法院:钱一分不退

2021-07-29 阅读数 36025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炜

随着网络游戏的发展,也衍生了许多与游戏相关的新兴职业,“游戏陪玩”就是其中之一。

原本,玩游戏花钱找陪玩是件稀松平常的事,但家住湘潭市的女陪玩马莉却遇上个难缠的“金主”——原来,客户在其朋友圈看到马莉的貌美真人照片后,便展开了猛烈的追求,送礼物,发红包……

马莉一再拒绝,不收礼物,拒绝亲昵称呼,对方却依旧不断下单送礼物。最终,告白失败,又发现真人和“照骗”不符,“金主”开始撕破脸,起诉要求还钱还礼物。

那么,问题来了——“游戏陪玩”服务是否受到法律保护?发生纠纷时,“金主”花出去的钱能否再追回?服务费是否构成不当得利?

为追网游“女陪玩”,他豪掷14万元

2019年10月,33岁男子何嘉以6000元/月的价格通过某陪玩APP平台向马莉订购“英雄联盟”竞技游戏陪玩服务。起初,他通过平台下单由马莉陪其一起玩游戏。待双方熟悉互加微信后,何嘉称通过平台下单比较麻烦,遂以每月6000元不定期通过微信支付给马莉陪玩服务费。

然而,随着两人交往的加深,马莉愈发觉得不对劲。

“从去年2月开始,他(指何嘉)经常在微信聊天里跟我告白,我每次都明确表示自己不愿意网恋,他还是不放弃。”马莉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从2019年11月至2020年4月,在她提供游戏陪玩服务期间,何嘉为赢得她的芳心,就在网购平台为她陆续网购手表、化妆品等礼物。她说,如果算上“陪玩费”,何嘉花费总计14万余元。

“我想拒绝都没用,他每次下单购买后直接通过网购平台快递到我家。”想到往后还能长期合作,马莉只得将礼物签收。只是,自从她“领情”后,何嘉的爱情攻势变得愈加迅猛。

马莉说,此后,何嘉每次邀她陪玩游戏时,常称呼她“亲爱的”“老婆”。为避免家人亲戚得知后引起误会,她每次都明确回应“请自重。”“我是提供游戏陪玩服务的,不是说你付了钱我就有义务成为你的女友。”直到忍无可忍,马莉开始下达最后通牒——如果坚持网恋,她将终止游戏陪玩服务。

原本,马莉以为自己的警告会让对方有所收敛,不料,她却吃上官司。

求爱未果,他将“女陪玩”告上法庭

原来,何嘉指望的网络“奔现”失败后,一想到陪玩服务也要随时终止,他遂向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马莉存在欺诈行为、不当得利的情形,并要求其返还不当得利143526元。

今年4月6日,雨湖区法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庭审中,何嘉诉称,马莉多次强调自己年龄是22岁,并在其可见的朋友圈发布年轻貌美的照片,可实际年龄为30岁,真实模样与照片相差巨大。他向马莉支付高于市场收费标准的游戏陪玩款项以及购买昂贵礼物,对方并未提供等价的陪玩服务,仅提供了170盘的游戏陪玩服务。

对此,马莉辩称,在网友关系存续期间,何嘉对其进行追求,她始终都表示双方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何嘉购买礼物时都明确表示是自愿赠送,而其收取红包、接受转账及其它财物的行为,表明接受赠与,赠与行为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

最终,法院经核实后发现,在履行服务合同关系过程中,何嘉赠与马莉物品系自愿行为,故双方之间形成赠与合同关系。由于不当得利是指没有法律上或合同上的根据,使他人受损而自己取得利益,因此不能形成不当得利。最终,法院驳回了何嘉的诉讼请求。

(文中人物系化名)


律师说法>>

无诱导或主动求送礼

属赠与无需返还

张媛(湖南新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案中,马莉为何嘉提供陪玩游戏服务,何嘉通过微信转账向马莉支付陪玩服务费,系基于双方之间陪玩游戏的服务合同关系。其间,何嘉通过微信转账赠与马莉相应款项用于购买化妆品等作为礼物,并在网购平台购买物品赠与马莉,马莉接受了其赠与的物品,双方之间形成赠与合同关系。因此,该案不是不当得利关系。

至于马莉是否应当返还相关款项,由于何嘉通过微信转账向马莉支付的相应款项,系基于双方之间陪玩游戏的服务合同关系,具有合法依据,故何嘉无权要求马莉返还。此外,如果根据双方微信聊天记录显示,马莉不存在诱导或主动要求何嘉为其购买物品的情况,且何嘉主动提出为马莉购买物品时,马莉都明确拒绝,那么,何嘉主张马莉存在欺诈行为的情况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而且,何嘉向马莉表白时,马莉均明确拒绝与其网恋,双方之间并不建立起网恋关系。由此,何嘉对马莉的自愿赠与属于一般赠与,无撤销事由,何嘉无权要求返还。


专家解析>>

网恋有风险,谈情需谨慎

张楚文(湖南省社会学研究协会秘书长)

目前,我国法律并没有禁止提供包括陪伴聊天、陪玩游戏等形式的虚拟服务,因此这项服务并不违法。但在长期点单的情感交流下,工作关系很容易转变为私人关系,这时,虚拟服务与真实恋人之间的界限,就会变得模糊,极易引发相关纠纷。

从法律上来看,陪玩服务属于一种服务合同,即一方付费、另一方提供服务。但在陪玩之外,一方私下购买的礼物、发出的红包等,已经不属于服务合同范围,应认定为赠与合同。我国《民法典》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

在司法实践中,男女双方在恋爱期间为了培养感情,互送礼物或是支出金钱,一般被认为属于赠与性质,赠与已实际履行后,原则上不允许撤销。

现实生活中,游戏陪玩的确满足了一部分游戏玩家的情感需求,但双方在游戏中的交往,目前仍难以全方位监控。因此,对这种新兴行业,平台要进一步加强监管,明确除了本身的服务项目以外,双方不能涉及到其他的财物往来。而消费者也要分清虚拟与现实的区别,可以借此舒缓压力、排遣心情,但不要陷入其中,让自己得不偿失。


编辑:罗雅洁

审稿:吴雯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