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父亲的遗愿,张家界“女老板”进深山支教11年

2020-09-09 阅读数 71932

编者按: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启迪心中的梦想,更给予放飞梦想的翅膀。一支素质优良、甘于奉献、扎根乡村的教师队伍,是夯实兴国强国教育之基的战略举措。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这是脱贫攻坚战取得胜利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根本保障。

在湖南贫困地区,有一批扎根乡村的女教师,她们虽只是在一个乡村小角落里默默耕耘,却展现着自己生命的极大价值,为贫寒的山区孩子撑起一片蓝天,也为孩子们播下了希望的种子,让他们能飞向更高更远的天地。她们扎根山区,几十年如一日;她没有舒适的办公室,没有优厚的待遇,没有丰富多彩的生活,却拥有着对贫困地区孩子无私的关爱,拥有着对教育扶贫的执著奉献,默默践行着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的嘱咐和号召,切实推动着贫困地区教育事业发展。

在第36个教师节来临之际,今日女报融媒体中心联合湖南各地妇联推出本期“湘村扶智她最美”专题报道,致敬并关注这些扎根贫困地区,为脱贫致富提供有力智力支持的女教师群体。

薛姣:为了父亲的遗愿,“女老板”进深山支教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张秋盈

去城里当老板,还是继续在山里当代课教师?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薛姣11年,因为一边是父亲的遗愿,而另一边则是对女儿的责任。

11年前,当了一辈子山村教师的父亲交给她一个遗愿:替他继续照顾山里的孩子。原本在县城卖服装的薛姣只好硬着头皮上山,并走上了三尺讲台。

11年过去,因为收入不理想,女儿渐渐长大,薛姣无数次想过要离开这个岗位。县城的朋友也说:“在城里做生意收入,要翻多少倍啊?!”但薛姣却发现,自己已经走不了了。

这十几年的教书生活,让她终于明白了爸爸“固执”与坚守。

因为父亲的遗愿,她转行教书

薛姣的父亲薛绍理,曾是张家界市慈利县岩泊渡镇原两山教学点唯一的一名老师。这里山高路远,附近大多为土家族村落。薛绍理和妻子在这里坚守了27年。

尽管工资微薄,薛绍理一生为贫穷的学生垫付了三万多元的学杂费,并且依靠自己的力量,挑断了11根扁担,磨破了近30双解放鞋,建起了两山有史以来最美丽的学校。

在少年时期的薛姣眼里,爸爸固执、刻板,爱学生要多过爱自己。下大雨打雷,爸爸妈妈总会出门送学生,而把害怕的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初中毕业时,她和爸爸爆发了激烈的争吵,爸爸想让她学师范,回乡当老师,而薛姣则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向往外面的世界。

最终,薛姣抗争赢了,她学习了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又到县城里开店卖衣服,结婚生子,过上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那时的她,怎么也没有料想到命运会来一个大转折。

2009年,父亲薛绍理被确诊为肝癌晚期。住院的一天,薛绍理对薛说出了唯一的遗愿:“山上的孩子没人教书,你能上去帮我顶一下吗?”尽管内心犹豫,薛姣看着爸爸眼光,始终没法说出那个“不”字。

由于薛姣没有教学经验,薛绍理决定放弃晚期治疗,上山指导女儿。那段时间,他在课堂里一边打着点滴,一边指导女儿上课。课后,他又指出女儿板书的错误,备课的要点等。在临走前的最后一段时光,薛绍理还将过去一生的备课、学习笔记、教学心得等等近15公斤资料整理好,全都留给了薛姣。

薛姣也从那时开始,正式成为了一名代课教师。

因为孩子的依恋,她坚守讲台

5年前,两山学校停办。薛姣来到了岩泊渡镇爱心小学,成为了这里的王牌教师。每天7点不到,她从县城开一个小时左右的车到学校,放学后备课到最后一个才走。

薛姣说,她常常不由自主的“重走”爸爸的路——小的时候,爸爸薛绍理曾经收养过一名失去了父母的学生。而薛姣也遇见了一个妈妈出走,爸爸外出打工的小女孩,她也把那个孩子带回了家。到了周末,她总会找“关系”,到县城的学校里听课,希望“半路出家”的自己能够不断提高教学能力

但这11年间,薛姣也确实动摇过很多次。

薛姣有两个女儿。一个在读初中,另一个在读小学,丈夫没有固定的收入,自已一个月2000元的工资,怎么给女儿生活和未来教育的保障呢?

县城里的朋友苦劝她回来,重新做生意,而她的母亲和丈夫、婆婆则劝她坚守。薛姣自己也想:“我中途放弃,不是辜负了爸爸的遗愿吗?”

当然,留住她的,除了父亲的愿望,还有村子里孩子的眼光。岩泊渡镇爱心小学共有452名学生,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在学校里,经常会有年纪小的孩子把薛姣错喊为“妈妈”,每当这种时刻,薛姣总是又心酸又感动。

“爸爸临走的时候跟我说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最缺的就是爱,让我多关心他们,多到他们家里去,这些年我也做到了”。薛说,也正因为如此,孩子们对她的依恋让她始终没有走下三尺讲台。“无论怎样,我想再坚持一会。”她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