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90后”女校长:从学校排名倒数,到8个单科第一

2020-09-09 阅读数 15979

编者按: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启迪心中的梦想,更给予放飞梦想的翅膀。一支素质优良、甘于奉献、扎根乡村的教师队伍,是夯实兴国强国教育之基的战略举措。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这是脱贫攻坚战取得胜利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根本保障。

在湖南贫困地区,有一批扎根乡村的女教师,她们虽只是在一个乡村小角落里默默耕耘,却展现着自己生命的极大价值,为贫寒的山区孩子撑起一片蓝天,也为孩子们播下了希望的种子,让他们能飞向更高更远的天地。她们扎根山区,几十年如一日;她没有舒适的办公室,没有优厚的待遇,没有丰富多彩的生活,却拥有着对贫困地区孩子无私的关爱,拥有着对教育扶贫的执著奉献,默默践行着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的嘱咐和号召,切实推动着贫困地区教育事业发展。

在第36个教师节来临之际,今日女报融媒体中心联合湖南各地妇联推出本期“湘村扶智她最美”专题报道,致敬并关注这些扎根贫困地区,为脱贫致富提供有力智力支持的女教师群体。

罗琳:从学校排名倒数,到8个单科第一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罗雅洁

破旧的教学楼、低矮漏雨的平房宿舍、荒芜到周围连间便利店都没有……2012年9月,当“90后”罗琳踏进永州市零陵区邮亭圩镇郑家桥村完全小学时,她惊呆了,甚至怀疑自己能否在这所学校坚持下去。

如今,八年过去了,郑家桥完小已变成了一所充满孝爱文化的特色学校,多次被评为区教育先进单位、平安校园、文明校园,学生的成绩在农村完小中名列前茅。罗琳也从一名普通教师成长为副校长、校长,获得“永州市优秀校长”荣誉称号。

9月4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零陵区,听罗琳讲述自己的“扶智”故事。

罗琳很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感觉,对于学生个人的成长和学习情况她一直都很关注。

留守儿童学校,成了孝爱特色学校

“刚工作的时候,教师宿舍漏雨。晚上睡觉时,我常常被雨水滴醒。”回忆起刚到郑家桥完小工作的趣事,罗琳忍俊不禁。

可当年第一眼看到偏远且简陋的教学环境,罗琳心里充满了落差:“我怎么会被分配到这样的学校?”罗琳是郑家桥完小的第一名“90后”教师。彼时,她从吉首大学师范学院毕业后,已在长沙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了一年。罗琳回忆:“当时,学校周边连个商店也没有,要买东西只能去镇上,而来往镇上的车一天只有一趟……”而且,郑家桥完小当时还是邮亭圩镇教学成绩排名倒数的完全小学。

看到这样的环境,不少老师很快就放弃了。

罗琳坚持了下来,并在2016年26岁时就任郑家桥完小校长。有人对此不屑一顾:“农村学校没人愿意当校长,我要是想当也能当。”

罗琳被这些话激起了斗志。“我要办一所农村特色学校,让他们知道,农村学校的校长也不是谁来都能当好的!”

罗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农村小学的留守儿童特别多,父母和他们沟通的机会很少,久而久之,不利于孩子的性格发展。

因此,借“国学经典进校园”之际,罗琳在学校做了孝心文化墙,每天课前带领学生读一句孝心名言,还给学生布置了简单的小任务:帮家长做一次力所能及的家务、给父母打电话等。

每个月,学校还会有主题活动:“5月是写给妈妈的一封信,6月是写一篇家庭作文,7月是拍一个家庭微视频,9月是尊师月,10月是敬老,11月是感恩,12月有一个孝心开放日,我们会邀请家长到学校来,看看孩子们学习生活的环境。”

很快,就有不少家长跟罗琳反馈,孩子越来越懂事了。

同时,罗琳思考如何提高孩子们的学习成绩。

山区学生住得分散,有些学生为了搭车很早就起床了,放学后在家里也得不到有效的辅导。“能不能让高年级的孩子寄宿?”罗琳说,这样学生既能休息好,老师也有更多时间来关注孩子。

罗琳顶着压力,在学校食堂二楼开设了7个房间共84个床位的学生宿舍。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在这寄宿,也有了早晚自习,“就是老师的工作量变大了”。

2017年,曾经是邮亭圩镇排名倒数的郑家桥完小在全区统考中,在完全小学类别里拿了8个单科第一名。自此,郑家桥完小的成绩一直在全区名列前茅。

2018年9月,罗琳被评为“永州市优秀校长。”

年已三十,没时间考虑恋爱结婚

在郑家桥完小工作七年,罗琳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乖乖女,变成了刷漆修锁的熟练工、雷厉风行的“罗校长”,她乐在其中,她的父母却着急了:女儿还没有找对象呢!

“我哪有时间呀!”罗琳说,自己只有周末才能回家,有时赶上开学、迎检等特殊情况,可能一连半个月都回不了家,出去和相亲对象吃个饭她都抽不出时间来。

2019年,罗琳被调到区教育局,父母安心了,这下,女儿有时间找对象了。

谁知半年后,罗琳又重新选择到零陵区凼底乡中心小学工作。罗琳的母亲坚决不同意:“人人都盼着从农村回城市,你回到城市又跑农村去了,你还想不想结婚了?”但罗琳仍旧坚持初心:“教育局的工作确实相对而言轻松些,但我想去我该去的位置上。”

今年3月,30岁的罗琳就任凼底乡中心小学副校长,8月成为校长,“还是想先搞事业,我怕结婚后,自己就没办法全心全意投入了。”

今年教师节,她的小心愿是希望有更多人来关心农村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我们学校有100多名学生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学校也有资助政策,但是名额有限,如果有更多人来帮扶他们就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