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丨凤栖山

凤网 2023-12-21 阅读数 26039

文/任静

我又一次来到凤栖山。我以为走进凤栖山,就可以触摸到你的温度和存在。

凤栖山的墓园扩大了,环绕墓碑的松柏似乎长得太快,不像是长了十五年,倒像是长了一百五十年。苍郁地遮出一片森严气象,墓碑林立,我差点就要找不到你。还好,有月季花领路。浅粉的、橘黄的、玫红的月季花,依然灿烂地盛开着,一路馨香,在阳光里,安静从容,宛如你从前灿烂的笑容。

我仿佛看见你的身影站立在花丛中,正举着一把铲子专注地修剪打理那些花草,一如生前常做的那样。犹记你把从外面搬回来人家废弃不用的一张办公桌当作花台,一盆一盆将花盆端上去,松土、浇水,修剪枯枝败叶,耐心地一点点拭去花盆边缘的尘土。偶尔你会调换一下花盆的位置,让它们都能均匀地采集到明丽的阳光,就好像让你小时候喂食过的那群小鸡,都能啄食到香甜的一粒米。你曾是那么热爱生活的一个人,总是乐观而明朗的笑容。从来没说过要离开,从来没说过要分手……可是,你竟然真的忍心离开了我们,一走不回头,渐行渐远,一走就是漫长的15年。是不是每个要长行的人,心肠都会变硬?你甚至不再顾及我眼底储满的泪,会像井水一样喷涌而出,今生恐怕永远也无法拭干。

花丛中,你的背影颀长而矫健,恍如初见,恍如你离开时那般模样。今年比往年变得更加平和宁静,但怀念依然在,对过去无比美好的依恋依然在,忧伤亦在。我知道你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的心底,你一直安静地停驻在我美丽的记忆里,你始终是我生命中最阳光灿烂的那一部分。我不知道这种感觉还会持续多久,但我希望活到八十岁,依旧葆有这种和你在一起的亲近感,如果真的能到那个时候,也许所有的痛苦回忆已经变成了曾经有幸拥有过的幸福!在我鹤发苍颜的年纪,却仍然拥有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子,38岁,正当年华,那该是多么幸运啊!

深情地凝望着花丛中的幻影,我的痛楚都不敢过于明显,我眼睁睁看着你的生命在属于我的时间里轻轻划过,眼睁睁看着你款款而来,又仓促离去,我甚至无法伸手去挽留,甚至连悲伤也不敢太重,我怕我的呼喊一嗓子爆发,就会阻断你回头的路。

真的悲伤并不是非要大声哭泣,就像此刻,每一滴泪水凝结成一个字符,像平静的水流过纸张,平缓而滞重,流经每一处都在宣纸上晕染、延宕……像我这些年磕磕绊绊走过的每一寸路。

万水千山的阻隔,也无法斩断心底的怀恋与呼唤,尽管那呼唤已苍白到无能为力。唯有菩萨低眉,唯有温柔落泪,一遍遍怀想,是对记忆的复制与临摹。唯有如此,方可心安!


编辑:鸢尾蝶

二审:唐天喜

三审:邓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