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相见·孙麟专辑丨乡村产业升级既需要“匠心原品”也需要“衍生产品”

2020-08-18 阅读数 80420

乡村产业升级

既需要“匠心原品”也需要“衍生产品”

——“万里茶道”申遗与乡村振兴研讨会的讲话要点

文/孙麟

窗外烈日炎炎,坐在这里,我感到更为火热的是,我们世久非遗基金会参与到了“万里茶道”世界物质文化遗产申请的行动。这是一项意义重大的历史文化工程。我们知道,中蒙俄“万里茶道”是18、19世纪兴起于欧亚大陆之间的一条重要的国际商道,是继“丝绸之路”之后的又一国际性文化遗产。习近平总书记将历史上的“万里茶道”和新世纪的中俄油气管道并称为“世纪动脉”。国家文物局已经发文,正式将“万里茶道”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对此,我想到的一个重要方向是,如何以茶文化为载体,挖掘“万里茶道”上的历史资源和价值,发挥茶叶大国的传统优势,推动茶企进行文化整合,促进中国整体茶产业的跨越升级,对我们世久非遗基金会具有重要的意义。特别是要牢牢把握一个思考亮点,湖南是“万里茶道”的主要货源地和发源地。“万里茶道”的一个重要起点,就在以黑茶闻名于世的安化古镇。那么,如何让这个亮点大放光彩呢?也就是说,我们怎么把“万里茶道”湖南沿途乡镇的资源优势、文化优势转化为产业竞争优势,做大做强做优我们的茶产业呢?通过对“万里茶道”文化传承的关注和思考,我有一个基本的想法是,坚持以茶产业为引领,沿途具备基本条件的每个乡村,都可以考虑打造好一件或几件专属乡村特色的“匠心原品”,再衍生出多个工业品,共同驱动乡村特色产业的壮大和发展。

什么是“匠心原品”呢?根据字面上的意义,就可以解释为“匠人、匠心、匠品,原生、原制、原味”。基本要素是,悠久历史的文化传承、古老工艺的生产制作,更有来自原产地特殊的气候、土壤、品种的高品质原料。用“匠心原品”来说安化黑茶,那就一定是安化上好的茶区、上好的茶树、最佳采摘时节、茶艺大师古法工艺做出的独特风格的黑茶。

而且,这种“独特风格”,是“庄园茶”、“山头茶”的独特地理范畴赋予的,可以是芙蓉山、云台山、高马二溪等一个安化的知名山头,也可以是安化不太知名的山头或者山崖水畔的一块野生茶,但一定是一块确定的土壤、确定的茶树品种上生产出来的、确定的而又有自己独特风味的茶,绝对不是拼配其它区域的茶叶,这种独特性来源于“斯由地气殊,匪藉人工巧下”。除此之外,不可轻言“独特风格的黑茶”。

什么是“衍生产品”呢?有了前面的“独特风格的黑茶”,“衍生产品”当然比较好理解了。我们仍以黑茶作为示例,它可以是安化黑茶为原料做出来的茶饮料,开出来的奶茶店;可以是贵州、四川或湖南其它地市的茶叶,用安化黑茶的工艺加工的黑茶,安化每年的边销茶高达6000到7000吨,估计大多是这种茶;也可以是安化当地已经做出品牌的大茶企,用湘西古丈等外地好茶和本地黑茶拼配的口味出色的茶。俗话说,“酒靠勾兑,茶靠拼配。”换句话来说,“独特风格的黑茶”的“衍生产品”就是有工业规范、质量标准、品牌支撑、价格亲民、味道能被市场广泛接受的黑茶。

就其本质来说,“匠心原品”是品质标杆,是价值核心,是匠心典范,是形态基础,是文化传承,是历史骄傲,是他人不可复制的。今天,如果打造安化“庄园茶”,我认为,完全有可能做成一个集茶叶种植、加工、窖藏、投资和文旅一体,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茶园项目。也能够结合“万里茶道”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概念,以“万里茶道”上的某个考古遗迹,以“万里茶道”上的原料种植和烘茶、制茶工艺,建一个“黑茶博物馆”或者“万里茶道博物馆”,可以作为“万里茶道”上的一种茶旅体验。纯安化大叶黑茶是品质的代表,可以用信任背书。所以,安化如果有越多的“庄园茶”、“山头茶”,安化黑茶就越有品牌价值保障,就像“庄园葡萄酒”及酿酒理念和行业规范之于法国波尔多一样。

“衍生产品”则是“匠心原品”的延伸,正如工业是工匠的延伸,所以,衍生产品通常是工业产品,至少是用工业理念生产出来的产品,是城市化的工业生产方式,讲究标准化、流水线作业和成本控制。世界上最成功、最典型的“工业”茶毫无疑问是“立顿”,过去中国所有茶的总销售额加在一起,都不如一个“立顿”。想当年,当中国的茶叶远渡重洋到了英国,最初只有贵族才能享受得起。立顿利用工业革命的契机,把茶叶从贵族带入平民阶层。它先到斯里兰卡锡兰红茶原产地,找到量大、价低、质高的货源,把价格降下一大截。然后,采用拼配茶技术,把世界各地的茶叶,按照恒定的口味标准精心拼配,从而做到成本低、口感统一、稳定性高的茶品。然后,再是小剂量出售,采用价低、量少的销售模式,很快就满足了各阶层的饮用需要,并且在英国社会各界、在全世界迅速流行开来。

很明显,“匠心原品”是一种价值模式,“衍生产品”(衍生工业品)则是一种效率模式。“匠心原品”依靠单个产品的高附加值,而衍生工业品追求走量,追求所有产品的总价值。“匠心原品”代表核心价值,追求更严苛的品质,有稀缺性,不可能满足更广泛需求,往往适合高端定位,走奢侈品线路。“衍生产品”因为标准化,可复制进行流水线生产,在市场上不仅价格更低,而且因有质量标准,进而解决了市场上“信用传递”的阻力,同时,可以根据市场需要不断调整标准,市场规模巨大。

今天,我们还要看到的是,乡村有大量原始、匠心的手工艺和传统的手工业产品,我们既要传承,也需要创新和衍生出更多市场需要的产品,最好能进行标准化生产,形成产品品牌,带来更大效益。但是,我们又遭遇到的问题是,传统手工业品在城市工业用品市场的冲击下,开始盲目追求高效率的粗制滥造,许多精妙的传统手工艺面临失传,后继无人。从“原生原品”的角度看,也同样如此,为追求数量,当地产量不够,就从外地拿来冒充。以次充好的结果,是原生品质的下降和信用成本的提高,损失的是价值基础,的确得不偿失。

回到市场,我们看到,“匠心原品”的价值基础,又决定了衍生产品的市场出路。四川、贵州的茶叶为什么不能直接做边销茶?因为没有“安化黑茶”的价值基础。这就相当于品牌与品牌的延伸品。云南白药的药用功能是价值基础,才能让云南白药牙膏延伸到更广阔的日化市场而同样受到欢迎。“霸王”中药防脱洗发水去做“霸王”凉茶就成为了一个笑话。“防脱”和“凉茶”的价值基础不一致,功能联系很糟糕。即使是“防脱发”的基础价值也不牢靠,所以这款洗发水很快在市场销声匿迹。再回立顿茶的例子,立顿袋装茶方便饮用的功能和办公白领的品牌形象诉求,曾经很切合中国市场,但现在还看到身边有多少人在喝呢?至少在中国,立顿茶没有做出价值基础。而云南的普洱,安化的黑茶,西湖的龙井……再过多少个世纪也许仍会得到世界认可,除非我们自己作死,人为造假去践踏和破坏。

回想起来,我想到的用一个匠心原品,多个衍生产品,去推动乡村产业发展的思路雏形,最初来自到千岛湖春鑫蜂业考察时受到的启发。那里有上好的蜜源地,无白糖喂养,无任何药物残留,原汁原味,匠心高品质的蜂蜜,是蜂业发展的品质价值基础,形成了品牌的支撑。但蜂蜜使用不方便,使用人群单一,单靠蜂蜜销售,蜂业的产值很低。春鑫蜂业为解决蜂王浆口感差和必须低温保存的问题,使用了蜂蜜作抑菌剂和发酵果蜜结合蜂王浆密封,制成小罐口服液的方式,既解决了口味问题,又解决了常温保存运输难题,市场前景打开了一个大敞口。蜂蜜能补充能量,结合牛磺酸等功能饮料的功能物质,蜂蜜能量饮料口感好,能量补充功能更突出,蜂业产业的“天花板”就完全被掀开了。所以,春鑫蜂业所在的“智蜂小镇”的产业也就带动起来了,而且发展很好。当然,所有衍生品是需要价值基础的。这个价值基础,在于这个企业首先是能酿出高品质的“匠心原品”,酿出品牌的价值核心。

面对市场,任何时候,商业运作只是表象,文化思想才是底层逻辑。如果把“匠心原品”和“衍生产品”的关系再深究一层的话,也可以理解为在文化母体中的传承与创新。既要有“匠心原品”传承,又要有“衍生产品”创新。同时,我们必须警惕的是,完全的传承是保守,完全的创新是破坏,脱离了传承的创新就脱离了生存基础,真正的创新是在传承中有破有立。

如果再往大背景上加以思考,我们发现,四时循环,生老病死,吃喝住行,人类在循环中演化,循环的部分就是传承,演化的部分就是创新,有生命力的创新都是基于传承。人类社会为我们的每一个行为都准备了所需的场景和道具。我们发展产业,就是要让产品在文化母体中充当一个道具,“匠心原品”经历了时空的坚守,我们在创新“衍生产品”时,就更要把握文化核心的传承。从万物演化的规律来说。越原始、越基础的东西越稳定,流行、时尚是短暂的,生活习惯、使用习惯会随社会发展而变,创新的衍生产品也会跟着变。但是,原品满足的是最基本和核心的需求,原生元素和历史文化必须保留,不会变的还有历经时空的情感累积、文化积淀,不能变的是“匠心原品”所矗立在人们心中的那一根根价值的支柱。

重振万里茶道,擦亮千年品牌。不只是“万里茶道”,中国还有大量灿烂辉煌的文化遗产,为我们提供了想象共识、情感共振、故事传说、角色形象……或传承,或创新,只是这一切,都应该用一种适当的方式,凝结成为我们产品的文化符号,融入今天乡村振兴的历史大潮之中,或者能够这我们打开又一扇时代的窗口。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一句话,“精于工,匠于心,品于行。”是啊,原生中国,需要对原生品质的坚守;创造中国,也得有衍生产品的创新。“万里茶道”连接的是遥远的过去,更联系着现实与未来。安化黑茶,既有匠心传承,也需要融合创新。正如我们推动和促进乡村产业,既需要推动匠心原品的觉醒与发展,更需要不断传承与创新。为此我相信,“万里茶道”连接乡村振兴,一定能够跨入乡村产业发展的新道路!(本文讲话时间为2020年7月30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