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相见·孙麟专辑丨公益参与乡建,乡村常常相见

2020-11-16 阅读数 49451

公益参与乡建  乡村常常相见

——益阳南山村“乡村相见”公益空间启动随感湖南农道公益基金会

孙 麟

(2020年10月18日)

“乡村相见”是我们农道基金会和农创乡村建设体系一直想打造的一个乡村建设与乡村公益文化品牌。经过两年多的构思、研究、设计与实施,现在有了一个落地的实体。我们的一个目标是,通过5到15年的共同努力,把“乡村相见”公益空间或者“乡村相见小院”打造成为中国城乡一体化公益文化交流与融合的一流的公益项目与品牌。今天,回想“乡村相见”公益空间启动仪式,我依然是心潮澎湃,感恩有关部门的支持,感恩大家的付出,更感恩大家一路同行,一路前行!

一、首家“乡村相见”公益空间和乡村书院在南县的南山村落地

又到金秋时节,稻香虾肥。9月22日,农道基金会发起的“乡村相见”公益空间和乡村书院项目在“稻虾第一村”——南山村举行揭牌仪式,省民政厅、省自然资源厅、省慈善总会、民革省委会等部门和机构的领导莅临指导。

这个公益文化项目是农道基金会受南县县委、政府委托,在益阳(南县)第三届国际涂鸦艺术节暨稻虾文化旅游节之际正式启动的多方合作项目。所谓“乡村相见”公益空间,是地方有关部门领导下的所有乡村公益的聚合点,是公益机构在乡村的根据地,便于公益项目落地乡村和深度参与乡村公共事务。在我们的设计中,“乡村相见”公益空间和乡村书院是“乡村相见”的一部分,不是全部。“乡村相见”是公益项目,又不仅仅是一个单一功能的公益项目,更是一个以公益为基础,以连接城乡为目的的乡村振兴项目。

做乡村建设这么多年,我越来越认识到,建设乡村一定是农民的事,但不能说仅仅是农村的事,如果不从城乡关系,从城乡一体化的高度来思考,“三农”问题局限于“三农”之中想办法,解决办法不会多,也很难解决。“三农”问题看起来是农村的问题,实际上也是城市的问题。所以,我理解的乡村振兴,其实就是各种资源要素要在城乡流通,发展机会要逐步实现城乡共享,城乡通过一定的方式进一步融合起来。所以有了“乡村相见”这样一个城乡连接点和城乡交流合作平台,目标就是促进城乡一体化,助推乡村振兴。我有幸多次请教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院士,有一次谈到希望建设一个“乡村相见”平台时,老人家非常认同,还欣然提笔,为我们想象中的“乡村相见”平台题了名。现在,每每看到他老人家的题字,我就格外增添了一种亲切感,也感受到了一种动力,却又诚惶诚恐,担心做不好这个项目,辜负了老人家的一片心意。现在,第一家“乡村相见”公益空间和乡村书院在南县落地了,我非常开心,也似乎看到了“乡村相见”新的发展前景。

二、“乡村相见”公益空间:城乡互动发展的联系、对接平台

大家知道,我们现在推进的城乡一体化,既不是城市化,也不是城乡一样化;既不是把乡村建设得更像城市,也不是用建设城市的方法建设乡村。乡村和城市各具特色和优势,乡村的人可以进城感受现代、繁华和时尚潮流,城里人可以去乡村体会自然、宁静和乡情乡愁。城乡互为依托,共同现代化,特别是乡村一样能享受到城市现代化的成果。当然,城乡的聚居形式、生活形态和社会结构特性毕竟不同,不可能完全追求城乡一样化,一是做不到,二是没有必要,三是即使做,也会失去人类居住发展的多样性,四是损害社会发展的价值。所以,我认为,城乡发展机会性、公平性、效益相对一致性等,才是我们所说的城乡一体化的核心价值,比如市场准入、公共服务、基础设施、教育文化、民生福利等方面追求动态的、公平的一致性,才是城乡一体化的要求。

因此,我们应当想到的是,城乡关系不仅是一种结构关系,而且是一种行动关系或者说是互动关系,包括人员流动、资源流动、信息流动、商品流动、技术流动等。我们要特别注意的是,城乡资源自由流动的时候,这种流动是否带来城乡机会的均衡共享。所以,“乡村相见”的创新与致力的方向是,希望在地方有关部门的领导和指导下,以公益参与为功能基础,把城市和乡村作为一个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统一体,充分发挥城市和乡村各自的优势和作用,通过各种要素的自由流动和自主协调,达到经济一体化和空间融合的系统最优的状态,进而从一个更加开放的时空,尽可能促成城乡资源配置合理、城乡共享文明的“自然—空间—人类”的有机系统。

所以说,公益空间、乡村书院只是“乡村相见”的物质性组成部分,公益和文化则是“乡村相见”的思想内涵与精神要素,具体的项目设计与运作则是“乡村相见”发挥作用的措施,或者说基础与方法。因此,我们在推动“乡村相见”的时候,应当始终坚持的发展目标是,“乡村相见”公益空间、乡村书院一定是城乡一体化要素自然流动的连接,是城乡行动关系和互动关系的枢纽,是落在乡村的一个连接城市的社区服务型和发展项目型整合平台,是以公益为基础、以城乡一体化为方向的乡村振兴整合的公益平台。

而且,“乡村相见”这个公益平台不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始终是一个在地方有关部门领导、指导下的有关工作的补充,是法规遵守有关法律、遵循公益法则和公益章程的公益体系,是为当地民众提供有关公益服务的公益平台,这是工作原则,也是发展的基础。所以,我总是强调的是,作为一个公益项目、公益品牌,做好公益的事,才能更好地推动公益与公益文化的发展与进步。“乡村相见”应当如此,也必须如此!

三、乡村资源配置、发展条件优化等,需要“乡村相见”这样的公益平台送公益下乡

这就是说,“乡村相见”为什么要做一个公益平台呢?为什么不做一个商业平台呢?有的人说,我们把“乡村相见”作为一个商业空间来运作不是很好吗?第一,不见得;第二,那不是我们所要做的事。“乡村相见”只能以公益的形式出现与发展,只能以公益为基础。所以说,“乡村相见”的内容与形式,是由公益内容的丰富性和公益自身发展要求决定的,也是由公益易于凝聚共识和商业资源的特点决定的。

我们知道,经过几十年的改革与发展,中国城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与进步,成就辉煌,发展基础与后劲巨大。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的是,由于历史上形成的城乡二元结构等,导致城乡协同不够、农村公共服务不足、农村基础设施投入相对薄弱、城乡社会保障制度差距也比较大、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扩大……尽管这是发展的困难与问题,必须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来解决,但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主动地推进城乡之间的连接和协调呢?当然,国家政策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所在。与此同时,公益机构能够在国家有关政策之下,尽可能做一些有助于链接、交流城乡生活、医疗、教育、人力、资金等资源和发展机会上的事情,把国家政策通过公益的通道落实得更好、更具体,发挥的作用更大。这是公益的原则,也是公益的责任,更是公益存在与发展的基础与条件。

也就是说,乡村中资源配置和发展机会不足所引发的问题,正是公益下乡一展身手的方向,也是公益机构自身发展壮大的需要。有人说:“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照进乡村现实的正是公益之光,如果说一个公益机构是一点微光,那么更多公益机构组合的力量就有可能是光束。所以,“乡村相见”首先选择了“公益空间”的角度来切入,聚合更多公益组织来参加,引导越来越多的项目、资金和乡村建设力量加入。所以,“乡村相见”犹如一束华光,通过公益的方式,把可持续发展的温暖带到乡村,把城市的资源带到乡村,把城市的关怀带到乡村,一定能够成为城乡之间的一个美好去处,更是一个做公益的地方,一个传递爱心与温暖的地方。

比如9月22日,参加乡村相见”项目启动仪式的还有三诺糖尿病基金会、大爱慈善基金会,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世久非遗保护基金会。三诺基金会捐赠了血糖仪、血压计和600份血糖耗材;大爱基金会在南县已有多个儿童教育公益项目点;弘慧教育、世久非遗保护前来考察,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公益机构借助“乡村相见”空间,借用空间运营人员和当地志愿者的调查、协调和帮助,从而让更多公益组织的乡村公益项目更快、更好的开展起来。从某种意义上说,“乡村相见”空间就好比华为的鸿蒙OS系统。这是一个操作生态系统。鸿蒙代码是开源的,表明它希望众多的软件编程人员能够开发鸿蒙系统的相应软件,共同建立鸿蒙OS系统操作体系,形成一个庞大的生态体系。我们希望“乡村相见”空间也要通过共同努力,形成一个公益机构共同参与、发展的公益生态体系。

现在,“乡村相见”公益空间已经启动。我相信这束美丽的光,一定会更好地发热、发光,更好地推动城乡公益项目的导入,为城乡一体化发展贡献公益的力量与智慧。

四、“乡村相见”连接不仅仅是公益机构,还有公益机构背后丰富的社会与商业资源

我们都知道公益组织不追求商业利益。换句话说,公益组织不以“赚钱”为目的,反而还有“花钱”的规定(比如,规定公益机构每年必须使用筹资总额的一定比例)。公益机构这种天然的奉献性、普惠性,让人更容易认同与接受。政府、村民和社会力量也因此对公益有天然的信任基础,去商谈合作就能放下戒备之心,容易达成一致。所以,如果是众多公益机构联合下乡,我们就必须更加明确一个共同的目标——在社会整体发展体系中从事乡村建设与发展——这是为人类共同的家园而努力,是为社会发展而做有益的事。为此,我们更加容易凝聚共识——我们一起迎接挑战、解决问题;我们可以保证信任,培养友谊;我们一起通过自己的双手,迎接一个更加美好的乡村,一个城乡一体化中的乡村!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认识到的是,商业里面有公益,商业背后有公益,没有商业也就没有公益的可持续性。公益是可以连接商业的。当然,商业不是公益的手段,更不是公益的目的。公益可以引入商业进乡村。所以,每一个公益机构也应当尽可能注重商业资源的导入性,把优质商业资源引入乡村发展之中。也就是说,进入乡村的公益项目也要尽可能地以自己的方式,致力于不同的公益内容和资源支持,其背后连接的不同的商业组织也将以不同的方式进入乡村建设。所以,公益下乡所形成的社会联系,就不仅是下乡的公益伙伴关系,更是公益组织所带动的企业,将可能成为乡村建设的商业伙伴,进而共同引导人才、技术、资本、产业等资源要素下乡,共同建设与发展我们的乡村。这是公益的优势,也是公益所要加强和发展的一个方向。对参与乡村振兴的公益机构来说,这一点更加值得大力发展。

比如这次参与项目启动仪式三诺基金会,其发起单位是三诺生物科技公司,因为企业的参与,今后还有批量的医疗卫生资源可以继续引入。比如大爱基金会,依托母公司盛大金禧的庞大客户资源,通过积分兑换方式,能为乡村提供农产品上行,这次也特意来到农产品市集展销会进行考察。盛大金禧通过股权投资形式,组建的湖南芷民丰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在湖南芷江镇以“芷江鸭”为主营,组织农户养殖,进行产品加工和帮助品牌打造和产品销售,也直接参与产业扶贫和乡村建设。我们农道公益基金会发起的“乡村相见”项目里,南山村的书院、医疗室、商事服务中心、村民活动广场等空间的设计、建造,都是我们农顺公司协助政府完成的,活动开展和以后项目的运营,同样离不开农顺公司的紧密参与和大力支持。所以说,我们以公益为基础,连接的绝不仅仅是公益机构,而是背后大量的社会和商业资源。

南县的南山村是我们第一个“乡村相见”项目落地点,有了农道乡村书院,就可以协助基层组织和村民共同提升乡村治理和文化事业,赋能乡村文化建设;有了公益空间,就可以链接不同类型的社会组织参与乡村振兴,支持乡村建设,促进乡村生态、生产、生活的自循环和可持续发展。也就是说,我们从设立、运作“乡村相见”这个实际项目出发,探索更好地解决乡村发展问题的公益方案。

五、“乡村相见”公益空间,我们的目标是100个以上

此时此刻,我突然想到的是“喜看稻菽千重浪”。金秋的大地,一片金黄、一片收获。此时此刻,我更加想到的是,“乡村相见”第一个点已经落地生根,根系在肥沃的乡村土壤里可以无限延伸,第二个、第三个……我们的目标是100个以上。为此,应当建立“乡村相见”建设与评价体系,至少要包括下面六个方面:一是乡村相见章程,二是乡村相见指标方案,三是乡村相见建设方案,四是乡村相见运行方案,五是乡村相见管理方案,六是乡村相见评价方案。特别是我们的农创体系做乡村建设多年,乡村建设的足迹已经发展到了十几个不同县域。农道基金会的重要创始人孙君老师,长期关注和研究乡村发展问题,是农村环境教育和美丽乡村营建的倡导者与实践者,在全国参与乡建的村落点早已超过100家。探索和运营好第一个,未来复制的步伐将会越来越快,面对乡村,我充满期待!

城市和乡村各有特点,公益凝聚共识,促进城市资源在乡村相见,将迸发出新的希望、新的生活、新的文明。“乡村相见”的目的是参与城乡一体化,是为了推动消除城乡机会不平等;“乡村相见”,以公益的方式参与和推动社会整体的发展和进步;“乡村相见”,意在把城乡作为互相依赖的命运共同体对待;“乡村相见”,让公益在新时代的城乡互动发展中重塑和凝炼新的公益文化、社会价值,在有关部门和机构的支持下,团结和凝聚更多公益和社会力量,为推动乡村振兴、城乡一体化做出更多、更好、更理想、更有意义的努力!

美好的目标,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共同献出爱心,共同付出汗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