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官 徐艳侠:办案后,她为受害家庭撑起更暖“保护伞”

2021-11-24 阅读数 58662

编者按:每年的11月25日,是联合国确立的“国际消除家暴力日”,也称为“国际反家庭暴力日”。

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明确反家庭暴力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标志着家暴属于“家务事”的时代正式终结。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越多受害者的态度从“家丑不可外扬”逐渐变为“勇敢维护权益”,可家暴的话题从未冷却,仍有无数女性遭受着暴力伤害。面对暴力的深渊,不当施暴者,也不当“沉默羔羊”,容忍换不来觉醒,拿起法律的武器,才能争取真正的幸福。

湖南的反家庭暴力工作一直敢为人先,涌现了很多领先全国的典型经验和成功做法。在第22个“国际反家庭暴力日”到来之际,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走近几位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反家暴工作的法官、检察官、律师、社工、妇联干部,听她们讲述对家庭暴力的“零容忍”,对权益保护的“法与情”。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李曼倩

“很多受害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权利遭到了侵害,她们只是受不了后选择了向其他人求助。”11月23日,回忆起自己曾经办理过的家暴案件,徐艳侠十分感慨,为此,她和同事们联合区教育局、区妇联一起,做了大量宣传工作,试图让更多的妇女和儿童知晓自己的权利,从而避免受到伤害。

徐艳侠是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芙蓉花蕾”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员额检察官,专门办理涉及到未成年人的案件。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徐艳侠发现,有不少案件涉及到的家庭存在着家暴行为。如今,她不仅积极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也在努力科普着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让她们在权利遭到侵害时,能够勇敢站出来。


施暴父亲被判刑7年

“检察官阿姨,我的爸爸会被判刑吗?”这是14岁的受害者朵朵(化名)在见到徐艳侠时,说的第一句话,在获得肯定的回答后,朵朵又问道:“我爸爸从监狱出来后,会不会报复我?”

2019年,朵朵在遭受了父亲林强(化名)长达7年的家庭暴力和性侵后,终于忍受不住,选择向公安机关报案。随后,徐艳侠和区检察院的同事立即提前介入案件侦查。

为了了解更多情况,徐艳侠将朵朵和母亲刘莉(化名)叫到区检察院谈话。徐艳侠记得,当她见到朵朵的第一面时,就感觉眼前的女孩“很文静、话很少,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得多”。而后和朵朵的接触让徐艳侠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她很懂事,也很隐忍”。

在朵朵和母亲的讲述下,徐艳侠逐渐还原了事情的经过。林强作为上门女婿和刘莉组建了家庭,刚开始,林强靠着摩托车送货打零工,刘莉也有自己的工作,两人的生活虽然艰苦,却十分幸福。可一切都在刘莉生下朵朵后变了。朵朵是跟着刘莉姓的,她出生后,刘莉就选择辞职在家照顾孩子。在这期间,林强却变了,他开始殴打妻子,并希望妻子能够再次怀孕,让第二个孩子跟着自己姓。

随着朵朵长大,林强逐渐把这份暴力转移到了女儿的身上,并且对朵朵实施了强制猥亵。到了初三,遭受了多年家暴的朵朵再也无法忍受,选择了向派出所报警。

由于时间线过长,多起家暴猥亵案件都无法取证。徐艳侠让朵朵根据时间顺序,从最新的事件开始回忆,之后根据朵朵的回忆有针对性地质询林强。

经过公安和区人民检察院的努力,最终,林强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半,并剥夺了对朵朵的抚养权。


打造“妇女儿童保护伞”项目

而在案件结束后,徐艳侠在走访朵朵家时发现,由于林强长期的家暴等非法行为,让这个家庭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不仅是朵朵和刘莉的正常生活受到影响,朵朵正在上一年级的弟弟也由于父亲长期行为的潜移默化,性格和行为出现了偏差。而在林强入狱后,这个家庭失去了经济来源,他们的生活更加困难。

为此,徐艳侠连续两年为朵朵申请了司法救助金,每年两万元的金额解决了朵朵上学的难题;而针对朵朵一家的心理状况,徐艳侠紧急联系了区妇联,为朵朵一家请来了心理咨询师。在专业人士的开导下,朵朵和家人状态逐渐好转。

“朵朵的案件,仅仅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妇女儿童正在遭受暴力等行为的侵害。”徐艳侠告诉记者,更令人痛心的是,在警方和人民检察院介入案件后,朵朵还存在因为报案对父亲怀有愧疚的矛盾心理,“很多妇女儿童在遭到暴力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权利遭到了侵害”。

为此,在徐艳侠的努力下,芙蓉区人民检察院和区妇联联手,打造了“妇女儿童保护伞”项目,拍摄宣传视频,印发宣传手册,向更多的民众普及他们所拥有的权利,为遭受到伤害但又没有能力维权的女性和儿童提供帮助。随后,区检察院又和教育局合作,对学校的老师们进行培训,强调“强制报告制度”,明确救济渠道。

编辑:俏俏

审核:吴雯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