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县·乡村十日丨本土文化就是乡村最好的推广内容

2020-07-15 阅读数 26040

文/孙麟

今天,最让人忧虑的是,乡村文化教育呈现出来的问题,必须拿出好的解决办法。我经常说,有一个好校长、一个好村长就可能有一个好乡村。没有好的乡村教育,没有孩子们的读书声,乡村也就失去了活力,也不会有好的未来。如果没有好的学校教育,再加上文化传统缺失,我们还能感受到乡村的温暖吗?我们的弘慧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张帆对此很有发言权。他说,他是在乡村长大的。他在乡村没读过“四书五经”,但不妨碍他在乡村耳濡目染孔孟、老庄的传统文化精髓,不妨碍他在乡村文化中学会了尊“天地君亲师”。而且,他受“仁义礼智信”的传统文化熏陶,转型投身于乡村教育公益事业。这说明一个道理,文化传统生长在乡村的社会规范、言传身教中,是生活化教育,是父老乡亲之间的教育,是乡村的传说故事教育。而现在乡村的孩子能接触到的是什么呢?还有多少“狼外婆的故事”?还是多少大山的故事、河流的传说在熏陶乡村孩子的童年梦想呢?可能在许多地方,只剩下默默等候父母回家的故事,或者拿着爷爷奶奶的手机不停地刷着短视频。

所以,用活的、富有情感与温度的文化,包括传统文化来建设乡村,就更能建设好乡村。这些天,在南县从实践上看,活的文化建设不仅是产业振兴、人才振兴、组织振兴和生态振兴的基础,更能直接推动其他振兴项目的开展。活的文化给人的是情感的交流,是乡村温暖的传递,是对人类多样性生活的最美丽的记忆,因此更能激发人们的生活热情。到乡村文化的场景,特别是太极拳活动下乡的情景,我仿佛看到了更多的拓展乡村文化建设的道路。

我认为,当地政府和村支两委应当积极引导和组织文化活动。比如说,我们可以通过“政府搭台,百姓唱戏”的方法,组建乡村民间文艺社团,当地免费为社团提供培训场地、器材设备及服装道具等。我们在南山村的乡建项目就修建了宽敞的文体广场,将主要用于形式多样、健康丰富的乡村文化活动。今年,湖南省太极协会也计划推出十大太极名师的下乡活动,把推广太极拳、太极文化与乡村文化建设结合起来,推动开展活的乡村文化、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乡村文化。当然,在乡村文化建设上,我们也不能性急。文化建设本身就是慢运作,需要时间来沉淀。乡村文化最接近村民的心灵,理解需要时间,接受需要时间,也就更需要慢速度。所以,在乡村文化建设上,特别是拓展文化视域、文化方式等方面,我们可以首先让村民接受好的、新的 “视觉享受”,再慢慢引导他们追求美的“心灵感受”,为他们提供让身体和心智愉悦的文化活动,实现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的乡村发展效果。太极拳、太极文化下乡就是一种很好的尝试与突破。

同时,我们应当旗帜鲜明地依托乡村本土文化背景,吸引更多城里人到乡村“串门”。在益阳通往南县的高速路上,总是看到一个路标在提示当年发生了“山乡巨变”的村址。著名作家周立波先生就是益阳人,他当年深入益阳乡村,创作了乡村巨著《山乡巨变》,曾让“清溪村”经一本小说而名扬天下,更使如今益阳谢林港镇清溪村,成为众多游客参观的地方。《桃花源记》之于湖南桃源,《芙蓉镇》小说、电影之于湘西永顺王村,沈从文、黄永玉之于凤凰……都是依托文化推动旅游等第三产业发展。在南县,我们改造的情湖稻虾文化公园,南山项目提出何凤山的“生命签证”,都是在挖掘本地的文化资源,恰当地运用于乡村文化振兴活动。在浪拨湖村,龙书记推荐南县人曹旦昇写的一本媲美《白鹿原》的小说《白吟浪》。小说写的就是洞庭湖冲积出南县这片沃土的故事,写的是南县的移民文化。可见,乡村到处是故事,其中许多文化值得我们去好好挖掘。乡村有了故事,就有了吸引城里人下乡“串门”的理由,而且不需要你过多宣传;乡村有了故事,就会有人过来走走、过来看看,不就活跃了乡村旅游了吗?

所以说,乡村本土文化就是乡村最好的推广内容与宣传方式。南县无论是罗文花海的涂鸦国际艺术节,还是推广凤凰传奇的歌曲《喵着你就爱》,在文化建设和宣传方面无疑是新鲜的,也是领先的。现代民歌教父何沐阳到南县采风时创作的歌曲,歌名就是南县的方言俚语“喵哒嗯就爱”。在这方面,我一直在思考。我的朋友卢德之先生是一个著名的慈善家,益阳桃江是他的故乡,他作词写了一首歌,名叫《送你一条桃花江》。歌词里说,“我会送你一条桃花江,陪你在那江上醉一场”。这首歌的作曲更是著名音乐人陈越先生,日本大地震时,他写了一首歌曲《大地的孩子》,在日本传播很广,影响非常大。近年来,陈越先生先后为全国120多座城市和旅游景区创作了大量音乐作品。我和他聊过乡村建设的事,他在云南普洱还有一个中国乡村音乐基地。我向他传达了想打造乡村音乐的想法,他表示非常支持。 

分享到